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的云朵散去又聚集,当刘不玄从胸口诡异的抽出了长剑,天空中的云层已经厚重的遮住了光芒,天色渐暗,去刚好留下一缕阳光从云层中落下,很恰巧的落在了刘不玄、或者更恰当的说是那把剑上。

  天地广阔,可场中的众人此时眼中却好似只有那把剑。剑身寒光凛然,宛若秋霜,剑柄没有太多装饰,只是暗红下隐隐雕刻着盘龙状的花纹,剑长三尺有余,宽三指,不长不宽,并无让人需要特别在意的地方,可此剑却依然夺去了此中所有人的目光,有的人或许是因为认出了这把剑的来历,有的人或许是因为剑身上吞吐着的六尺剑气吧。

  许东强就站在刘不玄身前一丈外,好不容易打中了刘不玄一拳,岂料自身还被逼退一丈,他感到十分憋屈,可他不敢向前,身为强者的直觉告诉他,只要他迈进一丈,无论从哪个方向,那么那把剑都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个窟窿。

  _¤最●新\;章)#节@b上i0酷匠网●

  “你哪来的剑?”许东强脸色阴沉的问道。他在给自己拖延点时间想个对策。

  刘不玄微微一笑,剑尖直指许东强,纹丝不动,开口说道:“剑名螭吻,第一次饮血是我的血,有趣吧?你可不知道...”许东强不想听刘不玄絮絮叨叨,但是却没有办法,一股冲天的杀意牢牢锁定在他的身上,从剑尖处吞吐的剑芒仿佛下一刻就会割断他的脖子,只要他有一点动作,必将迎来雷霆般的攻势,所以他在等,等刘不玄话讲完,他能感觉到那是他最大的机会,让刘不玄真正死去的机会。

  “这把剑啊,本来不是我的。”刘不玄没有去管其他人的心理活动,自顾自的说着。“他是一个很傻的女孩的,因为太傻,最后那个女孩死了,这把剑就到了我手上,那个女孩就为了让我道歉,一直傻傻的练武,最后她赢了我,可是自己死了。所以我就在想,道歉没有什么用,那我不如就带着这把剑到处走走看看,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地方,以后我都会带着她到处走走,看看,或者杀杀人。”

  最后一字结束的瞬间,许东强动了,一个纵身,穿过了剑芒,穿过了剑身,贴近了刘不玄,剑身再短,也是三尺来长,他不信刘不玄还能回身刺穿他,反应再快,手中的剑也没那么快吧。

  刘不玄确实来不及回剑斩敌,许东强的速度很快,但刘不玄也不慢,螭吻之所以没有挡下许东强,不是他挡不住。

  许东强右手成掌,本是肉体的手掌迸发出无边刀气,仿若尸山血海中穿行而过,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笔直的一张,邪异的气息却又中正平和的向着刘不玄的咽喉插去,这是大开大合的阳谋之掌,阴谋能杀人,阳谋会死人,这一掌就是要刘不玄去死。

  阴谋以力破,阳谋能?以巧破!这个道理许东强到今天才明白,当一把小匕首刺穿了他的手掌,只要他再往前就会失去这只手的时候,他终于明白了。

  刘不玄面带微笑的看着许东强,开口解释道:“其实这个匕首也是很有来历的,我也不是它的主人,事情是这样的...”。

  “谁他妈要听你的解释啊!你去死吧!”许东强快被怒火冲疯了理智,其腿如雷,向刘不玄腰间劈去,空气泛开了波澜,这一脚如雷如火,势大力沉,却是不可硬接,然而刘不玄根本就没接,只是稍微动了一下手中的螭吻,许东强就自然而然的停下了自己的这一脚,冷汗浸湿了他的衣衫,因为他突然想起,除了已经穿过自己手掌的那把小匕首外,自己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剑。

