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惊诧的眼神里,刘不玄最终还是克服了恶心感,挺直了身躯,主要还是因为吐够了。

  本如王者归来的画面被他的呕吐硬生生的变成了逗逼,他现在还能一脸正气的立于原地,不顾自己满脸的苍白,也算是个真汉子。

  看来相位移动会是他一辈子的痛楚了,哪怕实力大进,却仍然摆脱不了,若是以后与自带相位移动的敌人交战,对方只需将他抓住带进相位空间,不用三分钟,不用两分钟,只需一分半,估计刘不玄自己就会难过的自杀了吧。

  “老爹,这么重要的场合我竟然迟到了,真是让我心有愧疚啊,这一场就让我上吧,也好让我挣回点脸面啊。”笑嘻嘻的刘不玄强行挑起话题解除尴尬。

  不过效果倒是不错,在场几人当然不会去问为何刘不玄还活着的这种问题,这个问题只有赵镇平来问比较适合,可是现在赵镇平可问不了,他正傻傻的看着甲先生,两人眼神交汇,暧昧异常,交谈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不过用屁股也能想到是关于刘不玄的。

  刘正早就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儿子出现,最后的心也放下,其他的都已经不再重要,今天这趟生死关,要是迈过去了,刘家危机解除,儿子也还活着,万一迈不过去,他也会用尽手段送刘不玄离开,为刘家留下最后一线香火,退一万步说,刘不玄没逃走,那好歹也是一家人死在一块了,也不算太坏。不得不说刘家人想问题的方式一直就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不用刘正回答,刘不玄也知道他的答案,转头看向许东强,许东强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但却没有多说惊讶,有的只是深深的惋惜。

  “整个刘家,其实我一直最欣赏两个人,一个是你家的老太君,还有一个就是你了。可惜,如果你没死,你今天不该来的。”虽然许东强没有说为什么刘不玄不该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他为何这么说。

  随着事情的发展,许多东西虽然在场的人都没有开口,但是已经被摆在了明面上,这场决斗唯一的意义或许就是拖时间罢了,刘正等待着这几个家族的后手,而他们等待的是给刘家一击致命的机会。

  刘不玄可以听懂许东强口中所说,所以他笑了,像许东强之前的笑容一样,谦虚又儒雅,还有些羞涩。“其实挺不好意思的,我本来也不想来的,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来,毕竟你们这点人不够我杀啊。”谦虚的少年总会让人有好感,但不包括刘不玄,而且现在现场的人都挺想打他的,刘正倒是捂着脸想假装不认识他,可他身后的老福却是笑脸盈盈,这才像是刘家的儿郎嘛。

  许强东怒极反笑,然后又归于平静,只是略带一点笑意的看着刘不玄说道:“希望今天以后,我还能继续欣赏你。”。

  刘不玄谦虚的笑容消失了,消失的只是谦虚,随后越来越多的只有张狂。他的眼中迸射出慑人的光芒,紧紧的盯着许强东,身形一晃,已经出现在了十几米开外,正好以老福斩下的刀痕为分界线,只在这边留下一阵音爆声。

  当刘不玄身形晃动之时,许强东的身体也出现了轻微的晃动,而刘不玄在远处重新出现站定,他的身形同样的出现在了刘不玄的面前,两人之间的距离,一分不差,不过不同的是,他的悄无声息让人心悸。

  刘不玄眼里没有许强东意料中的惊讶,有的只是淡然、还有与之矛盾的狂热。

  右脚向后,身体微微前倾,眼里只有眼前的许东强。“我要出手咯。”刘不玄笑着说完,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阳光从云层中穿过,落在了刘不玄的牙齿上,那一瞬间闪出的光芒似乎能晃瞎人眼。

