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正和刘真正在房间商讨之时,刘不玄推开了书房的门。

  “老爹,族里现在正在传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刘不玄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也没有丝毫掩饰自己心中的不满。

  刘正面色凝重,缓缓道:“看来你已经听到了,那我也就不用瞒你了。我和你二叔商讨了很久,才下了这个决定。”刘真附和的点了点头。

  刘不玄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我才不要这么快当家主啊!”近乎是吼着说了这句话。

  没错,家族里已经开始疯传了,刘家家主之位即将易主,继承人刘不玄或许要正式更改称呼了。

  “儿子,你已经有了担起这个家族的能力,老爹已经老了,力不从心了,这个家族还是要靠你的。”虽然这话听上去像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在托付后事,但刘正今年才五十不到,更何况他眼里那藏不住的幸灾乐祸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刘不玄身体内的伤还没完全痊愈,而且面前的人又是他的老爹和二叔,不然估计现在揍人是免不了的。准确点说他才二十四岁!接任家主位置对于他来讲太早了,他所想要的不是家主位置,而是如他所说的更广阔的天空,为了这个目标,他没有时间去浪费在琐事上。

  刘正当然明白刘不玄心里所想,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在这个位置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他已经累了,现在儿子长大,已经有了能力,他只想像普通人家一样,看着儿子娶妻生子,继承家业,然后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带着老婆全世界旅游去,想想就令人激动。

  尽管心里这样想,可是刘正的脸上不能表现出来,要是刘不玄知道了他心里的想法,不再揍他都是因为爱!看到了刘不玄与赵嘉嘉的战斗后他明白了,儿子长大了,要揍他真的很轻松了!

  所以趁着刘不玄现在还没有能力反抗,或者说还没想到反抗,要赶紧把这件事情定下来。“儿子,你回去考虑一下,我和你二叔也再商量一下。好吗?”这番话说得刘不玄也无力反驳,毕竟刘正的态度很诚恳,而这本就是他身为刘家子孙的责任,他只是还不想这么早就被约束而已。只能默默的退出书房,关上了房门。

  回到房间的刘不玄躺在床上,他很迷茫。自己一直想要努力去变得更加强大,可是却忘了家人终究会老去,当他们老去以后,我纵使无敌于天下,又有谁来与我分享这种喜悦呢?或许应该在他们还没老去的时候多为他们担下一些责任吧,转头看了看身边依然还在熟睡的武天老师,刘不玄脸上的迷惘退去,挂上了笑容。

  "l酷匠}网正版◎C首发%s

  谢谢你,武天老师,谢谢你给我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正午时分,未曾离去的宾客在会场又聚集了起来。经过昨天一事,现在还留下的就算不是刘家的朋友,也是不敢或不愿和刘家作对的势力,而他们现在聚集于此,是因为据说刘家有消息要宣布,而这个消息通过各种小道传入他们的耳中,虽然震惊却不意外,刘家的昌盛是必然,刘不玄的上位,也是必然。

  当刘正等人砸开刘不玄房间门以后,终于绝望的发现,这小子还是跑了。最后无奈的刘家又不能直接驱散会场等待的势力来客,所以刘家第一届烧烤大会就这样在满堂震惊中展开了。

  “这么远的瞬间移动我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啊?”躺在帝都家中的刘不玄,十分满足,一个眨眼间就跨越几千公里,这种法术他也想学啊。

  淡漠的看了刘不玄一眼,武天老师沉默了。“说出来可能很残酷,所以你还要听吗?”犹豫了许久,武天老师才说出这样一番话。

  刘不玄笑了笑,道:“有什么我不能接受的,哪怕需要的时间再多,哪怕再艰辛,我想总有一天我也能做到啊!”他充满了信心。

  “问题是你永远也学不会啊...”

  “纳尼?”刘不玄从床上蹦了起来,这算什么?永远也学不会?

  似乎早就猜到了刘不玄会是这个反应,武天老师很淡定,很怜悯的看了刘不玄一眼,继续道:“不是说过了吗?修炼了《屠圣决》你以后就没有了法力,那一般的仙术你都用不了,更何况这还不是一般的仙术,这是只有仙人才能学会的大挪移术,你...学不了啊。唉。”现在刘不玄的感觉就好像突然发现交往了三年的棠棠是男的,为什么这样说呢?都特么交往了三年了,你现在告诉我是男的,而且老子还特么爱你!分又舍不得,不分又难受!

  刘不玄此时就是这种感受啊,《屠圣决》都已经修炼了,他还能如何,计算棠棠真的是男的,他又能如何?反正都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男的他也只能照样上了。

  千公里外,一个女孩突然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似乎是看出了刘不玄脸上那宛若吃了屎一样难看的表情,武天老师有些不忍,出言道:“其实你也不用这样,这本功法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很多。不能大挪移,但是你也永远没有法力枯竭的危机啊。”

  “仙人缺法力吗?”

  “不缺啊...”

  “那你说个卵啊!”刘不玄咆哮了!武天老师很尴尬,仔细的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道:“对了,没有法力的话你连法宝都用不了诶!”

  这突然的欣喜是怎么回事?这是该高兴的时候吗!我这不是反问句!

  刘不玄突然好想哭,果然乌龟做不了司机,这个自称的老司机带着他走的就不是什么正经路。想想自己未来的修道路,真是催人泪下。

  武天老师深刻的反省了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深刻的认识了自己的错误,他刚刚真不应该笑那么大声。犯过的错没法挽回,但是可以弥补,而且再逗下去,他真担心会影响刘不玄的道心。

  “其实《屠圣决》在你心里,你修炼了,应该比我更清楚,那么你也知道等价交换的道理吧?”武天老师的声音响起,在刘不玄的脑海响起,然后冲刷着刘不玄的神经,让他开始回想《屠圣决》的每一个字。

  然后,他笑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其实他和赵嘉嘉一样,看重的都是外物,赵嘉嘉的外物是剑,他的外物是自己。他终究会成为自己的武器。修道者以法力御器,凝丹后便能自由飞行,合体期后可不借外物飞行,而他,想要飞行都得有近乎天仙的实力后才能做到。修道之人,法宝就是战斗力,符篆也是战斗力,而他的只有这双拳头,或者包里还没来得及还给林珊珊的那把匕首。他的路很不好走,他一直都知道,而重新仔仔细细的阅读了一遍《屠圣决》后,他发现其实这条路比他想象的还要难走。

  “我知道我的道很远,很难前进,我每次前进都要花费很大的努力。可是,我也能看到,我的终点比任何人的都绚烂!那我为什么不前进?辛苦点的话,不是还有你吗?”望着旁边的乌龟,乌龟也望着身前的男子,无言而笑。

  至少生活还不算太糟,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这是二更,还有一更我尽快上传,别和你们的休息时间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