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太大,很多事情悄然无息的发生,除了当事人,没有人知道,哪怕刘不玄有武天老师伴身,也无法全知全能,林珊珊的变化他不知道,帝都里的某些变化,他也不知道。

  一间昏暗的房间内,隐约能看到两个人影,而其中高个的人影正向着矮个的人影问着话。

  U"最新章}节上M酷匠@%网Y

  “甲先生,小女还有救吗?”

  矮个的人影略微能看到驼背和垂至胸前的胡须,他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沉默半晌,才说道:“赵家主,有救是有救,不过救回来以后可能就不再是令嫒了,赵家主要好生决断啊。”

  能被称作赵家主的人,整个华夏没有几个,而在帝都,除了赵镇平,谁敢称赵家主?

  也许是因为对方个矮,也许是因为尊敬,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总之赵镇平微微欠着身,这是将对方算做同等身份的姿态,甚至更低。

  “甲先生,此话怎讲?还请明示。”赵镇平说道。

  被称作甲先生的人似乎年纪不小,说话前喜欢捋着胡子。“赵家主,令嫒的颈椎全断,而且心存死意,人世间的方法绝无可能救活她。可是恰巧,三百年前,我偶然习得一秘法,正好可用在此处。”顿了一顿,吊足了胃口,甲先生才满意的继续说道:“这一秘法是用仙剑替代令嫒的颈椎,令嫒不仅可以痊愈,而且会实力大进,仙剑品质越高,实力越强,不过...以后身与剑合,那还是人吗?”最后一句虽是问句,却无半点询问之意。

  “不管怎么样,我女儿的命重要,只要能救回来就好。不过,到底会有多强?”最后一句话,赵镇平的那点心思毕露无遗。

  但甲先生似乎很满意赵镇平的回答,静静的吐出了四个字。

  “人间巅峰!”

  四个字很少,但分量很重。

  “敢问甲先生,仙剑从何而来呢?”这个问题才是最关键的,他可没有这东西啊,哪怕赵家富甲天下,可是这明显不属于俗世的东西也没那么好找。

  但甲先生却胸有成足,缓缓说道:“赵家主莫急,令嫒也算是我半个徒弟,我早有安排。那把螭吻我自三百年前得到,参悟整整三百年,这哪怕在天界,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凶器,用来替令嫒治伤再合适不过了。”

  哪怕房间内光线昏暗,此时也能看到赵镇平脸上的笑容。

  “那就多谢甲先生了。”

  “何必客气,赵家主为了令嫒奔波劳累,若是令嫒知道了,必定为这父爱而潸然泪下啊。”

  “哪里哪里,这是我身为一个父亲该做的。”

  虽晴空万里,气温适宜,可这屋内却是一片污浊,寒风四起...

  若有灯光,便能看到小屋内还有一扇小门,小门后是一间很小的房间,四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仔细看还能看到四壁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配着屋内的荧光,好不渗人。

  房间中间有一铺石床,而石床上躺着一名少女,个子娇小,身上仅在关键部位有白布遮拦,看着发育还未完全,约莫十来岁的样子,不过刘不玄在这的话,一眼就能认出此人,除了赵嘉嘉还能有谁。

  自在刘家主岛上被刘不玄打成重伤后,赵镇平等人用药物为她续命,回到赵家后便一直被放置在此。她的伤太重了,被怒气冲昏头脑,被杀欲侵占理智的刘不玄没有丝毫留手,她还能活下来也是奇迹,不过屋内的符咒或许也是奇迹的一部分。

  她的呼吸很微弱,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气息虽然平和,但是若有若无,这是处在生死边缘的表现,没有人能知道她能活多久,她自己也不知道,也许下一刻就会死去。

  其实她一直醒着,颈椎的粉碎让她什么也做不了,但她还是醒着。反反复复的醒着,在虚幻与现实中醒着。一瞬间,她好像变成了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屋内的环境也变了,变成了赵家大堂,而她站在屏风后面,外面传来几人的交谈声。

  这个画面好熟悉,赵嘉嘉努力的在记忆里寻找。对了,这是那天,她第一次看见刘不玄那天。

  就像那天一样,她偷偷的从屏风后伸出了自己的小脑袋,大堂的主座上是自己的父亲,旁边是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威严而儒雅,在那个男人的膝盖上,坐着一个很可爱的男孩,让人一样看见就忍不住想亲近。赵嘉嘉记得这个男孩,她怎么也忘不了,那是五岁的刘不玄。

  “刘兄,你生了个好儿子啊,这么小就这么聪慧,刘家后继有人。”年轻的赵镇平说着好听的话,却不是恭维,刘不玄的聪慧从小就展现出来,无需恭维。

  那时的刘家和赵家还没有势同水火,没有利益冲突的家族总能做个朋友,所以赵嘉嘉不是第一见刘正,但却是第一次见刘不玄。只是第一眼,她仿佛就见到了未来,也知道了爱情。

  很可笑,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知道了爱情,也许她懵懵懂懂,但是她知道,说不明白的好感就是爱情。所以她想走出去,可是她不知该迈哪只脚,当她决定迈哪只脚的时候,他的父亲刚好提起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所以她决定再等等。

  “刘兄,我也有个女儿,刚好大不玄两岁,不如订个娃娃亲怎么样?我女儿很漂亮的。”这段话很简单,却让一个七岁的女孩羞答答的躲起来了。

  “我不要,赵叔叔你肯定骗人,你长的不好看,所以你女儿一定也不好看。而且我很厉害的哦,以后我的妻子也要很厉害。”奶声奶气的声音宛若雷霆,只是一击就将一个小女孩情窦初开的自尊心劈的支离破碎。

  她要站出去,她要证明自己很漂亮!很厉害!但她还是没有站出去,她怕。

  童言无忌,刘正告罪几声,两个大人不会计较这件事情,但是有人会计较,还计较的很深。

  赵嘉嘉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她一直记着。她很努力,非常努力,想想这世间没有一个女生比她更努力,努力的变漂亮,努力的变厉害。直到她十五岁那年,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赢了,赢的很漂亮。

  “像你这种女孩子,你以后也嫁不出去,有什么好得意的。”这句话也许刘不玄忘了,忘了他在输了以后气急说了什么。但是赵嘉嘉记得,所以她没有一个胜利者的任何喜悦,只有无尽的悲伤。

  哪怕我已经变漂亮了,变厉害了,你还是不肯多看我一眼吗?那个女孩没有我漂亮,但是你和她在一起了,她也没有我厉害,你还是和她在一起了,世上女子千千万,我赵嘉嘉落在谁后?

  拼命的努力为了让你正视我,频繁的出现为了让你注意我,一次次的打败你也只是为了你能多看我两眼。

  也许我的行为是错误的,但是你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我要证明你是错的,我要你向我道歉。你如此恨我,是因为我无数次的伤害你,可你可能早就忘了,是你伤害我在先,你用带着愤恨的眼神看我,却何曾注意到我注意你时轻蔑的表情下,眼里含着什么?

  我想要一声对不起,证明我爱的没有错。淡淡的荧光下,石床上的女子,眼角有水痕闪过。

  多么可笑,多么心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我们来商量一下如何,是每天两章保底,然后根据你们的打赏之类的每天加更,还是每天就保底章节,然后选一天强烈爆发,让你们看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