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一个一人宽的深坑里,刘不玄脑子有些迷糊,一方面是因为刚刚受到甲先生的那一击,另一方面,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赵家怎么有这么一尊老怪物。

  伤不重,甲先生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低估了刘不玄的防御力,只是一个眼神的攻击在刘不玄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将他击出这么远,已经是很不错的战果了,要是还想刘不玄受点伤,那不如说是天方夜谭。

  甩了甩脑袋,将脑海中的眩晕感甩清,刘不玄一翻身就站了起来。而此时甲先生正刚说完如何两字,刘不玄仔细一回想也听清了甲先生刚刚所说,摇了摇头,这世上妖魔邪道怎么老想着血祭这个人血祭那个人的,一点长进都没有啊。要是他,还不如全天下召集那些自愿的人,反正赵家家大业大,给每个人的家人补贴让他们满意的金钱,也好过这样啊。

  “你难道不怕因果?你今天杀光我们刘家所有人,业障有多深难道你不知道嘛?所谓武人,终究依然还是人类,待到业障缠身那天,你还笑的出来。”刘不玄出言打断了甲先生的笑声。

  本来大笑的甲先生突然被一只小小“蝼蚁”插话,正要发火,却看见是刚刚被他打飞的刘不玄,不由得轻咦道:“小家伙,没想到你还没死,而且你竟然还懂的业障与因果,不错不错。你知道为什么以我的实力不在一开始直接动手毁灭你们刘家,而是要等到现在吗?”。

  刘不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态度诚恳,像等待教诲的学生。

  对于刘不玄的态度他十分满意,而且刘不玄的资质出众,乃是万中无一,是真正的天之骄子,甚至让他生出了惜才之心,心中考虑着是否该把刘不玄收为徒弟。

  “在你们小岛的周围,由赵家带头,安排了三千三百三十三人,将你们整座小岛包围,而这些人都受老夫控制,已经布下三千寂灭阵,当我一发动此阵,你们岛上的六千六百六十六人就会和这三千三百三十三人正好符合先天之数,到时以这些人的血气一起化为一股先天寂灭之气,到时候老夫靠着这一股气打开天道的封锁,就能成功突破到地仙界,而以我之修为,只要一踏足地仙界,就可瞬间白日飞升,成就那天仙果味,而所有的业障都只会在老夫踏足地仙界之时落于赵镇平身上,我自逍遥,哈哈哈。”此话一出,场中之人皆惊,只是没人惊的不同。

  罗德本坐在作为上看着好戏,欣赏着刘家人走投无路的绝望,当刘不玄被一招击飞时,他就知道这场戏他们才是看客,可是当甲先生的话一说完,罗德当场就是一愣,站起了身对甲先生说道:“尊敬的甲先生,我想这是不是和我们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我们借给你我们的手下,但你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也会一起死啊?”罗德不傻,尽管内心深处在不停的诅咒着甲先生,但是礼仪上的恭敬一点都没有少,还带着敬语。

  “哦?你有什么不满意吗?方外蛮子,能作为老夫的祭品来祭祀上天,还不懂得感激,想死吗?”一声冷哼,仿佛天外陨石袭来,罗德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汗如雨下,满脸苍白,七窍流出血液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甲先生的眼睛扫过,场中每人噤若寒蝉,再没有声音,只知道,除了赵家外,在场的几个家族可算是完了。本以为是一场分赃之战,几大家族来的都是族中精英,当时还在心里嘲笑赵家带来的人都是一帮老弱病残,还以为赵家就那么点实力,现在可算明白了赵镇平的险恶用心,他要扳倒的可不止一个刘家啊。

  刘不玄也想明白了这点,眼神不由得从赵镇平脸上扫过,赵镇平此时正一脸春风得意,让刘不玄看得胃中一片翻滚,这人野心极大,偏偏心思歹毒,绝情绝性,但这世界偏偏都是如这种畜生般的人能得成功。

  但刘不玄心中却有一丝不解,让他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个,甲先生..你怎么确定我们岛上就是六千六百六十六人呢?”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j

