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侍卫几人冲到了太玄身前,竭力为他挡下来自妖怪那能吃人的目光。

  太玄将背上受伤的侍卫放下,交给身旁之人,孤身推开了身前的宁侍卫几人,站在了妖怪面前,看着他。

  这是一只他从未在书上看到过的妖怪,高三丈有余,头大身体小,布满骨刺的身体充斥着令人作呕的气味,而往上就是一张人形大脸,肮脏、恐怖、恶心就是对这只妖怪最好的诠释。

  “宁侍卫,你们走吧,带着那名同伴一起离开,我为你们争取点时间。”太玄带着淡淡的微笑问着身旁的宁侍卫。

  对于太子现在还有这么好的兴致能笑出来,宁侍卫还是很欣慰的,常人第一次见这种怪物,不说腿软,但声音颤抖、面色僵硬,可是常事呢。可是这种时候他可没法听从这位小太子的命令了。

  “太子殿下,您该离开了,这里的一切就交给我们吧,若是让您受了一点伤害,小的可是万死难辞其咎了。”宁侍卫开口劝小太子。

  太玄摇了摇头,突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宁侍卫,你以为这妖怪能打的过父皇他们吗?他不过是怕待会儿我爹来了,所以才想赶紧吃了我,免得待会儿父皇过来一剑劈了他。”说完看向那只妖怪,眼中满是不屑。

  “哈哈哈,你那所谓的父皇敢过来?敢过来老子一起吃了他,我现在就等着你那父皇来杀我,你们一个都不许跑,到时候我一起吃了你们。哈哈哈。”妖怪昂头大笑,带着嘲讽看着眼前的“小不点”。

  太玄转过来,在妖怪看不见的角度对着宁侍卫偷偷一眨眼,一切尽在不言中。宁侍卫只有苦笑,这小太子用智商碾压了这只妖怪啊。

  妖怪笑声还未落,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并不宏大,却刚好入耳,“八方风雨,尽落我手,助我伏魔,斩首!”由远而近,最后一字时,刚好到达太玄等人身前,声音落下,风雨起。

  天空中突然就开始下起了小雨,风势渐大,但是太玄发现无论风还是雨他都只能看见,却摸不着,一切看上去有形的,仿若都是无形。但对于那只妖怪来说,这一切都是有形的。

  风雨刚现,他怪叫一声就想离开,但他身后尽皆被风雨笼罩,最后绝望的眼神浮现,转身满脸戾气的想要拉上这个小太子陪葬,但刚迈出一步,小腿便从中断开,轰然倒地,碎成了无数肉块。

  太初携乘着风落下,身盘还站着一位老人,身穿道袍,面带笑意。妖怪刚碎开,太初立即伸手捂向太玄的眼睛,却被太玄一把推开,反复两次,只能作罢。

  “父皇,那个是边境守将林城副手汪允的手,我见过,林城的头在那,他脸上那道疤痕很好认。还有那个,是新兵宇都,他还有一半,我不会认错的,他手上拉着的那只手,皮肤褶皱,应该是他的母亲,他和我说过没隔一段时间他的母亲就会去探望他,让他很是烦恼,不过他到死也拉着母亲的手呢,还有那个...”太玄指着从那妖怪肚子中落出的众多尸骸,尽管残肢断臂不全,但他仍然一一辨认着对太初说道。

  “孩子,别说了。”太初爱怜的摸着太玄的头,轻声打断了他。

  太玄转过了身,没有再去看那些尸骸,而是很认真的看着太初问道:“父皇,妖怪都要吃人吗?”

  “不,有些是不吃的。”

  “那吃人的多吗?”

  “很多。”

  “学武可以打败这些妖怪吗?”

  “弱小的妖怪武者可杀,强大的妖怪只能由修道之人出手。”

  “我要修道,可以吗?”

  这一次,太初没有立刻回答他,沉思了许久,最后只是掉头离去,留下那位依然笑脸盈盈的老道人。

  当晚,在自己的殿内打算休息的太玄被太初召唤,见到了离去后就一直未见的父皇。

  “孩子,本来你要修道,我不能同意的,这个国家还有千千万万的人民需要你来为他们遮风挡雨,但我和你母后商量过了,这片世界留不住你,你要修道就修道。”

  待到太玄欣喜若狂的退下后,空无一人的大殿内只能听见一声不舍的叹息。

  ---

  “看正版章$n节W上酷;…匠网/)

