这一招归海若是让刘不玄口中评价,除了卧槽,也没有其他的词可以形容他的心情了,真特么太帅了!

黎晓世家底深厚,黎家也是一老牌家族,他自身颜值不错,此时这一招更是帅到流泪,刘不玄能看到周围看台上,那些无论年轻还是成熟的女性眼中那熊熊燃烧的火焰,那是种能将黎晓世完整吞下的眼神,这简直让刘不玄无法淡定,不过当刘不玄发现这些眼神并不局限于女性的时候,就更加没法淡定了。

而在擂台上,黎晓世已经收回了自己帅气撩人的姿势,子母刀归鞘,跑到了商仁的身旁,扶起了商仁。这最后一招黎晓世改变了出刀的方向,若刘不玄所料不差,这本是一招腰斩之术,不过黎晓世天资聪颖,改动了这招,使得这招充满了他的个人风格,喋喋不休一般,刀背、刀尖、刀柄,都可以作为这招的进攻手段,而且还不限于腰,黎晓世动作虽快,但刘不玄还是隐约能看清砍中商仁后颈的刀背,此时看着面带微笑胜出的黎晓世扶着商仁,刘不玄心里更多的是对于自己该如何躲过这一招的推演。

赢了比赛,但友谊也没输,黎晓世和商仁本就认识,而黎晓世天生唠叨在某个圈子里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无恶意,只是习惯与爱好使然,商仁也没有怪他的意思,这比赛比的又不是嘴炮,否则大罗金仙也打不过他吧。

“商兄,你这...”

“你闭嘴!”商仁没好气的打断黎晓世的话,他怕自己待会儿忍不住再打一场,不过想到那招无迹可寻的归海,又不由得苦笑。

黎晓世被商仁一声轻喝噎回去一句话,讪讪的沉默了一会儿,只是单手扶着还有点头晕的商仁,可没走出两步又忍不住了,小心翼翼的边走边说道:“商兄,要不晚上喝两杯?我请客!真的!”。

商仁臭着脸,本想斥他两句,可是话到嘴边,又变成无奈的笑声。“你啊你,说好了你请客,别跑了。”。黎晓世的笑容又挂到了脸上,嘿嘿傻笑着。

两人说着话,到了休息室内,刘不玄起身相迎,拱手作礼。商仁晕眩也好了许多,微微还礼,坐了下来,

“黎兄,你刚刚那一刀,啧啧啧,真是帅气。”刘不玄说道。

黎晓世嘿嘿傻笑着挠着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哪里还有刚刚那半点风范。

“这小子除了嘴巴不正经,实力还真是没话说,我早先就听闻黎家这一代数他最强,没想到真认真起来我连一招都没接住。”商仁虽然如此所说,可笑容却没断过,看得出对于胜负也不是那么上心,倒是个豁达之人。

黎晓世连忙摆手说道:“可不能这样说,我这一招也就第一次对人能用,第二次这招就没什么用了,而且我们家我大哥可比我强多了!”。

商仁一脸无奈,指着黎晓世却无言以对。“你那大哥长了三十岁有余,虽说与你同辈,但是同辈中人可都是将他当做前辈,你拿他比有何意思。”。

看着黎晓世讪讪一笑,刘不玄倒是还能理解,来到这个世界两天,他对于年龄与实力方面已经看明许多,这个世界与人间界不同,实力极高又年轻者有,但更多是强者与年龄无关,反正你也看不出人家多少岁,刚刚陆砚武口中师祖等他五百余年,那说明人家的年龄最起码也是五百多岁吧,而刘不玄从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知道,这个世界年龄上限太可怕了,那充盈的灵气让他的《屠圣决》无时无刻不在运转,更何况在这个世界修炼长大的人,真正的天才,若无奇遇,相差一年,实力相差可就有够大了。

三人本还打算再闲聊几句,下一场比赛却已经开始,便先坐好看着擂台上,边看比赛边闲聊也是不错、

这次上台的两人刘不玄都不认识,报名号的时候能听见,一个是来自本地庆歌城的段式家族长子,段明海,另一人倒是有趣的很,竟是来和黎晓世一样,来自日炎城,只不过不属于同一个家族,那人名叫长风一念,少见的姓氏,奇特的名字。

对于两人,刘不玄一个非土著人口一点都没印象,也就不开口,默默观看比赛,听着身旁两人的讨论。

“我上次见到一念兄还是两年前,那时候他才刚刚到达四段修为,可说是同辈之人之中的翘楚,不知现在又是如何呢?”商仁说道。

黎晓世惊讶的看着商仁道:“你不知道吗?他早已五段,我听我老爹说啊,他今年有可能可以冲击六段,相当可怕的天赋啊。”。

商仁倒吸一口凉气,口中赞叹不已,刘不玄一脸懵逼,对于两人口中的五段六段,他一个字都听不懂,不过还是能知道是这个世界的武者分级,心中从印象里的各种小说中寻找有可能接近的说法,然而转眼就在自己的脑海中给了自己一巴掌。

马丹,小说里的分级都差不多啊,武圣、武皇、武王等等,按照现在这个年纪来说,难道是武灵五段?我靠,要遭啊。

“对了,不知刘兄现在是何修为呢,我看刚刚刘兄的表现,那一记劈腿,羚羊挂角,天马行空,李胜义是上个月初入的五段,可是在刘兄脚下却是一招都没撑过,刘兄莫不是已经步入六段?”商仁突然开口,刘不玄真的遭了。

“呃..其实啊..我也不知道我是几段。”刘不玄有些尴尬,但商仁就更是不解了。“莫非刘兄家中或师门长辈从来没有教过刘兄吗?”。

“刘兄..家中双亲逝世得早,但出身未言阁,不过我听未言阁的陆兄与刘兄的交谈,貌似刘兄拜师后就没回过阁中,想来刘兄走的是和我们不一样的路子,不能按照普通的分法来吧。”黎晓世这番话一出口,刘不玄热泪盈眶。

真的是好人啊。“对啊对啊,我们修炼的方向不一样,所以普通的评级对我无用。”刘不玄十分感激的看了一眼黎晓世,这小伙子真是好,话唠原来还有这么好的人。

黎晓世被刘不玄这一眼看的发毛,讪笑着正要说话,台上的比赛却刚好结束,正是那长风一念胜出,台上他已微小的优势胜出,然而相比于对手,他现在浑身轻松的样子不如说是完胜更好,看来隐藏了不小的实力啊。

段明海比赛结束就被段家人接走了,所以长风一念孤身走进了休息室,远远看着还没有什么,但当长风一念走进休息室的时候刘不玄才能清楚感觉到来自于长风一念的霸道。

只是往那一站,没有说话,就宛若出鞘重剑,无锋,但更是压人,那是没有恶意的霸道,他并不针对谁,反正在座的对他来说都是辣鸡,简直就是个可怕的对手。

商仁站起身打了个招呼,黎晓世也凑上前去正要开口,然而长风一念对着商仁微微回了礼,就径直走到了刘不玄面前。

“刘兄,希望决赛能与你相战一场,参赛者中,唯有你刘兄,能让我酣畅一场。”说完也不待刘不玄回答,走到了边上坐下,闭上了眼睛。

刘不玄一辈子的懵逼脸可能就属今天最多了吧,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被当成了对手啊!

不过他的懵逼脸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被台上裁判的话给吸引了过去。

“下一场,未言阁陆砚武,对战,庆歌城天海家,天海流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