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连郎,我噶你讲..”

  “讲普通话!我一个字没听懂!”

  车子里的人最终还是没下来,坐在车内和刘不玄展开谈判,当然他们不认为这是谈判。不过开口第一句,就被刘不玄呛了回去,他真的一个字都没听懂,这口音太重了。

  车内沉默了许久,估计被刘不玄呛的不清。许久后,声音才重新响起,不过明显换了一个人。“年轻人,我们几个打不过你,下车和不下车还有什么区别吗?可是我们也不是最强的几个,帮中比我们强的比比皆是...”

  话未说完,刘不玄又打断了他,不知为何,他最近特别喜欢让别人憋着话,感觉很不错。“那就让比你们强的人来。”这句话很随意,但是又充满了自信,在人间界,他有这样的实力说这话。

  “那你是打算让我们离开吗?”有些不确定,但车内的人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你们可以走,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在我没倒下之前,你们不许为难其他人,否则草帮的人我见一个杀一个,对了,这次我还没下死手,所以你们还可以带你们的同伴回去。下次的话,直接收尸吧。”刘不玄很认真,没有开玩笑,哪怕他的脸上笑意很盛,杀气却也很盛。

  对于他的条件,车内的人没有片刻犹豫就答应了,毕竟这只是小事,比他们的命小太多的事。而后,刘不玄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波动传来,长发大波浪和史蒂夫就这样飘了起来,穿过打开的车门,飘了进去,车门关上,两辆车离开了,除了已经报废的一辆越野车,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棠棠早已回到了车上,安抚着过度惊讶已经快下巴脱臼的几女。刘不玄径直坐回了车内,尽管他还是笑脸盈盈,可是几女却没法直视他,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讲,太过于梦幻了一些。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不,你根本就不是人。”小妮妈近乎是颤抖的说出了这一句话,史蒂夫等人已经够可怕了,现在竟然被这个少年打得生死不明,这哪里是人?

  刘不玄脸色一黑。“阿姨,你咋骂人呢?”刚刚救完她们,咋一上车就被骂呢,刘不玄想不明白。“你闭嘴,阿姨,我们都不是坏人,你可以放心的。”一声呵斥刘不玄,转头又是满脸柔情,这样的棠棠让刘不玄很难过,刚刚关心我的棠棠又去哪了?

  最后唯一镇定的小妮一言定江山。

  “妈,就算他是坏人,我们谁跑得掉,还不如好好听话。”

  嗯,就是这样一句话,场面极其尴尬,但其他人却反而镇定了下来,真不知道这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啊,刘不玄觉得自己的额头有点难受,所以又扶额了。

  几经波折,最后还是到了小妮的家中,这是一所远离市区,可以说已经是大丽城最偏远郊区的小房子,墙上满满的爬山虎,虽然房子稍旧,却别有一番清新味道。

  刘不玄和棠棠已经坐在了厅内,喝着小妮妈妈泡着的茶。在几番解释后,几人终于放下了戒心,毕竟被救在先,她们也不相信刘不玄两人会是坏人,而且孤儿寡母的,能有什么好图谋的。

  “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所房子里住着的就是我们两家人。我的老公和小陈的老公是从小的朋友,我们结婚以后一起买下了这所房子,相互之间生活在一起。房子后面的一片园地都是我们的,平时我们两家人就靠着种些蔬果,还有我和小陈一起做些手工活赚点小钱。日子过的也还可以。”小妮的母亲手上拿着茶杯,眼里多是萧索。

  转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小妮,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握住小妮的手,话中满是歉意。“瞒了你这么久,有些事情也该告诉你了。”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整个人却仿佛轻松了许多似的。“小妮的爸爸和小宁的爸爸都是死在草帮手上的。”此话一出,小妮的眼睛瞪圆了,这一切她从来都不知道。她艰难的抬起头看着另一名少女。“小宁,你知道的对不对?”

  被她叫做小宁的另一名女孩眼神躲闪,不敢看着小妮,更不敢回答她的问题。小妮嘴唇微微颤抖,刚要说话,却被母亲拉住了手。小妮的母亲摇了摇头,说道:“你别怪小宁,我和你小陈阿姨商量过不让你们知道的,如果不是小宁偷听,她也不会知道。小宁的父亲在市场被人草帮的人打死,你父亲去告他们,而后出了车祸而死。这一切就是事实,我们不敢说,我们甚至怕你们看见草帮的人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流露出哪怕一点不满,你懂吗?孩子,我们只想像保护你们。”说到最后,屋内未下雨,却满是水滴之声,那是泪。

  “阿姨,你们别哭了。放心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不玄好了,叔叔的仇,他会帮你们报的。”棠棠很愤怒,也很难过,好好的两个家庭被人迫害至今,这种感觉她想想就心寒。“不玄,你也快说话啊。”发现刘不玄正在旁边傻看着,棠棠就不高兴了。当刘不玄发现棠棠不高兴的时候,他的脚已经不知道被踩了几次,他突然有发现,皮糙肉厚真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现在亡羊补牢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不过总要试试。“放心吧,一些跳梁小丑罢了,阿姨,你不相信我,你也得相信我家的能力。”说这话的时候仿佛有股无形的威势自刘不玄散发开来,那是一种被称为纨绔子弟的气息,这一瞬间刘不玄不是她们刚刚所见到的人形英雄,而是一个富二代!

  棠棠从未见过这样的刘不玄,她不喜欢,所以刘不玄又被踩了,不过幸好这次他盯着自己的脚面,棠棠一踩他就知道了,他在被踩之前就恢复了平常的样子,又是一个笑脸盈盈的文弱书生。棠棠也很满意,这样的刘不玄真的很让她喜欢,好像又回到了多年前,她鼓起小脸生闷气,他就突然的出现带着各种不同的小吃食。

  这种情况下两人的虐狗行为倒是没有引起几女的注意。听完刘不玄的话,小妮的妈妈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不玄对吗?你听阿姨说,就算你家再厉害,可这里是云西省啊,这里是草帮的地盘,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草帮还不是蛇,你们还是快走吧。我们孤儿寡母的他们也不至于为难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待会儿就买车票离开,以后都不回来了。”凄凄惨惨戚戚不如说的就是现在,被人陷害背井离乡,从此乡里人再也没喝过一口井水...呸!不对,被奸人索嗨,家破人亡,现如今还要背井离乡,韩剧多催泪,这就有多凄惨!

  套路虽然很老,但是刘不玄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碰到这种事情啊。不过还是给老爹打个电话吧。

  手机那头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刘不玄刚要说话却只听那头老爹的大喊:“不玄。小心你后面!”

  最E新T章K节上酷X匠{网

  刘不玄面色一凛,没拿电话的右手用力一握拳。使出了全力,瞬间炸裂了空气,狠狠的一拳向身后击去,拳风自他的拳上散开,将他身后的一把椅子击成了粉碎。

  椅子炸裂后的粉末在空中飘荡,声音在屋内久久不停。手机那头突然安静了下来,然后便是刘正有点尴尬的声音。“刚刚好像什么东西碎了吗?”

  刘不玄面色很严肃,缓缓说道:“老爹,我觉得你得给我一个交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谁有治疗肠胃炎的偏方啊,要有用的那种。我快死掉了,快来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