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先生发出那无形的一击在这一声怒喝中消散,刘不玄心头巨震,猜到了来者,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担忧。

  在他身后,海水升起,却不落下,百米高的水墙后只能看见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而这双眼睛却有一个卡车头大小,无比渗人。

  这双眼睛有多可怕只有甲先生最清楚,因为眼睛中射出的杀意完完全全的映照在他身上,他能感觉到对方实力强大,但只和自己相仿,但那种宛若天生的威压却让自己喘不过气来,那是一种高高在上,存在于血脉之中的等级压制!甲先生身体开始颤抖,仿佛要跪下臣服于这未知的存在,然而他心中的野心和欲望硬生生的克制住这种本能。

  “你刚刚说要杀他?”一股威严而淡然的声音自那水强后传来,声音不大,却宛若一声雷霆落在场中,首当其冲的四大家族代表人心神一震,实力最弱的罗德嘴边甚至溢出了鲜血。

  甲先生不停克制的自己想要臣服的本能,听到对方开口,强烈的怨气自心底涌上,怨毒的开口说道:“阁下是谁?为何坏我好事?”。

  那双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甲先生,声音才响起。“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总之带着你的人速速离去,我今天心情不错,可以绕你们一命。”。

  “阁下修为不弱,怎的开这种玩笑,我谋划千年才得以等到今日,你让我放弃?不可能!阁下有这种修为,何必执着于人间,与我一起将这里所有人献祭,然后前去仙界成仙有何不好?”甲先生想试着说服对方,毕竟对放那奇怪的威压让他很难升起敌对的念头。

  “仙界有什么好?我从仙界而来,也不见得仙界就能强过人间,再说,我做事何需你来多嘴,一只小妖也敢对我所做评头论足,真是搞笑。”那双眼睛后的声音传来,看不见其人,也能听出其中嘲讽。

  甲先生浑身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愤怒。对方盛气凌人,全然不把他放在眼中,已经激起了他的怒火。“阁下如此狂妄,可敢与我做过一场?”无边的羞怒自他心中升起,来自与内心深处的黑暗情绪被无尽的放大,本因出身问题一直心有障碍的他此时大概猜到了对方身上那威压的来源,这让他更加的愤怒。

  “哼,就让我来看看你这小妖有何能耐,妖气冲天,却故意掩藏自己真身,看来本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声音落下,巨浪开始有了动静,向着两边缓缓分开,露出了中间的武天老师。

  乌龟?场中众人实力都不弱,几百丈的距离大体也能看清,但对他们来说还不如不看清,刚刚那庞然大物去了哪里?这只乌龟是怎么回事?说好的威严呢?那无边恐怖的实力呢?

  武天老师可不会在意什么,第一次在世人眼前显出了真身的他只是身体稍微一震,众人就收回自己的想法,那股恐怖的威压重新出现,而且更加的庞大,让人呼吸都开始拘谨。

  而甲先生已经状若疯癫,在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开始涌现海水,越来越多,却不扩散,慢慢的升高,最后,从海边到他脚下这上百米内,一道不逊色与武天老师身旁的水墙出现。

  “哟。”武天老师轻咦一声,“跟我玩水?不知道我是玩水的祖宗?”武天老师刚打算大笑,却看到了底下刘不玄询问的眼神,心领神会,神念传音道:“小子放心,你安排好你的家人,尽量躲开一点,小玄会帮你转移你的族人,这个妖怪很是奇怪,实力已经接近人间巅峰,再往上多一点可能就会触动天道反噬的那种地步,想拿下他有点难度,我也能认真点了。”

  武天老师说的轻松,刘不玄听的忐忑。什么叫人间巅峰?再往上一点就会触动天道反噬,那说白了也就是和武天老师现在能用出的力量一样啊,就算武天老师经验十足,眼光犹在,可这到底有多么难打,刘不玄这个战斗狂人怎么会不明白?

  当下,刘不玄也没法再待着不动了,一个闪身,飞快的来到了刘正身边,此时刘正还在懵逼之中,毕竟甲先生的恐怖已经是有目共睹了,现在突然来了个乌龟,声势浩大,宛若能够与甲先生一战,由不得他不惊讶。

  8m更新r*最2:快'=上酷i匠.网

  刘不玄正要开口,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螣蛇突然站在了他的身边。“我现在将你家的族人都送到附近的陆地上,你要不要跟着一起离开?”螣蛇看了看刘正,而后转向刘不玄开口问道。

  刘不玄摇了摇头,他有种预感,他不能走,那是斗者的本能,而他信奉本能。

  闻言,螣蛇点了点头,对着刘正与老福两人正要挥手,老福突然深深一鞠躬道:“少主,还没和你一起并肩战斗过,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刘不玄一愣,看向刘正,刘正哈哈哈大笑道:“你别看我,在刘家,老福从来都有自主权,就算你今天说不,他也会留下的,你爹我实力不足,只能先行逃跑保命了。老福,可能会死的哦。”最后却是突然转向老福,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老福脸上笑容十分灿烂,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是刘正看懂了,所以刘正没有再开口,只是看向螣蛇说道:“麻烦先生了。”。螣蛇他见过,跟随王燕来过刘家,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是刘家的救星。

  螣蛇活的太长,见过太多,仍然没有办法明白人类那种复杂的情感,但是刘不玄已然默许,他也不便再说什么,挥手间,法力鼓荡,刘正消失在刘不玄眼前,而同时,刘家主岛上的男女老少也在莫名见突然消失,而后出现在了附近的岛上,远远望着主岛上那两道宛若天障的水墙。

  不过甲先生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特别是当武天老师现出真身的那一刻起,他的理智已经消失,身后的水墙迸发出万千兵器,长戈、大锏、方天画戟,皆为杀人之器,杀伐之势碎人心魂。万千兵器终指向武天老师,半空中突然发现道道浅浅的痕迹,才让人发现仍然留在原地的万千兵器不过是残影。

  此招之威可瞬息间平定一座小城镇,可怕到让刘不玄心寒,然而武天老师却是不急不慢,在旁人眼里只能看见残影的攻击在他眼里慢的像蜗牛一般,淡淡的转了个身,随后两者相撞,声若洪钟震耳欲聋,宛若金戈相交,漫天火花扬起,不见其中龟影,然而从甲先生脸色神色愈加难看便可看出结果。

  果然待一切散去,重新看见其中光景,只见一只乌龟慢悠悠的转过身来,面带嘲讽,开口说道:

  “拿水去泼乌龟壳?你是不是由猫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每天更新的这么累,数据duangduang的掉,心好累,更新太少你们就不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