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狂风散去,天地寂静,所有的喧嚣与烟尘散去,除了依然还留在空气中的凛冽刀气、以及众人脑海里那永不磨灭的刀芒,或许只有地上那长不知几许黝黑深邃的刀痕可以证明此处刚发生了什么吧。

  众人还在寻找着场中两人的身影,眼尖的人却已发现,不知何时,老福已经站在了刘正的身后,仿佛从未出手一般,这一刀之威已经足够可怕,再加上这毫无踪迹可寻的速度,和刘家敌对的这几个家族的的头人忽然感觉脖子有些凉飕飕,不由得缩了缩脖子,而赵镇平也是脸色苍白,老福的那一刀明明是斩向叶良,可在赵镇平眼中,那一刀贯彻天地,对他当头斩下,要不是最后关头甲先生伸手顶在他后脑上度过一缕清气,就算赵镇平不会心胆剧裂而死,恐怕落下个终生痴呆不算难事。

  心有余悸的赵镇平转头看了看身旁的甲先生,老福这一刀给他的阴影太大,让他对自己的计划突然就失去了信心,无论多么万无一失的计划,若碰上了绝对碾压的武力,那么连实施或许都是个笑话。

  甲先生的脸色虽然不像赵镇平那般难看,但也是眉头紧锁,看来老福的一刀也给他有了不小的震撼,不过发现赵镇平看向自己,他闭眼对着赵镇平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这才让赵镇平的心里好受些许。

  赵镇平脸色好转,同行的几人也稍微放下了心,此事有赵镇平提起,一切成败终在他手上,几人的家族其实不过是辅助而已,若作为主力的赵镇平都没有办法,那这次刘家之行,可能就真是羊入虎口了。

  场中众人的表现刘正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老福作为刘家的王牌之一,若不能给予对手惊吓,那这手牌打的也就太烂了,可现在几人虽有惊慌,却还未到达刘正预料的程度,刘正的心里有些沉重,对手的后手看来真不简单。

  “那么接下来是赵家还是许家呢?”刘正如果去拍电影,也是个影帝级别,脸上笑盈盈,满是自得,将一个获得小胜就得意过头的家主演得淋漓尽致。

  …更i~新!$最快xX上酷P匠●网

  赵镇平脸色溅缓,笑道:“接下来不如有许家的人来讨教一下吧,刘家总不至于每个人都像这位管家一样天下无敌吧?”。

  许东强点点头,这本就是他们安排好的计划,他也没有意见,刚要开头,老福劈出的刀痕下,却传来细微的声音,那里本来趴着一个应该死去的人,还未抬下场地,可现在却突然有了动静。

  本以为在老福刀下死透的叶良,挣扎着站起了身,从他的额头至胯下,一道可怖的伤口近乎将他分成了两半,隐约还能看到肚子内的肠子和骨头。

  “妈妈,叶良好疼。”有些颤抖的叶良带着哭腔说着,随后不如说是挪动着向叶美辰走去。

  每迈出一步,就有大量的鲜血从他的身上留下,顺着大腿缓缓流淌,身后仿佛一条血河,带着隐隐哭声。十几米的距离对他现在的他来说真是不短,不过挪动几步后他坚持不住倒下,随后手脚并用向叶美辰爬去,倒是比用脚来走快了许多。众人没有说话,皆静静的看着他爬到了叶美辰的脚下。

  叶美辰的眼里满是怜悯,开口道:“辛苦你了,乖孩子,疼吗?”,说着伸手轻轻抚摸着叶良的头顶。

  被叶美辰抚摸着头顶,叶良似乎十分享受,微微闭上了眼睛,声音却还是有些颤抖的说道:“还有点疼,但是妈妈摸着好舒服。”。

  叶美辰带着微笑,又有些怜惜的说道:“那叶良可不可以替妈妈跟刚刚那人再打一场呢?还没分出胜负对吗?”。叶美辰现在就像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鼓励着儿子继续去努力。

