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其实很烦恼,无边光明宛若滔天之海将他深藏其中,温暖而充满生机,但却有一个小问题。

  他不知道怎么离开这里。

  这特么简直是天大的问题好吗?!他都快疯了!身为光人时,他无欲无念,倒没有感觉,好不容易找回了意识,面对无尽光明,没有声音,没有人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这能活活憋疯一个人。

  “早知道就不装逼了,那个大个子在的话还能有人说说话啊。”刘不玄低头看着手上的剑,自言自语着。

  “你在找我吗?”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刘不玄一惊,抬头看去,那个大个子光人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慢慢凝聚。

  “原来你还在啊。”刘不玄笑出了声。

  光人似乎也很开心,明明没有脸庞的地方却似乎勾起了嘴角。“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还在,我怎么会消失。”

  对于这话刘不玄很好奇,开口问道:“其实我不懂诶,你到底是谁?”说完这话他有点尴尬,明明之前还装着逼。

  “你还没懂吗?”

  “懂了一点,却还有点不懂。”刘不玄歪着头说话,像小个的光人,没有自己的意识一般。

  大个的光人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就是懂了。似懂非懂,就是懂了。”。对于这样的对话,刘轩只能一拍额头,极其无奈的说道:“好吧,那就假设我懂了,我现在要怎么离开这里。”

  “你本来就不在这,为什么要离开。”光人说的话让刘不玄很是蛋疼。

  “大哥!我们能说人话吗?”一脸懵逼的刘不玄非常可爱,光人笑出了声。

  “哈哈,你叫我大哥?哈哈哈。”看不到边际的光明内开始回荡光人的笑声,一遍又一遍,光人却开始消失,最后在刘不玄还没反应过来内,完全消失于无形,任凭刘不玄怎么叫唤,都不再出现。

  刘不玄摸着自己的心脏,他觉得那里有点难受。“妈了个鸡,到底什么鬼!好不容易说了句人话,却好像是嘲笑我的,嘲笑我也就算了,你特么现在去哪了啊!”

  看着眼前的光明,刘不玄是那样烦躁,他知道自己大概是死了,但不知为何现在身处这里,好像保下了一条命,但被困在这和死掉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死了!

  “小爷要回去啊啊啊啊!”对着没有人的身前,刘不玄就是一阵乱吼,随后他睁开了眼睛,他原本没有闭上眼前,现在睁开了。

  在华夏国内那个不知名的小院子里,那个躺在床上丰神如玉的男子,终于从昏迷中醒来,睁开了眼睛。方圆五十丈内的蚊虫鼠蚁仿若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尽皆从此消失。

  ...

  武天老师和螣蛇在这海底已经好几天了,不停的法力输出导致螣蛇留在王燕身边的分身都已经有些勉强。

  “小武,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小家伙怎么突然变成这样!”本来担心说话会使得法力震荡,以至于两人沉默了好几天,而后螣蛇突然想起他们可以神念传音....真是不靠谱的两个家伙。

  “我不是很清楚,小渊雏似乎是血脉彻底觉醒了,但是这不可能啊,没有足够的灵气给他挥霍,在凡间怎么可能彻底觉醒血脉。而且我早先注意过他,血脉之力极其稀薄,首先就不能觉醒!再者觉醒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合我们两人以联合法术想镇压都差点压不住,这不道法!”武天老师很是迷茫,渊雏从出现开始就在打他脸,一遍又一遍,现在他的脸老疼了!

  螣蛇看了看眼前被压制着的渊雏,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而后又摇了摇头,继续持续输出着法力镇压渊雏,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

  ...

  ...

  “老烟。”

  “咋啦?”

  “你确定给一个重伤未愈的人吃这个?”

  “吃这个咋啦?这是泡面亲手做的,你敢不吃?”

  “泡面做的啊,那我吃!”

  刚醒来的刘不玄就是这样和老烟对话的,明明相识不久,不过两人倒是十分投缘,似乎就是因为如此,两人都是一类人。

  七天,当刘不玄从老烟嘴里得知自己躺了七天后真是不胜唏嘘。“你说为啥小说里的主角一生病或者一受伤,在床上都是躺个七天,然后又功力大进啊?”吃完了东西,刘不玄的嘴巴闲不住,一开口是就闲扯。

  老烟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关你屁事?”

  被呛了一口的刘不玄只能悻悻的躺好,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就躺不好了,因为老烟把刘家目前的处境很详细的对他说了一遍。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啊!”虽然现在没有力气,但是刘不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愤怒的嘶吼。

  不过老烟才不会介意刘不玄吼不吼,只是一脸看着逗比的眼神看着他说道:“你又没问。”。

  刘不玄也是跪了。

  “我手机呢?”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平安,不然消失了七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担心他。

  老烟不再用看逗比的眼神看着他,现在明显就是看傻逼的眼神啊。“你觉得你那样的战斗力你的手机还能保存下来?连你自己都差点支离破碎,你的手机难道比你还能打?”

  好吧,刘不玄真的跪了,难道之前的战斗力自己伤到了脑子?

  “那你拿个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吧,刘家在云西的势力还剩下多少?”

  老烟定定的看着刘不玄,然后笑了,嘴角的弧度和颤抖的胡子十分有喜感,然后缓缓的问道:“你觉得在云西省有人能从我手下伤害你的族人?”。

  “谢了。”

  老烟一愣,“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谢了。”

  “我没听清,你大声点。”

  “谢谢。

  “我还是没听清,再说一遍。“

  “...滚蛋!”

  阵阵笑声从这小院里传开,而没多久后,刘正等人就收到来自刘不玄的短信或者电话,明明是面临灭族之祸的时期,可刘家主岛上却是人人笑脸盈盈,对于刘家人来说,只要一人未死,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家族少主。

  电话那头每个人的关心都通过这小小的手机传递到了刘不玄的心中,让他整个嗯都暖暖的,当然除了棠棠要打死他的言论,看来报喜不报忧、假装身死之类的话真的不能和女朋友乱说。毕竟棠棠什么都不知道,而不知道就是最好的,他不想她担心,甚至不想去找后续的理由来骗她不去见她,那么一开始骗完就好了。

  只是,刘不玄至今无法联系上武天老师,却是让他有些担心,虽然说人世间不可能有什么能伤害到武天老师,可是却无法放心,他不怪武天老师没有救下他,但是整整七天都无法联系到武天老师,他的内心深处有些不安。

  “话说老烟,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不是先走了吗?”刘不玄才刚想起这个问题,他和赵嘉嘉的战斗是发生在家族的秘密基地内,老烟可以相位移动是不假,但是他怎么知道自己在哪?

  老烟坐在床边的地上,靠着床沿,也不顾旁边有个重伤未愈的病人,抽着雪茄,还给刘不玄递了一根。听到刘不玄的问话顿了顿后才说道:“泡面能预测生死,她那天闲着就给你测了,结果测出来就是你下午就要死,所以我立刻回头去找你。是谁杀的你知道吗?”

  将手中的雪茄丢到一旁,又从老烟手中拿了根香烟点上,用力的吸进一大口,将烟雾吐出,缓缓说道:“一个小姑娘,可惜也死了。”

  ●酷$b匠网)永PG久¤免…x费看‘;小Gv说

  烟雾中,刘不玄的眼神说不出的迷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二更,最近数据掉的很厉害啊,唉。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