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族人都走光以后,刘不玄和老烟站在了首都机场的门口。

  “你确定不用我送你回去?坐飞机没有我快吧?”

  看着老烟一本正经的问自己问题,刘不玄哭笑不得啊。“没事,现在不赶时间,我们慢慢来,不急不急。”相位移动这种事情,可能会成为刘不玄一声的痛啊,因为这个能力他打不过老烟,现在连使用这个能力他都受不了,简直一身污点。

  既然刘不玄这样说了,老烟也只能作罢,道别后,老烟自己先走一步,回了大丽城。而刘不玄在家族安排好后,于候机室等待飞机的起飞。

  一阵震动从口袋传来,刘不玄的手机响了,拿出手机,却是一个没有记录的号码,但特别的标识却能看出来自于家族内部,接通了手机。

  “喂..”

  “少主,我们在帝都的分部被..啊”

  刘不玄只说出了一个字,接下来便脸色阴沉,尽管对方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那阵惨叫却说明了一切,有人敢动刘家,还是在帝都,刘不玄有些生气,只能希望对方做的不太过火吧。

  拨通了之前接受他的家族子弟的电话,却没有人接听,看来也是遭到了袭击,只好在心里默默的呼唤着武天老师,然而还是没有回应,刘不玄气急下差点跳脚,武天老师最近总是联系不上,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没办法,迅速离开了机场,在门口拦了的士,凭着记忆力给司机报出了地址,接下来便只有等待了。

  帝都的交通一如既往的堵,可刘不玄没法着急,只能在心里一遍遍的推理对方的身份与目的,顺便接着一次次的呼唤武天老师,他有种预感,对方在等他,可他不能不去,他做不到听到了族人的惨叫还能无动于衷,他不适合当家主,可他放不下那一腔热血,有仇就报,你惹我就打,所以他现在打人。

  当车子到达目的时,刘不玄也没有推理出太多,无非就是赵家那帮人罢了,目的?不需要什么目的,已经不死不休还需要目的吗?

  刘家分部在一个巨大的工厂之内,在帝都内的写字楼中还有一个分部,不过那只是明面上的罢了,真正的刘家精锐都处于分部内。

  刚走到门口,刘不玄的皱起了眉头,淡淡的血腥味在他鼻间缭绕,不是血腥味太淡,而是被人封锁在了其中。棘手,这是刘不玄唯一能想到的词语,离门口越近,危险的感觉越重,当他的手触到门上时,一股死亡的危机感已经缠绕在他的心头,无法散去,现在就算他想离开也无法做到,冥冥中有股奇怪的杀机已经锁定了他。

  推开门,迈步而进,落脚的感觉很奇怪,好像踏进了泥地,软软的,有些黏腻,扑鼻的气味很熟悉。

  刘不玄迈进了门,又将门轻轻的关上了,然后重重的吐了口气,因为血腥味太重让他呼吸有些不舒服,许久未闻到如此浓重的血腥味,也没有见过地上铺得满满的血肉了。

  往前走了一步,鞋子与地面间黏连着清楚的血肉丝线,每一步他都微微颤抖,压抑着自己,控制自己不去看地面上破碎的肉体,数不清的残肢断臂。支离破碎的尸体仿佛掉进了兽笼,分不清部位。

  熊熊燃烧的怒火已经快要完全浇灭他的理智,什么人下了这么重的手?一阵刺骨的凉意袭来,是一股杀气,却刚好让刘不玄留下了最后的理智,不至于疯狂。

  抬起头,半空中有一个人,或许是躺着,或许是浮着,好像是一个人,好像是一把剑。刘不玄看着那人,那人似乎也在看着刘不玄,刘不玄很愤怒,所以他不想废话,杀气从哪里来,他就打哪里,不用问对错,不用问缘由,打了再说。

  纵身一跃,向着那人打去,很普通的攻击方式,却震开了地上的血肉,露出一片难得干净的地板,这一拳也撕开了空气中的血腥味,让刘不玄也舒服了许多。

  那人不急不慢,向下一挥,似乎用了剑,看上去又只是用了手,可是无论用了什么,一道剑气却出现了。剑气很锋利,但世上能斩破刘不玄肉体的却不到五指之数,可惜这一道剑气就是其中一道。

  ‘*酷0匠+√网S唯一$正:》版Q?,s:其w他都)是5Z盗版

  所以刘不玄中剑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从他的左肩及至腹部,宛若要将他从中劈开,最后还是没有劈开,但是喷洒而出的血水为地面再添一分颜色。

  “你是谁?”如果要死了,最起码得知道自己怎么死的,那样死得才不冤啊,刘不玄这样问了,不过对面不知道的是,他还在脑海中呼叫着武天老师,毕竟现在真的要死了,拖拖时间或许还有救吧。

  不过那人或者那剑没有回答他,回答他的是剑气,这次是两道剑气,依然是直直的劈下,刘不玄向前一个纵身躲过了,却无法避免的在地上滚了两圈,变成了一个血人,胸前是自己的血,身后是族人的血。

  两道剑气被刘不玄躲开,只能劈到了地上,而后剑气落下的地方,血水突然下陷了些许,那是剑气在地上留下的剑痕,剑痕很深,所以血水消失的很多,刘不玄脸色也凝重了很多。

  幸好他是右撇子,现在还有一战之力,他相信只要自己全力一击,除非像老烟那种怪物,不然谁也无法承受,不过那人浮在半空,却无法受全力啊。

  正这样想着,那人却突然飘然落地,这次刘不玄可以肯定至少是个人形生物,却始终无法看清面孔,不过这不重要。

  当刘不玄脚下的血水中散开一个波纹之时,他消失了,就像当初对战赵嘉嘉一样,肉体破音速,这是他最大的杀手锏,速度与力量的结合,天下间有几人能抵挡!

  眼前这人就可以,所以刘不玄的一拳落空了,而且如果他最后一瞬间没有改变方向,那么现在腹部的伤口就不是伤口,而是横截面。

  刘不玄突然想放弃等死了,对方一共出了三招,他重伤,却与对面短兵交接都做不到,这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其实我很想死了。”刘不玄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你很厉害,我打不过你,但是我也不会受你折磨,不过在死之前,我想知道你是谁?”

  那人歪着头说道:“知道我是谁重要吗?你不过就是想知道你死在谁手里罢了,放心,我要杀的人只有你,与刘家无关,今天这些人只是为了引你出来而已,所以你放心的去死吧。”说完,他的手又动了,仍然只是一道剑气。

  刘不玄没有去躲,但这道剑气没有斩中他,从刘不玄的身后冲出几个人影,剑气贯穿了他们,足足四人被剑气斩得粉碎,这道剑气才消散而去。

  刘不玄没有看清是谁,想看清也没机会了,毕竟已经是遍地残尸,但是他听到了他们最后的话语。

  “少主快逃。”

  很简单的四个字,刘不玄知道是他的族人,但他可能永远不知道为他挡剑的是谁,他们刚刚躲在哪里逃过一劫,现在又为何冲出赴死,他都不会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只知道自己该站起来了。

  他站起了身,摇摇欲坠,努力的稳住了身形,没有倒下,然后越来越坚定,越来越稳当,直到他可以抬起头说话。

  “我突然发现我不可以死了,不过我得请你死上一死,不然我没脸回家啊”

  磅礴血气自他身体喷涌而出,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倒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一定要吃粽子,我没粽子吃,所以希望你们能开心的吃粽子。另外群号在上一章的作者有话说当中,你们真的没人加入吗?最后再次谢谢这么久以来和荣辱与共的各位,哪怕我更新如此之少,你们依然不离不弃,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