  “确定不想继续听下去吗?除了这把匕首的故事外,我还有关于许家家主的故事哦。”刘不玄嘿嘿笑着,玩世不恭的说着话,但声音却只有两人可以听见。

  许东强脸色已经极其难看,听闻刘不玄的话更是凝重,眉头紧锁,开口说道:“你什么意思?”。

  刘不玄微不可察的将螭吻离这位许家明面上的废物远了点,方才说道:“我觉得许家现在的家主不行,你觉得换一个如何?”。

  “你想要什么?”明人无需说暗话,更何况生死不在自己手上。

  “我什么都不需要,只要许家安安分分的就好。”刘不玄的笑容消失,话中的那四字被他一字一顿的说出,带着些许冷意。

  许东强背后一寒,点了点头。“我输了,许家任凭刘家差遣。”这一声是对着正看戏的众人所说。而刘不玄对这话很满意,许家这个表态挺不错的。

  赵镇平的脸上已经近乎漆黑,再黑下去可能会影响人种问题,但他察觉不了,他只是感觉非常生气,非常非常生气,计划一步步的出现问题,刘不玄没死,说明赵嘉嘉的死亡白费,在她身上花费的所有资源与人力都是浪费。而现在连螭吻剑都落在了刘不玄手上,许家不知和刘不玄达成了何种协议,现在好像有向刘家投靠的意味,一切的一切都快超出他的掌握。

  赵镇平脸黑,甲先生的脸色倒是很是平静,左手手指敲打着右手手背,一下一下,不急不慢,忽然他停下了敲打手指的动作,面带笑意站了起来,一股无形之风,突然向着四周散开,吹开了烟尘,吹开了天空中厚重的云层,朗朗烈日重新出现,阳光铺撒而下,照亮了整座岛屿。

  正将匕首收入怀中的刘不玄突然僵住了,身体微不可察的开始战栗,而后艰难的转头看向了甲先生,在他的感知中,一股无边的威压向他袭来,逼着他跪下,他只能艰难的坚持着。

  在场众人都能感觉到甲先生身上那股淡淡的威压,只是没有刘不玄那么深刻而已,站了身的甲先生挺直了身躯,不在佝偻,配上随风而动的白色长须,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意思,然而在刘不玄眼里,却是一片惊骇,甲先生身上的气息或许别人不熟悉,但是他再熟悉不过了,那充满了嗜血与狂躁的气息,是妖气,是冲天的妖气,与老烟和渊雏身上的不同,这没有一丝衰弱,有的是完完全全的恐怖。

  刘不玄方了,哪怕他再没见识,也能知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觉醒的妖族后裔,这就是一只妖怪,真正的妖怪,这种无比匹敌的力量,他只在武天老师身上见过,不过未曾使用过全力的武天老师是否能比这更强,还是个未知数。

  甲先生的身躯随着风势的变大,缓缓的飘上了半空,而后身形停顿,立在空中,他的威压不再针对着刘不玄,向着周围无差别的释放,这一次,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种面对伟力的无力感,整座岛上的花鸟鱼虫突然没有了声音,这一刻,甲先生就是天地间唯一的声音。

  “小家伙,你很不错,不如我们切磋一下即可。”甲先生的话一说完,刘不玄没有任何迟疑的举剑横于胸前,一手握剑柄,一手抚于剑身,然而当他的手刚抚上剑身,一股无形的力量正中他手中的剑,过于庞大的力量将剑狠狠击弯,又撞在了他的胸口上,狠狠的吐出一口鲜血,刘不玄已超越音速的速度被击飞,像老福的冲天剑气劈在地上一般,刘不玄用身体在地面劈开了一道尝尝的沟壑,长约百丈,挡路之物尽皆灰飞烟灭。

  甲先生很满意自己这一眼神造就的结果,低头望向脚下的众人,哈哈大笑,朗声道:“自仙凡分割而来,已有千年,老夫修炼千年至今,于人世间已无留恋,今日在此受赵家所托,来了却一段恩怨。而仙凡分割,老夫一直无法飞升天界,在今日,就顺便请各位助老夫一臂之力。”。

  刘正等人脸色难看,那种可怕的力量他知道自己没法阻拦,儿子不至于死在那一击下,现在只希望这老头的要求刘家能做到,其他一切待到他离去再说不迟,然而甲先生下一句话就让他怒色渐起,那是绝望之境迸发的愤怒。

  “破开天门需千名武人全身精血与灵魂,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刘家的各位准备一下,一起上路如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今天只有一更,明天三更,肠胃有点不舒服,坐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