  “哈哈哈哈,你这小娃娃,问的问题倒也有趣,老夫乃是半步成仙之人,你这岛上有多少人,我还能不清楚吗?”甲先生越看刘不玄越有趣。

  刘不玄心中一盘算,也不对啊。“甲先生,你说的六千六百六十六人包括我吗?你一开始也不知道我要来,那也就是不包括我咯?那现在不就是六千六百六十七人?”。

  甲先生一愣,笑容突然僵在了脸上,但很快却又恢复。“小娃娃,多你一人没关系,三千寂灭阵只要人数别少就行,多你一人无所谓,而且老夫看你顺眼,不如你拜在我门下,待老夫飞升成仙,你也可以沾点仙气,以你的资质,百年之内或许也能触及那道门槛。岂不美哉?”。

  刘不玄了然,这老头的阵法不是无差别的攻击啊,不然他自己可以没事,可看现在赵镇平那一副得意的样子,显然这老头也能护得住啊。不过,不能人少?那有点意思啊。他对着刘正望了一眼,虽然相隔百丈,但刘正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而老福稍微慢了一点,但也立刻明白了。

  甲先生就慢了一些,毕竟他就算法力通天,但这默契二字可不是法力所能做到的,所以当他刚反应过来,老福的手已经按下了腰带上一个隐蔽的按键,短短不过半眨眼的时间,他来不及阻拦,就能看到主岛上偏僻的一个角落,突然一朵小型蘑菇云升起,伴随着轰隆巨响。

  “你做了什么?”甲先生勃然大怒,尽管已经猜到几分,但是他不敢相信这几个蝼蚁竟然真的敢这样做。

  刘不玄微微欠身,很有耐心的解释道:“是这样的,我们刘家平时会将一些俘虏抓起来,一般都是暂时不能杀的,或者是打算从他们嘴里得到什么的,就关在那,喏,你看,就是那边爆炸的那里。既然你说是这岛上的六千六百六十六人,那应该也包括他们吧,人类比较脆弱,那里关了大概一百多人,为了防止他们逃跑才设置的炸弹,但毕竟在我们刘家的地盘上,所以威力不是很大,甲先生既然是半步仙人,可不可以算一下,现在主岛上有多少人?”。

  刘不玄的态度很恭敬,但甲先生已经快气炸天了。“你这凡人,老夫好心收你为徒,你竟然敢坏我大事,你以为人数不够你们今天就能逃出生天了吗?妄想,现在你们已经是笼中之鸟,老夫挥手之间就能抓来几百人补上这空缺,可惜,你看不到了,老夫要你现在就去死!”最后一句的愤怒与杀意弥漫而出,天空中的阳光仿若一时间消失了一般,天地间只有甲先生与刘不玄的存在,甲先生抬手,对着刘不玄一指,空间突然出现了无数裂缝,好像有着什么在向刘不玄射去,但太过强大的力量割开了空间。

  无形的力量向着刘不玄袭来,他想躲开,却宛若深陷泥潭,浑身上下好像背上了大山,行动缓慢得若龟爬,无奈之下,只好拼尽力量,左手握剑,右手握匕首,交叉向前抵挡,然而对着这能割开空间的一击,他没有任何信心。

  或许,我今天要先走一步了。心中浮现了这一念头,刘不玄有些难过。

  “谁敢动他!”

  一声怒喝响起,无边海浪升起百米,天空灰暗,一道庞然身影自海中跃出。

  瞬间,地发杀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你们知道码完字没有保存就关掉的可怕吗?我今天知道了。我家路由器有点问题,有时候网络会突然断开,要重新启动一下。今天码了两章以后我才发现没网,一直没有云同步,我感觉应该是路由器问题,所以打算重启一下路由器,嫌麻烦,我就直接重启了一下排插。你们猜怎么着?电脑重启了!!!我现在没心情码字了,作为补偿,这章我自己解封,毕竟答应你们三更的,不好意思,我现在心态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