  酷、}匠☆网k“正版6。首/发

  许东强笑意不让刘不玄分毫,当刘不玄踏碎地板宛若出鞘利剑般奔来,他的笑意也未减去一分,刘不玄的速度很快,他的速度也不慢,在场不知几人能看清,但也不重要。

  虽看不清刘不玄的速度有多快,招式有多狠,但是那地动山摇的攻势却是显而易见,当两人接触,以许东强向后平移百丈为代价时,众人就知道了刘不玄有强,而许东强又有多强。

  刘不玄的拳头离许强东的右眼有五公分,这五公分内可以塞下很多东西,比如一只手,比如许强东的一只手。许强东能接下他一招,他当然不意外,不过单手对单手,没有受伤的情况下接下了,他不仅意外,还很心惊。

  “看来你可能没法..”许东强的话还没说完,刘不玄已经抢先回答,用拳头来回答。突如其来的一拳由下而上击中了许东强的肚子,百丈烟尘起,植被遍布之地出现一条空白。

  烟尘未散去,烟尘又起。刘家主岛处于海上,又有族人常年辛勤打扫,本无烟尘,可奈何动手之人太过凶狠,地面处处龟裂,被击飞百丈远许东强行动没有一丝音起,却依然带起漫天风尘,与地面百丈远,跃至天上百丈高,而后落下,像是九天落雷,又如天外陨石,这次终于有了声音,撕裂了空气,破开声音,向着刘不玄当头砸下。

  “轰”方圆二十米内地面沉下半尺,许东强有回到了空中,不过这次却是被击飞而起。“咳咳。”被烟尘呛到的刘不玄一边咳嗽,一边从地下将自己的双脚拔出,他的身形有些狼狈,却没有一丝伤痕,让刘正等人放心许多。

  许东强在空中一个翻身安然落地,姿态翩翩,此时的他哪里还有那垂暮老农的气息,宗师风范,表露无遗。

  “不错不错,你的实力真的不错。”许东强开口说道,但他不知道,这句话其实刘正也想说,说能想到,许家默默无闻的他,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实力,刘不玄本身实力已经够惊世骇俗,而现在看来落入下风的还是刘不玄。

  刘不玄的眼里已经有了些许警惕,许东强的实力超乎他的意料,无论是正中他小腹的一拳,还是刚刚刘不玄抵挡住他攻势后反击的一拳,都是正面击中,然而,许东强身上不见一点伤痕,这在刘不玄此生遇见的对手内是绝无仅有的。

  “看来不拿出一点实力来,你可能真的以为我收拾不了你了,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刘不玄淡淡的看着许东强,许东强没有回答,只是眼里露出几分感兴趣的意味。“我最讨厌别人装逼了,扮猪吃老虎这种事情交给主角去做就行了,像你这种注定要躺在棺材里看世界的家伙,装什么装啊,真是让我恶心呢。”。

  话到最后,许东强的脸色第一次开始变得难看,刘不玄的狂妄让他开始不舒服。他隐忍多年,被人当成废物一般看待,哪怕家族内也只有包括他大哥在内的少数几人知道他真正实力,为的就是有一天被当做奇兵,而今天他终于不需要隐忍,可以在这个世界舞台上尽情的释放他的能力,让全世界知道他的名字,结果眼前的小子竟然敢嘲讽他。

  没有理会许东强想要杀人的表情,刘不玄将收伸向胸膛,胸口的衣服下有着一把小匕首,这是林珊珊留给他最后的遗物,他一直贴身保管,这是他的挚友,不过他要动用的不是这个。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他的右手狠狠插进了自己的胸膛,但没有一丝血液流出,随后右手缓缓的向外拔出,但他的手上却多样东西,那是剑柄。

  许东强的目光一凝,一股莫大的危机突然涌上心头,死亡的威胁开始笼罩到他,心里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将要面临的危机,决不能让刘不玄拔出。右脚向前一步迈出,几十丈的距离瞬间落在身后,手握成拳,刘不玄没有避开,所以脸上就挨下了这拳,可惜,他的双脚没有动弹,依然立于原地。

  刘不玄没有反应,但许东强有了反应,第一次,他开始感到了害怕,在刘不玄的手上,握着一把剑,一把从他胸口抽出的剑,一把杀他的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二更,进真的赶不出三更了,别怪我,怪电力局,停电太久。谢谢支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