  然而叶良却猛烈的摇着头,将身上的鲜血甩的到处都是。“不不...不要啊妈妈,叶良打不过他,好疼啊,他把叶良打的好疼啊。”。

  看到叶良的样子,叶美辰眼里的怜惜之意更加浓重。“可怜的孩子,妈妈看见你这么痛苦真是难受,妈妈送你去死吧。”言罢,场中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看到叶美辰本抚摸着叶良头顶的手只剩下了一个手掌在外面,五根手指齐齐的没入了那颗憨憨傻傻的头颅内,肉眼难以擦觉的微微一震,便抽了出来,如青葱般的玉指上不沾一滴血液和...脑浆。

  叶良的大眼茫然无神的看着叶美辰,嘴唇微动了几下,嘴角突然勾起,轰然倒下,不再动弹。

  “刘家主,看来我们这局输的很彻底哦,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了一下大家的时间,快开始下一场吧。”叶美辰笑的很优雅很温柔,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毕竟她一直都是如此吧。

  刘正摇了摇头,丝毫不掩饰自己看向叶美辰时的厌恶,对着身后的老福摆了摆手,老福心领神会,右手向着叶良的尸体一握,一阵清风刮过,叶良的尸体消失无踪,不知去向何方。

  见叶良的尸体被老福带走,刘正看向叶美辰,冷笑一声说道:“他刚刚最后那句话你听见了吗?”

  “刘家主说笑了,他刚刚哪里有说什么呢?”叶美辰笑容不变,虽不明白刘正话中意思,不过她也知道刘正看她不爽,可两家本来就是仇敌,不爽又能如何?

  刘正哈哈大笑,却无比冰冷。“他刚刚说的话你可能没听清,但我可以替他服复述一遍。他说...我在下面等你。”。

  冰冷的眼神从刘正的眼中穿向叶美辰,她的头皮突然有些发麻,再也笑不出来,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一直没有说话的许东强脸上始终带着略有点谦和的笑容,看到场中气氛僵硬,似乎暖场一般站起了身,笑道:“刘家主,不知这一回合刘家派谁出场呢?”。

  对于许家,刘正一直秉持着不可小瞧的态度,虽然许家仿佛与世无争,但是刘家知道许家在背后一直鼓捣着什么,相比其他三个家族,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的许家或许才是最可怕的。

  “许家是打算让阿曼达出手吗?不是我说,虽然她用毒功夫是相当不错,可是这里是刘家,许家不如直接放弃这一回合好了,也省的多死一个不错的好手。”刘正淡淡的笑着,仿佛真的是为许家好一样。

  许东强或许真是一个懦弱而没有本事的男人,但不会是个傻子。“刘家主说笑了,还没比试怎么可以退缩呢,更何况阿曼达可是我的妻子,我怎么舍得他上呢。”

  满堂具静,众人皆是惊讶,惊讶于毒寡妇竟然会有丈夫,更惊讶的是许东强话中的话。刘正微眯着双眼,盯着许东强道:“你的意思是,许家由你亲自上场吗?”。

  “是啊。”好像看不到刘正及场中几人的眼神,许东强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赵镇平脸色平静,但心里翻江倒海,这和他们一开始说好的不一样,事情的发展越来越超出他一开始的计算。

  刘正心里也是各种翻腾,从他们获得的资料中,许东强根本没有任何异能,也没有习过武,可现在他竟然要亲自上场,完全未知的敌人最是可怕,刘正心里没底。

  仔细思量了一番,刘正还是没法决定谁上场,在不知道对手实力的情况下,无论派谁上去,好像都有莫大的危险,而林家也帮不上这个忙,最后无奈下,只能决定自己上场,看来最后一场亲自动手给赵家点教训的想法是没法实现了。

  “刘家这一场我来。”空气中凭空裂开了一道缝隙,一只脚迈了出来,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浪涛声也消失不见,万籁俱静,仿佛在迎接着什么。

  当裂缝内的人终于迈出时,除了刘家和林家人脸上藏不住的笑意,还有的就是赵家为首的四大家族人脸上仿佛吃了屎的表情了。

  向着四周环绕一圈,刘不玄嘴角一翘,开口...呕吐。

  “我恨相位移动,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