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队停下,到达墓园。刘不玄与老烟从车上下来,老烟才停下埋怨,因为刘不玄这个不道德的家伙把林家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而身居高位的老烟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消息代表了什么,现在他彻底被刘不玄带上了贼船,两个遍体生寒的人下车迎着当空的太阳抽了支烟,才感觉好受了很多。

  “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仇恨啊,你说是吧,老烟?”

  “你走开,我不想理你。你个神经病,好好的告诉我干嘛,我可不想介入啊!”老烟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嫌弃,抬脚就要往旁边走去。

  刘不玄伸手一拉就给老烟拉回来了,这趟贼船不好上,既然上了就不能一个人上,拉个老烟一起他心里放松点。“你都已经听到了还想走吗?别想了,一起帮帮我,把那个人找出来吧。”刘不玄苦口婆心的劝说着老烟,那副模样简直就是个拉皮条的。

  许久老烟才不甘的留下了,没办法,谁让他自己好奇,随口问了两声,结果刘不玄还真说了,有的消息直到了以后就没法装作没听到了。“林家里有这种人,你们刘家和林家一起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就算加我一个又有什么用?”老烟明显还是有些不甘嘛,叼着他的雪茄,不爽的看着刘不玄。

  刘不玄不介意老烟不爽啊,武天老师已经直白的说了他没找到,那再拉一个老烟,靠着老烟身后的杀手榜,怎么说也能加点助力啊。“你身后不就是杀手榜吗?而且你手下一堆异能者,全安排一下不就好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你以为....”

  “反正交给你我很放心啊。”刘不玄哈哈笑着就打断了老烟的话。老烟面色一怔,而后不再说话,脸上虽然还是一副不爽的样子,可是眼里却有一丝藏不住的兴奋透露出来。

  “我去打个电话。”老烟说完转身就像边上走去,刘不玄站在原地等候。

  “武天老师,人心真的有那么可怕吗?多大仇怨会让一个人要林家代代最优秀的人死亡呢?往前往后多少代人的生命才能让他满意啊?”刘不玄想不通,见证过那么多的生死离别与阴谋诡计,可是他还是不懂。

  “人心?神仙都是这样,也许太上无情的圣人会好点吧。不过帝君说过,人世间一向如此,所以他从扫荡群魔无数年,却从没刻意去干涉人间。”武天老师没有趴在刘不玄的肩膀,这次趴在了他的头上,看着远方,眼里很是萧索。

  对于武天老师的回答,刘不玄只能叹了口气,说道:“连真武大帝都不行,我又能如何呢?”

  本想看着刘不玄说话,却懒得动弹,武天老师只好继续趴着说话。“那一年天下大旱,无数人死去,有官员私吞赈灾款,有老人将仅剩的食物让给子孙,有恋人互相谦让最后的水,然后帝君说了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武天老师突然还是想看着刘不玄说这句话,所以他飘到了刘不玄的身前,定定的看着刘不玄的脸。“如果世间没有了那么多阴谋诡计,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爱恨情仇。总有人要做坏人,但却总有人一直努力做着好人,没有受过伤的人,也不会知道健康是多么好。”

  刘不玄懂了,又好像没懂,但是他知道不重要了,也许某一天,他自然而然就会懂了吧。

  老烟打完电话回来,葬礼也要开始了,两人加快了脚步进了墓园。

  作为林家本来的继承人,林珊珊的葬礼虽然很低调,但是作为他最后的永眠之地,林家人还是很尽心,下葬地很大,不知道林家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好了这个墓地,刘不玄不由得更加的心酸,也许在林珊珊成为这个家族最优秀的人开始,这个墓地就已经准备好了吧。

  葬礼的很多环节被省略,很快结束,最后众人散去,林家还有晚宴,但不是一定要要去,所以部分人跟着返回林家,而有几人还是打算离开,其中便有老烟和刘不玄。

  两人向着车子走去,刘不玄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老烟说道:“老烟你先回去吧,我看到了一个熟人,去打个招呼。”老烟也没管刘不玄遇见什么熟人,点了点头就回车上去了。

  刘不玄还真看见了个熟人,小跑几步追上了前方的女子。“林然?”

  前方的女子脚步一顿,而后才回过了头,刘不玄错愕,眼前的女子尽管与在公交车上见过的林然极其相似,但明显不是林然,眼前的女子太漂亮了。

  被刘不玄突然叫住,女子本有些紧张,刘不玄却突然道歉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我认识的一个朋友,认错了,不好意思。”说完欠了欠身,刚要打算离开。“刘不玄?”

  “你认识我?”刘不玄有点懵逼了,到底怎么回事,他的记忆没有问题,他可以确定自己没见过眼前的女子啊,这么漂亮的女生自己不会忘记的啊。

  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女子笑了,宛若春光,明媚却不耀眼。“我是林然,你没有认错啊。我是不是变好看了?”“真是你,可是你怎么...做手术了?”从女子的五官中确实能找到些林然的痕迹,可是刘不玄还是一脸懵逼。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呸呸呸,你才整容呢,我之前一直在生病啊,就是什么脑神经压迫,然后面部表情一直都是那样的,现在终于治好了,看清楚咯,这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是我自己的!我妈给我的!!”林然嘟着小嘴不满的向刘不玄抱怨,刘不玄和记忆中的的林然对照着,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下更加尴尬了。

  “不好意思啦,毕竟变化太大了,我一下没认出来。”错了立刻道歉是刘家的优良传统,比如刘正对魏青虹。

  林然瘪了瘪嘴唇,也算是原谅了刘不玄了。

  “你怎么在这?”下一秒钟两个人一起问出了这句话,而后又突然一起笑了出来。

  两次相遇都这么有趣,也不得不说是缘分。可是突然想起来这时候不太适合,又停下了笑声,不过林然好像反应慢了些。

  “我来参加朋友的葬礼,你呢?”

  林然眨巴着眼睛,问道:“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朋友应该是我的表哥。”

  “林珊珊是你表哥?”

  “对啊,他是我大伯的孩子。”

  刘不玄一愣一愣的,今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多。“都姓林,但我没想到真的会这么巧。”

  林然掩着嘴偷偷笑了两声,刘不玄更加尴尬了,他知道林然爱笑,但估计是看到自己呆样所以笑的停不下来吧。

  “第二次遇见了,你就不打算留一个我的联系方式请我吃饭吗?”林然促狭的看着刘不玄,不过这次失算了。

  “那么,美丽的小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否与我定个约定呢?”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刘不玄不会在礼仪方面丢脸,现在的他无论表情还是动作都一丝不苟,是个真正的绅士。

  没见过这样的刘不玄,林然显的有些吃惊,不过还是回答道:“什么约定?”她好奇的也只有这个了。

  ¤更R新,I最快上v!酷a匠网

  刘不玄微微一笑,身体微微前躬,让自己的声音能够更加清楚的被她听见。“约定从此以后你的笑容只为我绽放。”

  霎时间,刘不玄能看到林然的脸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而后...风一般的逃跑了...

  “哈哈哈,让你笑我。等等...你联系方式还没给我啊..”可惜,刘不玄在身后怎么叫林然也不会回头了。

  无奈的刘不玄只能回车上去,反正天涯何处不相逢,他能感觉到,他们还能再见面的。

  不过头顶乌龟眼中凝重的神色他自然是看不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