  净乐国开元三年,太子殿下七岁,为学修道,观道教典籍四万九千本,至开元六年,三年整,正好读完,后又再读一次,于开元十二年,读完。

  此时,太子殿下十六岁。

  开元十三年,太子殿下离宫,离开大罗境,向着无边洪荒而去,万民跪送,城墙上,太初皇帝陛下替善胜皇后擦去眼角的泪珠。

  ---

  “洪荒不记年,小爷一眨眼就是一个无量劫。”北俱芦洲,有少年侠士,一剑斩下危害乡里的两只小妖。

  南瞻部洲,一年轻侠士砍下一个成精多年的虎妖头颅,唱着歌远去。

  西牛贺州,年轻侠士从一群凶狠妖怪手下救下一只天生异种的小乌龟,终于不是孤单远去。

  ---

  太玄二十七岁了,天生资质聪颖的他早已是人道巅峰,独创武修之路至今,以武入道,当得上惊才艳艳,然而,两年前他便毫无寸进。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爬上了昆仑山巅,站在这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放声高歌,饮酒癫狂,头上趴着只尾巴呈蛇状的小乌龟。

  “半醉半醒日复日,小武啊,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成仙呢?”大口饮下一口酒,太玄对着头顶的小乌龟问道。

  小乌龟被太玄从一众妖怪手下救出,被起名玄武,还是只年幼的妖怪,连化成人形都不会,只喜欢趴在太玄的头顶上,自那日起,太玄不再束发。

  “老大你这么年轻,成仙是迟早的事情!只是老大你为什么那么想成仙呢?不成仙也可有办法越来越强的。”小武好奇的问着。

  太玄摇了摇头,再饮一口烈酒,站起了身,立与昆仑之巅,指向四方大地,开口道:“小武,你可之知道我修道练剑为了什么?修道是为了荡尽天下群魔,练剑就是为了让不服之人闭嘴!哈哈哈”

  将酒瓶往后一摔,太玄一个纵身,从山巅上跳下,被云雾缠绕的山峰不见其踪,只能听见他最后留下的声音。

  “我若成仙,要这天地意志为我荡平群魔,还这世道一个太平!”

  ---

  太玄三十一岁,不见老态,仍是少年容貌,入南瞻部洲武当山潜修,一心入道。

  山上风景适宜,无人烟,也无凶兽,修道之人求清净,但太玄前些年斩妖除魔,倒是难得清净。

  不过山上有一小杉树成精,化形之日遭不远处妖魔垂涎道果偷袭,奈何太玄看不下去出手相助,小杉树化形成功,是一约莫六七岁的小女娃模样,硬要学着人类社会女子以身相许,这倒是太玄最大的烦恼。

  转眼痴痴缠缠的一年又一年,有着小乌龟作伴,又有这一烦人但也有趣的小杉树精,不知不觉中,不玄七十三岁了,现在的他,仿佛人间刚步入中年的男子,面相威武帅气,身姿挺拔,站在那不动都有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息。

  “太玄太玄!你看你看,五百年份的朱果哦!只要你答应娶我,我就分给你吃。”

  “不娶。”

  “那那..那就分一点点给你吃。”说完,小杉树精把手上所有的朱果都塞到了太玄的怀里。

  苦笑一声,将手中的朱果放到一旁,从中拿出了个大个的,用袖子擦了擦,递到了小杉树精的嘴边。小杉树精开心的一口咬下,满口汁水,然后才接过了朱果,拿在了自己手中。

  “你为什么一定要嫁给我呢?要知道,我都老了。”太玄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

  小杉树精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开心的回答道:“因为我喜欢你啊,你又救了我,所以我要以身相许啊。”。

  “嫁人只要你喜欢就可以了吗?要考虑的地方还有...”

  “我不管,我觉得喜欢就要嫁给你。”小杉树精不待太玄说完就打断了他。

  对此,太玄唯有苦笑,这个小姑娘。突然,一道灵光自他脑海里闪过。他突然的站起了身,抬头看着天空,他以天空为被,以地为床已经好多年了,正好今日抬头便能看见这片天空。

  “我修道多年,求的不过是荡尽群魔,换一世太平,今日忽然明了,一切不过只是‘我喜欢’三字而已,我愿世间无妖魔作恶,人人安居太平,我喜欢我这一生为此持剑,我名真武,真我善武,今日我要成仙,天地可应否!”

  真武长喝,天地为之响应。

  “真武之心,响应天地,特封真武荡魔大帝,封为太玄,镇宇北方,赐北方黑驰裘角断魔雄剑。”

  天地开金莲,仙女之相与九天降下,无穷无尽的花瓣落下,仿若他出生之时一样,天光照与他身,趴在他头顶的小乌龟随着他一起向着天空升去。

  “等等啊,太玄,你还没有娶我呢!”小杉树精跳着向天空中的太玄抓去,但是抓不到。

  太玄或者说真武低头看向脚下越来越小的小杉树精,朗声说道:“若有来世,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啊,我会啊!”

  “我名真武,既为太玄,若有来世,望与你相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啊啊啊啊,哪里可以直播切JJ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