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光所过之处,无一完整之物,八百里内,无一活口,包括那几亩地大小的甲鱼,和本应在外布下阵型的其他几大家族精锐。

  武天老师最先从惊愕状态清醒,一只爪子上法力涌动,将力竭后从空中落下的刘不玄笼罩,缓缓向着他身边接引。这时,其他诸岛上才响起了巨大的欢呼声。最后斩敌之人,不是别人,是他们刘家的少主,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他们欢呼。漫天的欢呼声中,还能隐约听见夹杂与其中刘正的大笑声,以及那一声声“那是我儿子”!

  武天老师心中的惊愕不减半分,只是强力克制着,眼中的喜悦近乎成为实质,他有太多东西想要问清楚刘不玄。

  突然一道人影自旁飞身欺近,身后带起残影,宛若流行,带着慢慢的杀意,凌空跃起,向刘不玄袭去。武天老师眼中闪过一抹狠辣,大喝一声。“竖子尔敢!”空中的人影在大喝之中突然于空中停顿,还未落下,便炸成漫天花雨。

  众人还未看清人影身份,他便已经死去,致死无人知晓他的身份。但武天老师清楚,追本逐源对他来讲不难,第一眼便看清了那人身份,一声喝死那人,他看向了一旁冷着脸的赵镇平。

  酷‘d匠网o首bt发。}

  此时赵镇平心若死灰,本以为胜券在握,用老弱病残千人换赵家权倾天下,多合算的买卖,却意外一个接一个,先是不知哪里出现的恐怖乌龟,随后甲先生如此可怕的妖怪竟然被刘不玄一剑斩杀,最后暗藏许久的杀手出招,只求杀死刘不玄用于与赵家陪葬,却未料那没出过两次手的乌龟其实实力恐怖至斯,竟然一喝就震碎了杀手,他没想过赵家还能抱全,只想着拉下刘不玄这刘家最强底牌陪葬,奈何现在也只是妄想,他不甘心又能如何?

  刘不玄身上无伤,只是这一招本就不是他所能施展,一切都因手上突然发生变化的匕首,太过强烈的反震之力让他承受不住而晕了过去,再武天法力的包裹下,慢慢的清醒了过来,不过依然浑身没有半点力气,呆呆的看着下方的林然,然后被武天接引而下。

  瘫坐在地上,定定的看着林然,随后转头看向武天,武天没有说话便看懂了他的意思,将他拉到了林然的身边。刘不玄伸手将林然脸上的发丝抚到身旁,微弱的开口说道:“现在你应该解释一下了吧。”。

  武天当然知道刘不玄在和自己说话,点点头说道:“很久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林珊珊背后有高人,后来我和小玄确定那个高人就是老大。”。刘不玄轻咦一声,但没有打断,任武天继续说下去。

  “准确点说,在很多年前,可能林珊珊刚出生,就见过了老大,我让林家的人来说吧。”武天说完,对着虚空一招手,林老太爷坐在椅子上出现在了此间。

  看着躺在地上正接受武天治疗的林然,林老太爷眼中满是心疼。“林老爷子,你给刘不玄说说吧,林珊珊与林然。”武天开口说道。

  林老爷子叹了口气,缓缓道来:“这都是命啊。珊珊刚出生那天,家里来了个男人,穿着道袍,开口就说珊珊与他有缘,要是平时,这种人都会被当做骗子赶出去,但这男人从天而降,为了让我们信服,甚至挥手间就治好了我身上当年打仗留下的旧伤,由不得我们不相信。”林老爷子背靠在椅背上,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他告诉我们,珊珊命中有大劫,注定活不过三十岁,这样是林家的劫难,但他有一法可破解。”说道这里,林老爷子指了指刘不玄手上的剑,继续说道:“就是你手上那把剑,当时他手上也没拿东西,但不知道从哪里就掏出了那把剑。然后不知怎地就变成了把匕首,随后他对着珊珊虚划,突然就有了两个珊珊,接着他说这是他的办法,把匕首放在其中一个珊珊的身上,那个珊珊就会变成男孩子,且会一直以为自己就是男孩,一直到三十岁前都不能把匕首拿下,只要这个匕首离开她超过三天,她就会慢慢变成女儿身,且两人会融合成一人,到时候就必须应劫,没带着匕首的那个珊珊知道一切,日后融合也会以她的思想为主导,这样也避免了不同记忆的灵魂融合后的后遗症。虽然这一切有些不可思议,但真的在我们眼前发生了,为了珊珊的安全,我们也只能同意。”

  林老爷子仿佛突然间苍老了许多,眼中满是萧索。“从小我们就教育她匕首决不能离身,结果哪料到她把匕首给了你,现在这便是她的劫吧。敢问这位...仙人,那道长是何人?”。考虑了一会儿,不知道如何称呼武天的林老爷子还是决定叫仙人算了。

  对于林老爷子的称呼,武天还是相当满意的,所以他摆出了十足的仙人范儿,开口说道:“你口中的道长,即是我的老大,你们凡人口中的真武大帝。”样子说不出的得意。

  林老爷子长叹一声,苦笑说道:“没想到啊,我这一生还能见到这样的神人。”便不再言语。

  而开心不起来的刘不玄更加不开心了。“如果说因为珊珊把匕首给所以变成了女儿身,又因为救我而被伤成这样,那我不就是她的劫?”刘不玄很自责,若一切都因他而起,那他怎么能够接受。

  “不玄,你也别自责,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种事情说不准的,林家不是只有林珊珊会这样,而是每一代都有人在三十岁前死去,你是应劫人,但也是破局人,林珊珊因你如此,但却也因你破解了林家的死结,以后林家不会再有人这样莫名死去。”武天老师开导着刘不玄,他还真担心刘不玄心中有个疙瘩,这对他的修行无益。

  刘不玄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我只是有些难过。你继续说吧。”刘不玄如此说,武天也只能作罢,继续说道:“其实我跟小玄也本是一体,但是老大将我们分开,其实这就是证明老大出现过最好的证据,这是他独门的法决,哪怕圣人也不行,所以其实很多事情我没骗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林珊珊是真的死了..”武天还没说完,刘不玄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让他一个哆嗦,停止了为自己开脱。

  “这把匕首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一剑就是它斩出来的。”刘不玄看向了手中的长剑,刚刚拔出匕首,最后变成如此,可他直到一剑斩出才突然清醒。

  武天也看向了刘不玄手中长剑,满是怀念,幽幽说道:“老大的佩剑叫北方黑驰裘角断魔雄剑,但是老大嫌弃名字太长,而且剑也太长,所以平时就拆开来用...这是剑柄,名为北方。”

  “难道剑身叫栖姬?”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什么,你赶紧把珊珊救好啊!还看什么看!”刘不玄对着武天就吼。

  武天一呆,忙继续救治林珊珊,只是望了一眼海面,感觉有哪里不对,思前想后,身上蛇尾一动,螣蛇分离了出来。

  “小玄,你去看看那边,顺便把那只甲鱼收起来吧,我们带回去炖点汤,给刘不玄补补身子也好。”螣蛇点头答应,然后出现在了海域上,硕大一只甲鱼,还真不好收。

  武天转向刘不玄,开口说道:“那几家的人你怎么处理?都杀了吗?”。

  旁边几家人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刚刚被无视的屈辱感现在恨不得多一点!

  刘不玄摇了摇头,“还是不要吧,杀人太多也不好。”此话一出,四大家族的人差点热泪盈眶啊,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然而刘不玄下一句话就让他们瞬间跌入地狱。

  “把带头的几个杀了就好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二章才码了一半。估计赶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