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光明,仿佛看不到阴影,却有一人独坐于光明之中,能灼瞎人眼目的亮光却对他无用,因为他本身也是光明,没有一丝杂质,没有样貌,只是一个光人而已。

  那光人唯光明所铸,亦能分清轮廓,此时正手撑下巴,盘坐与其中,仿佛在思考。

  没有日夜交替,也感觉不到时间流逝,这样一片光明中,那光人却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光明的空间里没有声音,没有任何动静,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也许一万年,也许十万年,也许一秒钟,光人的身前突然凝聚起了光芒,然后变成了另一个稍大的光人。

  小个的光人似乎被眼前这个大个的光人引起了兴趣,放下了拖着下巴的手,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问道:“你是谁?”。

  大个的光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慢慢的低下了头,因为他太大了,低下头才能看清眼前的“小家伙”。小个的光人没有催促他回答,大个的光人也就看了半晌,而后缓缓说道:“我是真武。”声音仿佛密封依旧的瓷器从见光明,悠长而带有韵味。

  小个的光人又歪起了脑袋,然后又问道:“那我是谁。”

  “你也是真武。”大个的光人的声音响起。

  小个的光人脑袋歪的更严重了,他在好奇,他不明白。“真武是什么?”这是他的不明白。

  大个的光人也歪着脑袋,似乎在考虑怎么回答,不过没想很久便说道:“真武就是真武。”

  对于这个回答,小个的光人听不懂,所以他还要问:“为什么我们都是真武?”

  “因为我们本来就是真武。”顿了顿,小个的光人还没说话,大个的光人又继续说道:“每个人都是真武,也不是真武。真武是名字,也不是名字。你拿起了,就是真武,放下了就是你。”

  小个的光人好像更迷糊了,他双手撑在前面看不见的地面上,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好像这样能让自己说的话更大声一些。“我不懂。如果我们都是真武,为什么你那么大?”

  大个的光人脸上好像突然有了表情,是笑容。“因为你还小。”

  这个回答一点都不让小个的光人满意,他不高兴了,所以他的身体突然就变大了一些,这样能让他开心点,因为他离大个的光人近了一些。“你说拿起了就是真武,那我拿起了什么?我怎么才能放下?”

  似乎因为小个的光人变大,大个的光人那虚无的脸上似乎笑意更盛,继续说道:“你忘了你拿起了什么?那你就把手上的东西放下。”

  小个的光人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自己的手,手上好像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觉得又有什么,所以他蹲下了,把自己的手朝向地面,放开,又握紧,然后他坐下了。

  “哈哈哈哈。”莫名的小个光人突然开始发笑,然后越笑越大声。随着他的笑声变大,他身体的光芒越来越暗,最后逐渐消失,却变成了一个相貌清秀的男子。

  大个的光人看到这样的场景,也笑了,笑出了声音,两人的笑声持续了很久,光人说话了:“你知道你是谁了?”。

  男子点头说道:“我是刘不玄,这是我的名字,但我还是不知道我是谁?”相貌清秀,面如冠玉的刘不玄。

  “你是谁重要吗?”大个的光人回答着。

  刘不玄依然点头回答:“难道不重要吗?”。大个的光人似乎被问住了,仔细的想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那你知道我谁吗?”。

  刘不玄没有点头,因为他不知道,所以他摇头回答:“不知道。”

  轮到大个的光人点头了,但他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刘不玄,而刘不玄也看着他,就这样不知道凝视了多久,刘不玄突然不看了,只是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这一声说出口,他好像轻松了很多,而大个的光人也突然消失,仿佛出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刘不玄没有在意光人的消失,伸出了手,就这么虚握着,一把剑出现在他虚握的手上,刚好被他握在了手里,是那么契合。接着刘不玄吐出了一口,闭上了眼睛。

  |m酷匠^r网J正i版$首《发,

  这把剑他见过,而且一点都不陌生,他的身上还有着数条被这剑割开的伤痕,比如从左肩到腹部,那条差点将他劈成两半的伤痕,这把剑叫螭吻,被赵嘉嘉握着来杀他,所以他记得很清楚,从刘家的主岛,到那个工厂,他一直都记得,哪怕后来没有看到剑,只看到了人。他记得赵嘉嘉,便记得这把剑。

  当他握上了剑,就好像看到了赵嘉嘉,不对,应该说他就是看见了赵嘉嘉,看见了那躲在屏风后面的小女孩,看到了曾经胆小怯懦的女孩,也看到了她突然的发愤图强。

  拼命的练习着武艺,终于超越了自己讨厌的那个人,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的女孩,又遇见了讨厌的人与别人相爱,所以那个人变得更加讨厌。她不喜欢他看着他凶狠的眼神,她也不喜欢看着他关心别的女生的样子,他真的很讨厌。

  只是一把剑,但刘不玄却好像能听见声音。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遇见你,我的人生不会是这样,我把一生拿来恨你,是因为你不喜欢我,对于女人来讲哪有什么值不值得,只有喜欢不喜欢,我从很小就明白这个道理。我做的事情也许很不值得,很让你讨厌,但你至少记住了我,或许我走上了歪路,或许我做错了很多,但至少最后我发现这一切还是值得的,我没有对你说话太多话。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三个字在刘不玄的耳边回荡着,好像有人在他耳边诉说,直到最后一声我爱你...

  华夏内的某个地方,有一所小院子,小院子里有间小房子,小房子里有张小床,小床上躺着个面色苍白样貌好看的男子,男子的脸上突然落下两行清泪。

  ...

  而在某一片深海下,一片地区内,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对于茫茫的大海来说真是不可思议。但这海域内,却突兀的有着一只乌龟和一条大蛇,乌龟很小,不过巴掌大些,大蛇很大,蜿蜒盘旋,不知几十米长。

  这一龟一蛇身上闪烁着淡淡的蓝色光芒,而光芒又向着两者中心汇聚,形成一片光域,像是一个硕大的水球,在海中的水球。水球中有一个更大的身影,像是一艘游轮,又像是一条长龙,太过朦胧,以至于看不清楚。

  一龟一蛇的身躯细微颤抖着,那是种力竭后的颤抖,也不知这样已经持续了多久。在这空旷的海域中,没有一丝声音,太过深沉的海底也听不到海面上的声音,可若有人在此,却可以听到自那龟口中传来的喃喃自语。

  “不玄小子,对不住,是我没能保住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怎么可能真的大结局,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都不加我裙,我一个人好尴尬。社区给你们发了条消息,用手机的小伙伴可以去看一下,哈哈哈。我好饿,想着码完这章再去吃饭,结果从凌晨到现在都没吃东西....真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