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没有去过林家,不过找到林家并不难。当赵家在刘老太君的寿宴上用赵家的企业的股份作为贺礼的当天,刘家早已准备多时的人手就进入了帝都,从接受赵家股份开始,迅速的在帝都稳定了下来,很多年前,刘家人就在等待着这一天为了回归华夏而做了无数的准备,所以在这短短的几天内,所有的准备都派上了用场,现在华夏的大家族中又多了一个刘字。

  当刘不玄的命令下去后,无数的刘家子弟开始工作,几分钟的时间,刘不玄已经坐上了车子,一路向着林家而去。

  老烟也知道林家,而林家对于这个在华夏生活的杀手榜第一也一直抱着拉拢的态度,因此此次事件虽然重大,但是林珊珊的葬礼,老烟有资格参加。

  和老烟一起坐在了车子的后座上,两人没有交谈。而刘家人则在将所有能收集到的有关这件事情所有的资料一点点的整理后,由车内的电脑展现在刘不玄面前。

  看到的资料越多,刘不玄眉间的“川”字越深。

  “车祸?尸体毁坏严重?已经火化?而最先发现的也是林家人,第一时间就处理了这件事情,连尸体都没有让任何人看到,这其中有问题。”刘不玄自言自语的说着。

  虽然刘不玄的声音挺小,但是紧挨着的老烟听到了,他的情报网不如刘家,尽管知道的不少,但是却没注意到,对于刘不玄口中的有问题也甚是好奇,开口问道:“有什么问题?难道林家有什么阴谋?”

  刘不玄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会,可确实很奇怪。首先林珊珊的死亡消息是由林家宣布的,第一个发现的也是林家人,我这边得到的情报中只有少数几个普通人看见了事情的经过,而那些大势力都是从林家内部得到的消息,那么说明只有林家人才知道林珊珊死亡的消息。但是现在连尸体都火化了,也就是说除了林家人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了,对吗?”

  老烟略一思考,也发觉了这个问题,点了点头。

  看到老烟认可了自己的说话,刘不玄也点点头继续说道:“其次,尽管华夏的大部分家族很少有贴身保镖的安排,但是我知道林珊珊身边一直有人在保护他,可是情报上的图片中,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车祸,我不觉得林家人没有得力在第一时间对他进行救治,哪怕最后还是死亡,可是你看看死亡时间,下午四点?你得到消息是几点?”

  老烟愣了一下才回答道:“七点,怎么了?”

  听到老烟的回答,刘不玄嘴角一翘,回答道:“我也是差不多的时间,三个小时放在平常很长,可是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只能说是短短的三个小时罢了。谁家的亲人死亡了在三个小时内就火化完毕料理后事,林家太匆忙了,所以这件事情一定有问题。”

  听完刘不玄的解释,老烟恍然大悟,看着刘不玄的脑袋一阵阵的吃惊,这家伙脑袋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到这么多?

  虽然猜不到林家到底想干嘛,但是刘不玄感觉自己想的没错,林珊珊很可能没死,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得装出死亡的样子。不过猜到这么多差不多就够了,只要他的这个朋友没死,林家想做什么有什么关系,两家一直都是最亲近的盟友,刘不玄相信只要林老爷子和祖奶奶还在世一天,这个关系就绝对无法被人改变。

  想通了以后,刘不玄也轻松了许多。而老烟本来就没什么紧张感,反正他就是来凑个热闹,没啥事,再说了刘不玄人也不错,老烟也就跟着来看看,只要那只龟妖不在就好。

  少了担心和紧张,刘不玄心情好转,和老烟一路上说说笑笑,他对于老烟和小萝莉泡面之间可是十分好奇啊,大叔与萝莉的爱情故事吗?怎么看都是特别有意思啊。然而老烟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说,刘不玄一个字都没套出来,所以下车时一脸扫兴。

