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榜的突然介入,让几大家族措手不及,没有料想到如此的几个家族损失惨重,仅仅第一天,就有超过四百人的死亡,没有一个受伤,毕竟对方都是杀手,哪有杀手留活口的道理。

  而其中最为强势的罗斯家族族长当日致电杀手榜幕后,却只换来一句“滚蛋”,听说罗斯家族收藏的重多名贵瓷器在当天少了好多。

  赵家陷入了相当尴尬的局面,由他们牵起了这个暂时的联盟以对付刘家,奈何他们海外的实力不足,以至于刚开局就被清光了棋子,无奈之下只好转战国内以及华夏边缘的几个小国内,岂料遇上了杀手榜清盘,这下好了,本来下手最狠的赵家一下遭受重创,中层干部一夜间少了一半,这让身为家主的赵镇平大为恼火,可惜听到罗斯家族也吃瘪了以后,赵镇平也只能怂了,赵家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可不如罗斯家族,杀手榜更不可能买他的面子。

  “刘家到底怎么联系上杀手榜的,你们这帮废物,吃屎的吗?啊?一点消息都没有?再没有消息就全部滚去死吧!”赵家内,到处传荡着赵镇平的嘶吼声,还有可怜的赵家子弟被愤怒的赵镇平殴打泄气,赵家内人人自危,真是一片惨淡的光景。

  “赵家主何必如此恼怒呢?”一个声音正合时宜的插入,从赵镇平的手上救下了一个可怜的赵家子弟。

  听清来人的身份,赵镇平放下了手上的族人,转过了身,本狰狞无比的面容转身的一刹那也瞬间变成了笑脸盈盈。

  “甲先生,我可是等你好久了啊,赵家按照你的吩咐对付刘家,可是目前没有一点成效不说,你看看我赵家的大好男儿都死了多少,甲先生,再这样下去,我可撑不住了。”赵镇平略有些献媚的说着。

  甲先生单手背负在身后,一只手则在胸前捋着胡子,一步一步的从房内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的个子很矮,尚不及赵镇平胸前,可每一步都很稳,而赵镇平也甘心等待着甲先生的开口。

  “赵家主不必惊慌,我这几日已经布置妥当,再过两日,你我带齐人马,一同前往刘家,近距离观看刘家众人是如何在痛苦中死去,岂不快哉?”甲先生说话时也不忘捋着胡子,可惜看不出丝毫仙风道骨,反而一阵阴风。

  赵镇平不在乎这甲先生品相如何,他从十五年前开始认识甲先生,随后用了十年来策划他称霸世界的野心,至于前五年,甲先生给他看到了一副不一样的画卷,让他感受到了那种超出于人世的可怕力量,就是那么可怕的力量,也让赵镇平用了五年的时间才下定了决心。

  因此对于甲先生的话,赵镇平还是很相信的,不过对与甲先生口中的两日后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问道:“先生所言非虚,当真只需两日?”。

  “当然,我何曾骗过你?若刘不玄不死,我还不能放手施为,现在刘不玄以死,一个小小的刘家我又何曾放在眼里。”甲先生话中说不出的狂傲,但赵镇平的脸上看到的是赞同,却没有一丝反对之意。

  顿了顿,赵镇平脸上带有好奇之色小心的问道:“甲先生,不知为何一个刘不玄会让先生如此在意?虽说刘不玄实力极强,可是也不是先生一合之敌,我还是不知先生为何如此看重此人。”

  甲先生微微看了一眼赵镇平,本不到赵镇平胸前的他,眼中却皆是俯视之意,说不出的怪异。“其实告诉你也无妨。”甲先生没有立刻说下去,身形一动,像一缕青烟般消散,随后出现在屋内的太师椅上,靠着椅背,开口说道:“刘不玄是应运而生之人,身上有大因果,无论谁去杀他,都不会有好结果。而只要他还在刘家,那么对付刘家的人也同样没有好下场。”

  赵镇平恍然大悟,而后又问道:“敢问先生,因果是什么?”。

  “所谓因果,最是缥缈难寻,一饮一啄,皆是因果。千年之前,天地未逢大变,因果之术最是让修道之人忌惮,杀生过多可能引来劫难,这也是因果。上辈子造孽太多,下辈子沦为家畜,这也是因果,虽然现在仙凡分割,因果却却依然无处不在,以我之修为,修道路上依然害怕因果。”甲先生手上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杯热茶,说完后慢慢的饮着。

  赵镇平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甲先生,至于其他几个家族?”话未说完,但甲先生岂能不明白赵镇平话中含义,阴笑道:“你放心吧,等刘家事了,这天下间就只有你赵家一家独大了。”

  随后,房内只剩下两人阴测测的笑声。

  ---

  深海下,武天老师和螣蛇处,一蛇一龟其中的光团已经缩小许多,也渐渐看清了其中的光景,已经能看清其中渊雏的身影,只是现在的渊雏比刘不玄初见时变化太多,本身不过巴掌大小的小龙虾,如今犹如一辆自行车大小,光团中还闪耀着两点红光,仿佛是他的眼睛,一闪一闪,每次闪动,周围的光线也是一暗一明,好不渗人。

  “小武,你还记不记得上古之时的一次劫难。”旁边的螣蛇突然在神念中说出这句话。

  武天老师身体一震,似乎也想起了什么,脸色有些难看,回复道:“你说的是那场大战吧。最后道教三圣人其出,女娲娘娘也一同出手,最后才镇杀的那位?”

  酷;匠r网首;发%

  螣蛇点了点头,脸上满是凝重,说道:“没错,那是我们跟随老大,因实力不够,只能在后面远远观战,可是那位的气息,我应该不会记错,可现在小渊雏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像了。”

  武天老师脸上也满是凝重。“他身上的封印的确是出自老大的手笔,我有理由相信小渊雏和老大有关系。可是为什么老大将这封印藏的如此之深,直到爆发才让我们发现。”

  “我也不懂,老大安排了太多,你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也不知道老大在想些什么。”螣蛇话里有些失落,身为真武最亲近之人,却连其任何布置都不清楚,他难免有些失落。

  武天老师倒是想的挺开,安慰道:“你也不要难过,老大这么多年哪次害过我们,我能感觉到,他只是担心我们所以没说。总之我相信老大肯定是要做大事,我也不相信那些仙界之人所说。”

  “对,老大肯定不会害我们的,不过这个封印刚好集我们两人全力能够镇压,是不是有点太巧了。”螣蛇刚恢复心境,又突然想到了这个。

  闻言,武天老师也是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应该只是巧合吧,难道老大还能算到我们一定会遇见渊雏?老大的那点卜算能力,真的是别提了。”

  “...也对。”

  两人不再言语,继续输出法力压制着眼前的渊雏。

  武天老师低头看着脚下深邃的海沟,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随后又专心于眼前。

  海沟下,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原谅我这么慢二更,以后每天的章节都放一个时间更新如何?另外关注我关注我关注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