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世上有一个难看脸色排行榜,那么甲先生最起码也能进个前十吧。那仿若吃了屎一样臭的脸色真是让刘不玄忍俊不禁。

  直到武天老师话说完,甲先生才稍许恢复了些理智,然后就想到了自己刚刚那一招有多傻,随即就是更加尴尬的恼羞成怒,得了,刚刚恢复的那么一点理智又被冲没了。

  @酷=k匠√网唯,一正n版‘,其,他7Q都{是{l盗版◎

  不过好歹这次不傻,没有再用水去泼武天老师的乌龟壳,说来也好笑,武天老师总是自称为龟,却不让别人这样说他,也许人间的潜移默化真的很可怕。

  甲先生双手交叉,手指互相缠绕,违反人体生理构造的结成了一个特殊的手印,食指在前,指向武天老师,口中一声轻喝:“吒。”。肉眼可见的波纹自他的手指中散开,速度缓慢,却覆盖面积庞大。

  一道道不起眼的波纹,如清风般向武天老师笼罩,像是水面泛起的涟漪,不过是摄像头下的倒放,以武天老师为中心聚拢。波纹看着没有什么威力,而速度有缓慢,但武天老师的脸上却是十分凝重,刘不玄至今也不知道为何一张乌龟的脸上会有那么多表情,而且他还却都看懂了。

  小小的爪子随顺时针画了一个圈,再向前一推,武天老师嘴唇(乌龟的嘴唇...)紧闭,像是从口中憋出一样吐出一字:“锵。”,悠远而宏达,却像长剑出鞘,锋芒毕露。而那个顺时针画出的圆圈开始可见,在武天老师口中一字吐出口,便开始缓缓转动前行,对着甲先生放出的波纹飞去,不停的转动,却没有变化,只是形状开始变的奇怪,甚至脱离了原形。

  当两人的招数终于要接触时,武天老师画出的圆却不再是圆,而是一剑,而甲先生的却更像是张盾。先出招的人用了盾,后出招的人出了剑,两者相撞,武天老师的剑从剑尖开始溃散,一丝丝的剑气被散开,向四处袭去,漫天仿若都是剑气,刘不玄脚步连闪,躲开了袭来的剑气,然后才有心情低头看向脚下,才发现,主岛上遍地皆被剑气所伤,处处皆是深不见底的剑痕,而目光所及能看到的海面上,更可以看见剑气射进了海里,在海面上竟然留下了剑坑,几秒钟后才有海水灌入填满。

  刘不玄的心沉甸甸的,只是一丝丝溢散开的剑气就有如此威能,那真正的那一剑又是多么可怕,更可怕的是甲先生的那一盾仿佛将要无伤一般挡下这一剑。

  终于,在甲先生的盾前,武天老师的一剑耗去了所有威势,转而不见,但那张盾却也好像是此役中消耗了所有能量,同样的消散在了空气中,但武天老师后出手,应对也却只是平局,明面上来说,他已经落了下风。

  刘不玄不免有些叹息,这一场,凶多吉少了。突然间,武天老师那本应消散的剑气却突然凝聚了起来,再次向着甲先生杀去,这一次不再缓慢,其势若九天神雷,瞬息之间,撕裂长空,誓要杀敌!

  甲先生也被这一击吓的一个哆嗦,但实力还在,而且这一击已经被他的盾给消耗了大半,虽然可怕,却是无法击杀他。

  深吸一口气,甲先生的肚子鼓了起来,随后肚子瞬间平坦,而两颊高高鼓起。“噗”的一声向外一吐,一道蓝色的劲气喷出,不过一尺来长,一指之宽,如此之小,却像是一片海域尽覆其中,波涛声震耳欲聋,似海啸而起,向着武天老师的剑气一砸,两者相触,忽的消失,周遭空间在一息内塌陷、平复,却将那一片空间抽成了真空,引起一阵狂风。

  眼见挡下了这一招,甲先生终于不敢在疯狂,克制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刚要开口,却见一个龟壳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头顶,口中“卑鄙”二字都未喊出,就远远的飞了出去,意识一片模糊,识海中像是八仙过海,过了他的脑海,一片浆糊。

  “砰”的巨响,被击飞的甲先生狠狠的砸在了海面上,没有任何反应的慢慢沉了下去,然而没有人认为他会被这么轻易的干掉,武天老师当然也是如此之想。

  他死死盯着甲先生沉下去的地方,没有追击,刚刚甲先生的那一击当中他感受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让他心生疑惑,那一击中有着些许熟悉的气息。

  海水很是平静,看上去很正常,却越来越不正常,本应波涛汹涌的大海此刻却像是隐藏在深山之中的野湖,安静的可怕,在等待着两人的战斗。

  过度沉闷的压抑让刘不玄都开始担心,越是沉静越是可怕,幸好这一切没有持续太久,只是短短一会儿,平静如湖面的大海开始沸腾,先是一小块,随后从巴掌大的一块区域向周围漫延,越来越大,不到盏茶的功夫,近百亩大小的海面开始沸腾,而身居高空的武天老师更是看的清楚,在这近百亩的海面下,一片阴影缓缓出现,其之大小,比之这片海域也不遑多让,武天老师终于想起从甲先生身上所感受到的那股气息为何熟悉,那似乎是与他一脉的气息。

  水下的阴影浮出的速度不慢,但先出现的是满腔杀意,对于武天老师的偷袭,甲先生是怒到了骨子里,尽管他不是什么好人or妖怪,但是谁喜欢被人偷袭?而且下手还不轻,虽然武天老师只是拿壳砸他,但是!!!武天老师的壳砸谁都疼!还不是一般的疼。

  所以甲先生刚落水就因为过于的疼痛而被逼出了妖身原形,这让他更加的愤怒,不过既然已经现出了原形,他就不再小心,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死去,赵镇平也不例外,看过了他的原形,那人就要死。

  而武天老师正盯着水面等待下方甲先生的出现,而甲先生岂会不知水面上的情况,口中唾液翻滚,从身体里涌出一物,对着水面上的武天老师吐去,这一吐没有任何异象,简简单单,以至于武天老师还未有任何反应,便被吐了个正着。从甲先生口中吐出之物似是一口口水,只是漆黑无比,散发着恶臭,但武天老师刚一中招,就自口中发出凄厉的喊声,浑身冒起了白烟。

  刘不玄心神巨震,刚刚一切发生的太快他还没看清,武天老师却突然中了对方的招式,而且看上去极其痛苦,身体微曲,正要纵身上前搭救,身后的老福却伸手拉住了他,冲着他摇了摇头。刘不玄狠狠的咬紧了牙关,他明白,就算他现在上去,也只是送个人头而已,强压着心里的担忧,忍了下来,等待着机会。

  武天老师看上去相当凄惨,浑身冒着白烟,四脚朝天的翻滚,浑身上下传来一声声的崩裂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裂开,而对于岛上的人来讲,最有可能的就是那只龟壳吧。

  见到海上的武天老师中招,甲先生哈哈大笑,终于从水里露出了真身,一座宛如航空母舰大小的妖身从海中现世,极其庞大,以至于周遭岛上的所有人都看了个一清二楚,集体陷入了痴呆之中。

  武天老师从痛处中忍受过来,冷冷的看着甲先生的妖躯,恶狠狠的吐出了几个字。

  “怪不得你姓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唉,也不知道该跟你们说什么了,从最开始的每章两百一的点击,到现在每章一百二的点击,我眼前一片漆黑,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