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我们刚刚说的吧,我们许家退出这件事情,两家结成盟友对抗另外几家,你现在要反悔吗?”听到刘不玄的话,许东强第一个站了出来。

  刘不玄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才刚恢复一点力气。“不不不,我现在改变主意了,赔偿我们刘家所有的损失,包括这座岛上的受创,还有这片海域上的损失,否则都是与我们刘家为敌。”刘不玄的声音很微弱,但也足够所有人听到。

  听到不代表能听进去,至少许东强听不进。“这片海能有什么损失?而且这岛上的都是你们刘家人自己打的啊!为什么也要算我们许家来陪。”

  面对许东强的激动,刘不玄很有耐心,更何况老福又搬了把椅子给他坐下,稍微调整了一下舒服的坐姿,说道:“我刚刚那一剑斩的太宽了,这海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鱼啊虾的,那可是我们刘家辛辛苦苦养的,这损失可大了,至于这岛,如果你们不来,又怎么会有损失呢?”。

  许东强郁闷的想吐血。“你也说了你一剑是你自己斩的,而且海里的那些鱼虾你怎么证明是你养的!你这是勒索!”。

  “宾果!我就是在勒索,要么拿命要么拿钱!你觉得如何呢?”刘不玄伸出双手,平摊着,微笑看着许东强。

  许东强是有苦说不出,刚刚那一战简直不是人类所能答到的境界,更何况刘不玄最后那一剑简直有仙人风采,他已经生不起对抗的念头了。无奈之下,也只能妥协。但有人先他一步开口了。

  “不玄少主,我们叶家对于此件事情感到万分抱歉,并且愿意赔偿刘家的所有损失,希望刘家能对此事既往不咎,以后两家互为盟友,你看这样可好。”温和而又充满尊敬的声音,从叶家的家主叶美辰的口中说出,也带有十足令人信服的力量。

  刘不玄温和一笑,展颜道:“叶家家主都这样说了,我还有什么能不答应的呢?只是啊,有一个小问题呢。”。

  叶美辰温和的笑着,开口说道:“不玄少主请说,无论什么问题,我们叶家都会倾力配合您。”对于叶美辰来说,只要提出来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为了当上这个家主,她付出的还少吗?哪怕现在刘不玄要她现在干些什么特别的事情,她也不会介意。

  “是这样的,叶家主,其实啊..”刘不玄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刚刚我老爹不是说了吗?叶良在下面等你呢,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好意思让我老爹说谎话吧,你说对吗?”刘不玄温和的笑容在叶美辰的眼中宛若恶魔。

  “不玄少主,你...”叶美辰冷着脸还打算按照剧本的说些坏人威胁用的台词,然而刘不玄没有心情再听下去了,这种凑字数的行为真是可耻!

  对着老福一挥手,老福便明白了刘不玄的意思,往前迈了一步,站在了刘不玄与叶美辰之间,双手负于身后,淡淡的开口对着叶美辰。

  “我给你一个垂死挣扎的机会。”

  这是一个强者对于弱者的宣言,然而叶美辰没法接受,也许对于武天来讲,她是弱者,但她不认为谁都可以藐视她。

  “刘不玄,要是没有那只乌龟,我杀你如屠狗,一个黄口小儿而已,以为你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吗?”反正已经撕破脸皮堕入死境,叶美辰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激怒刘不玄,然后拉上刘不玄同归于尽,或许还有可能劫持一下刘不玄作为人质。

  然而,这个世界从来不按照一个人的剧本来,刘不玄懒得搭理她,所以老福搭理了她,回应就是从上而下的挥手,一挥手就是一剑,一剑就是回答。

  天地变色,斩杀叶良那一剑再现,十丈清风做剑,要斩出清平,叶美辰是剑下的魑魅魍魉,却没有一剑而忘,不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剑现身的一瞬间,她双手突然变成灰白颜色,带着金属般的光泽,对着头顶一架,老福的清风一剑被她格挡在头顶上,没能完全降下。

  老福瞳孔一缩,手上用力,剑身再次压下两寸,叶美辰膝盖微沉,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双手忽的松开,任由此剑斩下,随后在场中众人眼中惊骇的眼中,一口咬上了那清风所铸之剑。“啪啦”一声,剑身碎了,叶美辰还站在原地,口中的利齿反射出慑人的光芒。

  “哇。”刘不玄一声惊呼,“叶家家主好口活儿!该赏!”,没有人反应过来,哪怕叶美辰看见了,也没法来得及反应,因为刘不玄话音还未落,抓在手中的北方已是一挥,哪怕之前斩杀甲先生的一剑已经近乎耗尽了剑中威能,但仍然保持着北方形态的长剑,仅剩下的那一丝剑芒,也不是叶美辰能咬下,口活儿再好也不行。

  这丝剑芒在叶美辰的眼中无限放大,冲进她的口中,然后绽放,像朵绚丽的烟花,只是一瞬间而已,她便失去了知觉,而最后一个念头却是咒骂着刘不玄这个偷袭的王八蛋。

  一块块的碎肉从叶美辰的身上缓缓落下,她已经死去,只是分尸的过程还在继续而已,没人在乎这个了,刘家和刘家的盟友不在乎,刘家的敌人也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下一剑会落在谁身上。

  “武天老师,把我家里的人都带回来吧,事情结束了,残局也该结束了吧。”刘不玄坐在椅子上,头也不回的说道。刚刚挥出的那剑,就是他全部的力气了,现在他连呼吸都觉得费劲。

  武天点点头,先对着刘不玄一点,度过一点灵力助他恢复,而后两爪...并于胸前(也不知道那么短的爪子怎么会够长),口中默念了几句一座光桥从他身上延伸而出,架设向四方诸岛,岛上的族人被光团所笼罩,一个个的回到了主岛上。

  刘正等人刚落地就向刘不玄奔来,他们当然看清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结局他们能看到,那现在需要关心的只有自己儿子的安危。刘不玄本想让刘正安排一下清理后续,还没开口,还上却传来一声厉啸。

  众人望向声音来处,只见一个人影一闪出现在了岛上,却是螣蛇,面色凝重得仿佛要滴下水来。

  “怎么了?小玄,你...”武天刚开口就被打断,“出大事了!”。武天留下一道元气继续滋养林珊珊的身体,飞向了空中,看向螣蛇来处。

  其实武天不需要飞起,哪怕现在站在诸岛上的众人也能看见,在刚刚战斗的海上,一道红光自海底缓缓升起,各种繁杂的字符顺着红光向着远方飞去,无穷无尽,红光越来越盛,而后笼罩了天际,目光所能及处,皆是一片血红,宛若一个大大的碗倒扣在这片天地上,天空中多了层天幕,天幕上密密麻麻的遍布着看不懂的文字,却玄奥异常。

  那些文字众人看不懂,但武天和螣蛇看得懂,或者说他们很熟悉,那是一段段的咒语,构建的一座座阵法,或者说,现在已经笼罩了整个人间的,是一座庞大之极的阵法,但让武天和螣蛇面色凝重的是,他们虽然看不懂这个阵法,但是阵法中的段段符咒却是一目了然。

  酷匠/d网T\唯一正版I,}√其。W他¤都是盗版/

  “武天老师,怎么了?”刘不玄微弱的开口问道,反正武天老师能听到。

  但武天仿若陷入痴呆中,没有回答他,口中自言自语着什么,刘不玄太过虚弱,听不清,但看着口型,却好像是...

  “人间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今天怪我,昨天贪吃吃了麻辣烫,今天病重ing,对不起各位了,你们今天将就着看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