  不过看到了身前的老宅,刘不玄整理了一下衣服,出来时换上了正装,挑选了适合现在穿着的黑色礼服,无论林珊珊是不是真死,最起码的尊敬他还是记得。

  揉了揉脸庞,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刘不玄走上前敲响了门。他的车子有特殊的来历,所以门口的守卫不会拦他,但是林家不知道他来了,那么还是得敲门,他是客人。

  没有等多久,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人,衣着很得体,精神气也很好,只是眉宇间满是哀伤,他没有见过刘不玄,刚要开口,刘不玄先说话了。

  “你好,我代表刘家过来参加珊珊的葬礼,他也是我的朋友。”老人个子不高,刘不玄说话时微欠着身。

  仔细的看了刘不玄几眼,老人一惊,忙道:“是刘家的少主吧,快请进,珊珊少爷提起过您。”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正门,将刘不玄和老烟迎进,老烟在身后没有说话,也没有抽烟,这老人把老烟当成了刘不玄的保镖,毕竟他看着像。

  刘不玄走进林家,入眼的一片雪白,窗上,门上挂满白绫,而后便是大片的花圈,而耳中是隐隐的哭声,让他一愣。

  如果是演戏,或者此事别有内情的话,林家做的太逼真了吧。

  老人在前头带路,刘不玄跟着也不敢多想,眼神示意老烟跟上,复又眨了眨眼。天狐善知人心,哪怕是个半妖也不例外,老烟与刘不玄一对视,便明白了刘不玄心里所想,集中了注意力开始观察周围,这就是刘不玄想做的事情,他依然不信林珊珊已经死去,他要从周围的蛛丝马迹中找到线索,只要林珊珊还活着,便一切安好。

  酷2。匠网~唯_一7正m版,J@其?.他#n都是/Z盗YW版)

  林家老宅比刘家爆发户一样的别墅小了许多许多,穿过一个院子,刘不玄见到了林珊珊的父亲,这是他第一见到林姗姗的父亲,却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没有交谈太多,林珊珊的父亲林仁,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拥有了林珊珊三兄弟,而他自身确实没有身为一个大家族嫡长子该有的能力,但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很低调,做一个稍富有的普通人就好,刘不玄没有从他处得到任何消息,只是看得出他的眼中那无法作假的悲伤。

  刘不玄的心跳越来越快,他试着说服自己,可是从林仁眼中看到的悲伤让他没法相信,演戏也该有个限度啊!

  “他是真的很难过,非常难过。”这是老烟的话,善知人心也算是种族天赋,他很轻易的就能看出真假情绪,而林仁是真的悲伤,不是假的。

  刘不玄眼眶内有些湿润,一个朋友就这样走了吗?连声道别都没有。

  老人是林家的管家,林仁因为太过难过,道了声失礼后就离开了,而刘不玄跟着老人走了几步,到了灵堂。

  灵堂内满满的尽是花圈,正中是一张半人身的遗像,遗像上林珊珊笑容温和却英姿飒爽,照片下本应该是放着棺材的地方,现在只是一个小盒子,刘不玄愈加的难过,他知道那个盒子里是什么。

  灵堂内还有一些人,有林家的人,也有过来吊唁的其他家族的人,人不多,见到刘不玄进来,尽管不认识,但是由林家的管家带路,也不是什么小势力的人吧,因此虽未上前,但也都点头示意。

  刘不玄一一回礼,而后实在没有心情,跟管家打了个招呼,走出灵堂喘口气。

  刚走出灵堂,却看到了空中漂浮的一只乌龟,刘不玄心里一震,仿若阳光升起,希望出现。

  “武天老师,你在这里,林珊珊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在注意他吗?怎么会死了?是不是林家在演戏。。”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武天老师打断了,因为武天老师的脸色很难看,尽管只是只乌龟,却能很明显的看到那满脸愁容。

  “准确点说,林珊珊确实已经死了,你不用问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一句话,宛若晴天霹雳,打破了刘不玄所有的推断,所有的幻想。

  还未与你共把酒,却将此生做离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最近我一更好像数据掉的好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