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花朵总是美丽,却有些凄凉,空中挥挥洒洒的花瓣落在了刘不玄的脸上、身上。他伸出手,想要接住那飞舞的花瓣,想要让自己相信这只是一场梦,可是那穿过花朵的无形力量在一瞬间就将他带走,他连原本拄在地上的螭吻都没来得及拿起,甚至,还没有从惊愕中醒来。

  他被那只庞大的甲鱼牢牢握在手中,只能远远的望着那嘴角挂着笑容却生死不知的女子缓缓倒下,他不懂为什么,为什么林然会救他。

  虽然来不及救下刘不玄,当然也救不下,不过老福在第一时间就扶住了林然的身体,没有让她倒在地上,慢慢的将她放下,跪坐在地,手指在林然身上几处点动,为她止血,然而腹部那个人脸大小的破洞依然还是嚣张的流淌着鲜血。

  在林然脖子上的试探了一下脉搏,虽然相当微弱,却任然有着一线生机,老福忙给刘不玄打着手势,示意林然的状况。

  看到林然依然还活着,刘不玄稍微的放下一点心,然后便转头看向武天老师。刚刚因为刘不玄被抓而收回一击的武天老师现在真的非常生气!他不是一次两次让刘不玄身处险地了,这锻炼个屁啊!连这种王八妖都可以在他面前轻易的抓走刘不玄作为人质,他真的觉得需要反省了。

  而甲先生看到武天老师收回那一击,也明白了自己这一次自己赌对了,胜券在握下不由得哈哈大笑,正打算按照一个反派的自我修养多说两句废话,却被刘不玄抢了先!

  “武天!你是不是傻!没看到那边有人垂危吗?你不去救还和这个老王八这边对视?你跟这王八还有什么区别?”刘不玄吼出了声,话语中的怒气不做一点掩饰,他是真的很生气,吼声之大,吓得武天老师那庞大的身躯都是凭空一抖,自知理亏的武天老师不敢二话,赶紧掐了个法决就套到了林然的身上,法决有效,刚套上,林然还在涓涓不息的出血就被止住了,眼睛也缓缓睁开,恢复神智。

  “林然,你没事吧?”刘不玄撑着爪子,对着下面喊道。

  不过回答他的却不是林然。“小鬼,你看你的处境!你在当我不存在吗?”甲先生也生气了!明明现在人质在他手上,怎么没有一个人在意他!

  然而刘不玄和林然很明显的,真的没有关注他,完全当他不存在了。躺在老福臂弯中的林然转头转的很艰难,但还是坚定的看向了刘不玄,嘴角带笑,似乎十分得意。

  “不玄..你还是不知道我..咳咳..是谁,但.咳..我救了你哦。”伴随着咳嗽的是一丝丝溢出的鲜血,但林然笑的依旧那么开心。“咳咳..你永远也..咳..忘不了我了..”话音到最后已经相当微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

  刘不玄大惊,林然此时的声音已经发生了变化,让他想起了一个故人。“珊珊?是你?”刘不玄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然没有说话,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什么,但眼中的神色却依然落入了刘不玄的眼中。刘不玄已经完全呆滞了,而甲先生此刻却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出好戏,反正最重要的人质已经在手上,今天最坏的情况也能拉着这人一起死,而看那只玄武对其的重视程度,想来这种情况都不至于发生。

  刘不玄忽的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武天老师吼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武天老师苦笑一声,庞大的头颅上下点点,带起一阵飓风。他真的不敢开口了,哪怕刘不玄只是一个实力弱小的人类,但是此刻的愤怒真的让他感到畏惧。

  “稍后再跟你算账。”刘不玄冷哼一声,转身看向甲先生,这个实力恐怖而又卑鄙的妖怪也在冷笑的看着他。“小鬼,你看的眼神很不对啊,难道你以为你这蝼蚁还能做点什么?哈哈哈,真是可笑,我最喜欢欣赏你这种绝望时的愤怒,你想杀了我?但你做得到吗?”甲先生哈哈大笑,仿佛眼前的只是一个笑话。

  看正版章节上7“酷s匠网

  突然下方的林然仿若力竭一般,头颅一歪,晕倒了过去。刘不玄第一时间就看见这场景,可还未开口,而已经知道刘不玄心中怒气的武天老师已经抢先说道:“她受的伤太重,刚刚那一击可能伤到了她的灵魂,我现在没有时间来抢救她,她..最多还能撑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刘不玄不能接受!心里的怒火开始熊熊燃起,自从修炼《屠圣决》开始已经许久未有的嗜杀欲望再次从他的身体里涌出。“你去救她,这只老王八我来杀!”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刘不玄不再搭理武天老师,武天老师心中本就满是愧疚,本刘不玄的怒气一激,莫名的不敢再去看刘不玄,灰溜溜的落下,缩小身形,向地面落下。

  “蝼蚁,你在激怒我!如果不是顾忌那只玄武,你以为你..啊!”甲先生本因为刘不玄的不屑而愤怒,可此刻却一句话还未说完却感到手上传来了剧痛,刘不玄的手掌已经深深的穿过他的外皮,插进血肉中,再狠狠的拔出,带出大片血花已经手掌上的一大块血肉。

  尽管对于甲先生庞大的身躯来说,那小小一块血肉不算什么,但伤口传来剧烈的灼痛感将他从不可思议中揪出,然后点燃了怒火。

  “你这蝼蚁竟敢伤我!”爪子一用力,甲先生就打算将刘不玄捏死在手上,可虽然刘不玄在这巨力下浑身骨骼传来颤抖的声音,但这声音越来越微弱,而甲先生也能感到自己手上的阻碍越来越大,接着便是一点都挤压不了,随后更巨大的力量从他的爪子上传来,一点一点的将他的爪子撑开。

  此时的刘不玄,浑身上下缠绕着宛若实质一样的火焰,眼中的瞳仁已经消失,只能看见惨淡的眼白,仿佛喝水一般自然的推开了甲先生的爪子,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漂浮在了空中,歪着头,定定的看着甲先生。

  甲先生的眼中,一切却于旁人不同,他开始心悸,眼前的人类好像突然变成了两外一个人,像是从地狱爬出的魔鬼,望着他的眼里是...食欲!甲先生想跑,却不知道该如何动弹,也突然想不起所有的法术该怎么用,他开始害怕。

  处在奇怪状态下的刘不玄怔怔的看着甲先生,而后好像看够一般,掰直了脑袋,脸上挂上了憨憨傻傻的笑容,口中轻轻吐出两字。

  “蝼蚁?”

  刘不玄的手伸向了怀里,那里有一把匕首,一把短刀,他将刀从怀里拿出,轻轻擦拭,似乎十分怀念。而后,他开始抽刀。

  这把匕首只有一尺左右长短,可刘不玄抽出了一尺,却还在往外拔。一尺、两尺、三尺,终于完全拔出,刚好三尺三寸,却不是刀,原来是把剑。

  待在林然或者说林珊珊旁边正在救治的武天老师有感,忽的抬头一看,却只能来得及吐出两字,就不见任何事物,天地中只留一片光明,无人能够视物。

  “一剑如一见,一见宇宙洪荒,二见漫天神佛,三见世间众生,敢问,这一剑可否当三斤美酒?”

  莫名声音在光明中回荡,光明开始变化,依然是光,却是剑光。

  一剑断平八百里,哪里见什么神仙王八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一更,不知道有没有第二更,这章的最后好像太卖弄了,搞得我下一章不知怎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