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人打断了甜蜜的约会是一件恼火的事情,可是棠棠和刘不玄没有恼火、棠棠看到了短信,所以她不会恼火,林珊珊名字很女性化,但是她不像刘不玄一样不关心除了她以外的事情,林家林珊珊是谁,她很清楚,但她不恼火的原因不是这个,而是刘不玄脸上的难以置信和悲伤。

  刘不玄的交友圈很小,小到他的朋友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相处时间极短的林珊珊就是其中一个。也许林珊珊对他的好有些别扭,但刘不玄知道他是真心的在对自己好,林珊珊一开始不知道他的身份,单纯只是看的顺眼罢了,可他从未想过从刘不玄处得到什么,他们一开始就注定了会是朋友。

  可是相处短暂,未来更是短暂,还未再见,就已离别。太过突然的消息让刘不玄无法接受,武天老师和螣蛇不是在注意着林珊珊吗?为什么他就这样死了?这不可能,可刘家的情报网不会出现错误,那武天老师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怎么呼唤他也不回复!

  刘不玄心乱如麻,尽管想要隐藏些情绪,不让棠棠发现,可是他发现很难,或许他自己没有发现,但是他已经把林珊珊当成了一个很好的朋友,林珊珊的离去,让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而且,他要瞒过棠棠谈何容易,当刘不玄一皱眉,棠棠就已经牵上了他的手。

  “我们回家吧。”一句淡淡的话语从棠棠的口中说出,却宛若最强力的定心剂,让他的心里舒服了很多,心镇定了下来,就不会再开始混乱。

  微微点了点头,拉着棠棠的手紧了些,两人从来的路走了回去。

  r$看正|版章j节"&上.%酷匠!h网B

  一路上,刘不玄无数次的尝试呼叫武天老师,却没有任何回应,他的心里开始着急,但手上传来的温度却一次次的平复着他的心情,让他能够稳定着去思考。

  当回到家中,棠棠没有过多打扰刘不玄,甚至话也没有多说,为他泡了杯热茶,然后安静的拿了本书,坐在了刘不玄的旁边,默默的看着书。

  刘不玄没有说话,在脑海中一条条的梳理着可能想到的所有经过。一个房间,两个人,互不干扰,也是一种默契。

  从第一次见到林珊珊的记忆开始回忆,任何一个细节,无论是眼中看到的,或是耳朵听到的,甚至闻到的,刘不玄一遍遍回忆,想从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证明什么,是林珊珊的死亡消息是假的,亦或是查出死因,可是整个家族的情报部门都没有任何关于死因的介绍,那么光凭他的一点回忆又能想出什么?

  他什么都没有想出,唯一能想到的不过就是或许林珊珊的死亡,与武天老师和螣蛇正在调查的真武有关罢了,这也是任何一个正常人能感觉到的罢了。林珊珊身上刚显出和真武有关的线索,他就这么突然的死去了,无论是谁都会感觉到问题吧。更何况现在武天老师和螣蛇都联系不上。

  掏出了手机,尝试着拨打王燕的电话,显示的是通话中,连续好几个都是通话之中。默默的放下手机,然后又拿起,拨出了另一个电话。

  “哟哟,刘不玄,怎么了?你要过来玩吗?”手机那头传来的浑厚的男中音。

  “老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你帮忙。”

  老烟有些奇怪,刘不玄突然打电话给他,竟然还要找他帮忙,这和平时的他不一样啊,不过老烟很快就正经起来,刘不玄很严肃,让他莫名的就不想再吊儿郎当。“你说吧,我能帮上的就帮,帮不上的我也没办法。”刘不玄的语气太过于沉重了,老烟都不敢打包票。

  “我现在有很急的事情要去一趟帝都,你能帮的上我吗?”这就是刘不玄的打算,既然武天老师联系不上,那就自己去帝都查看一切吧,而要论起速度来说的话,老烟的相位移动真是BUG,虽然比武天老师的大挪移慢,但是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罢了,跑长途,老烟是他现在能想到的最佳人选。

  不过手机那头却没有老烟一口答应的声音,刘不玄也不是修真小白,如果真觉得对方是无消耗无冷却的就能使用天赋技能,那他还不如回去卖红薯,家主都别做!所以对于老烟的沉默他没有打扰,他不知道这对于老烟来说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

  两人没有开口,所以气氛就一直这么安静,直到半晌老烟打破了平静。

  “现在出发吗?我过来接你?”

  刘不玄心里一暖,不管过去如何,这一刻他真的把老烟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以后也是。从武天老师口中普及到,这种天赋能力通常只能作用于自身,如果要带上别人,代价太大,他也承受不了,只有极少血脉极度纯净的妖族可以无视这条定律,然而老烟是妖人,怎么可能会有极度纯净的血脉呢?可是老烟虽然考虑了很久,但没有提及任何条件,就这么答应了,由不得他不感动。

  挂断了电话后,刘不玄还未起身,棠棠突然放下了手上的书,走到刘不玄身前抱住了刘不玄。

  本停在半空的双手在被棠棠抱住以后也自然而然的放在了棠棠的背上,静静的感受这片刻的安宁。

  “早点回来。”

  “好。”

  好像要离家的丈夫和家里的小妻子分别时的对话,两人平淡的结束了拥抱,没有道别,刘不玄下了楼,走出店门,老烟在门口等着。

  “林家的事情我听说了,你节哀。”毕竟是杀手榜单第一名,得到消息的时间并不比刘不玄慢多少。“我没事的,我们走吧,这次麻烦你了。”说完,刘不玄对着老烟点了点头。

  见到了刘不玄点头,老烟回礼似的也点了点头,而后上前一步抓住了刘不玄的手,接下来刘不玄就晕了,真正的晕了,在进入相位空间的那一刹那,他就晕过去了,无数的空间在他的身边张合,无数的面孔在各种不同的星空下呈现,他宛若看到的不是相位空间,而是小说内里,空间的扭曲和旋转在他眼眸深处无限的轮回。

  当他醒来时,除了地上被他吐的遍地狼藉,一切都是帝都的模样。

  “你没告诉我具体要去哪啊,所以我随便在帝都找了个地方就停下了,你现在告诉我地方在哪里,我在带你过去。”一边说话,老烟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巾递给了刘不玄。

  本来正在擦嘴角的刘不玄听到老烟的话,差点没开始擦眼泪。

  “我们坐车去,对,坐车就好。辛苦你了,我不知道你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但我真的很谢谢你。”

  “代价?什么代价?”老烟被刘不玄谢得莫名其妙。

  刘不玄也是一愣说道:“你用天赋技能带着我一人不需要付出代价吗?比如元气大伤之类的。”

  老烟更加莫名其妙了。“既然是天赋技能,为什么要付出代价?”

  刘不玄一拍额头,妈蛋!怎么老烟就这么特别!主角光环到底在谁身上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我好累好累好累好累,烧脑没灵感,失眠睡不着。数据也一直掉,谢谢你们的支持,都是我的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