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会去指责刘不玄下手过重,他们不敢,也不会。哪怕现在刘不玄好像一副随时会死去的样子,但是谁人敢轻视他?抛开所有的身份不提,此间何人能胜过赵嘉嘉?刘不玄可以。谁能受这么重的伤而不死,刘不玄可以。谁能吃他一拳?没人知道,因为真的没人敢试。

  赵镇平的脸色很难看,但他什么也没说,赵良几步挪移到了赵嘉嘉的身边,抱着她回到了赵镇平的身边,在赵镇平的耳边耳语了几句,两人的脸色都十分差劲。不过赵良脸色可以不好,但赵镇平不行,所以那种愤怒而难看只在他脸上停留了一瞬,短到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

  “小女有些脱力,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多谢不玄手下留情了。”语气平平淡淡,也没有咬重音,就好像唠家常,可没人这么认为,但也没人出言相阻。

  赵镇平没有等谁的答复,他是在告诉众人而已,刘家人也没有阻拦他,分寸两字,身居高位的人比谁都懂。

  赵镇平和赵良带着赵嘉嘉就这样离去了,人们看着他的背影,眼里有些同情,今天赵家真是折兵再赔女儿,亏大了。但只能心里想想罢了,刘家如日中天,又出了这样一个继承人,没有人愿意得罪这时候的刘家。面对,现在的刘家,就算是一流势力主,也情愿放下身段恭维几句。无非“就是虎父无犬子”“刘家必当兴盛”“刘少主真乃人中龙凤”之类的一些屁话,刘正虽然嘴上附和谦让,但心里却是不屑,我儿子有多厉害还要你们说?

  自有刘家人去扶着刘不玄,不过他轻轻的推开了前来扶着他的刘家子弟。向众人告了个罪,便独自向着房间走去。刚开始走了几步有些蹒跚,而后便恢复无常。这一幕落在身后人多眼中却多了几分别样的意思,这一样一场战斗以后仿若没事人一样,他的伤似乎没有看上去那么重啊,这无疑又在众人的心里加重了砝码。

  现在虽然已经是热武器时代,但是一个这么可怕的敌人,可不是多少热武器能阻拦的,谁的身边没有几个武道高手?难道不比枪好用吗?当然比枪好用,真正的高手,几把枪能阻拦什么?到达先天以后,空手抓子弹都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要你命又有何难?

  所以人们望着刘不玄的背影,眼里多了点东西,那叫做敬畏,对于强者的尊敬,和对于强大的畏惧。

  刘不玄身体的破坏如何,他自己自然清楚。濒死之伤,不是小伤,可是他怎么能在众人面前倒下,武天老师又怎么会让他倒下,所以他可以如常般走回去,仙术下,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可能。

  不过回到房间的刘不玄还是倒在了浴室里,尽管断掉的骨骼和破碎的内脏都已经修复好了。然而也只是“修”好,武天老师又不懂医术,也只能帮他接上去罢了,至于损失的气血,他什么也帮不了。而且,很疼!

  刘不玄能想到最深刻的疼痛估计也就现在了!他受过很多伤,从身上遍布的各种伤疤就能看出,然而却没有一次离死亡如此接近,赵嘉嘉为何狠他,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那种程度有多可怕,所以她下手也可怕。

  最后那一剑,他接下来了,围观的人能看到剑气甚至割开了他的胸膛,进入了他的腹中,但没有人知道真正可怕的是那从剑身传到他身体里的气劲。他可以肯定,如果换成普通的武者,内外相加的剑气,会在第一时间被剑气从相接处搅成粉末,也只有他的肉身能抵挡住这种近乎灭绝般的气息,但付出的代价是他的身体内部宛若废墟,硬生生靠着一口气撑到了结束,而后再靠着武天老师,终于回到了房间。

  尽管躺着没有动弹,可是一阵阵的剧痛还是依然袭来,他连晕过去都做不到,况且,现在他也不敢晕,他要是失联十分钟,估计整个刘家就会疯了。挣扎着给家族里的人群发了短信,说明他现在很需要休息,随后放下手机。爬到了浴缸里,有武天老师给他放水,他也不用担心别的。

  躺在浴缸里,静静的感受着水漫过了身体,体内的疼痛好像也减轻了一些,疲倦感慢慢袭来,昏昏沉沉中,身上的疼痛感好像消失了,刘不玄睡着了。

  他坐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哭红眼睛的小女孩,狠狠的望着他。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是谁,想要伸手去触摸,却怎么也抓不到。

  一觉醒来,窗外已经满天繁星,环境很好,晴朗的白天结束,夜空更加美丽。从浴缸中站起了身,皮肤上的道道细小的伤口已经结疤,肉体的强大不止是抗性和力量,也包括恢复力,刘不玄很庆幸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武天老师依然漂浮在半空中看着他,如果刘不玄没记错,自己睡着前他好像就是飘在那,现在依然在那。“谢了,我睡着的时候你一直看着我,过去很久了吧。”

  武天老师点了点头,眼里满是欣赏的道:“不用谢我,谢你自己吧,你对得起老大给你的传承。”刘不玄也笑了,这种夸奖真的很受用。

  “你等我一会儿,我们去吃饭。”大幅度的体力消耗和受伤后的身体,最需要的便是进食了吧,这是咕咕乱叫的肚子给刘不玄的提示。听到刘不玄的话,武天老师的两个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好啊好啊,你快点快点,中午我都没吃什么就陪你东奔西跑,我跟你说啊,中午那个菜我一定要吃,就是放在桌上绿绿那一盘...”一提到吃,武天老师的兴致来了,刘不玄只能无奈的感受着身旁的喋喋不休,这条命都是他救回来的,喋喋不休什么的重要吗?

  bc酷●t匠:网永%久{n免费#看ZJ小“说6S

  在武天老师的催促下,刘不玄匆匆的冲洗了一下身体,换好衣服,一人一龟向着餐厅走去,反正刘家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工作,尽管现在已经是深夜,却还是想吃什么都可以。

  武天老师没有漂浮在空中,和往常一样安静的趴在刘不玄的肩头,突兀的抬起头道:“不玄小子,其实最后一剑你完全可以躲开的,总会有人去抵挡,实在不行,你叫我出手也可以。你为什么一定要去拼?”

  刘不玄笑了笑,却没有立刻回答,半晌,临近了餐厅,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肩上的武天老师,道:“我想起一句话,总有人要赢,那为什么不能是我?总有人会变得强大,但是什么都不做的话,永远也不会是我。”而后走进了餐厅,同行的还有肩上笑得癫狂的乌龟。

  而在几千公里外的华夏某个小镇上,有一个姑娘自刘不玄满身血污打倒赵嘉嘉开始,便哭到了深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二章。昨天的章节被全部解封了。所以明天加更一章。恶魔果实和其他的都没有达到数目,所以明天三更。我现在会开始存稿,你们不用担心我跟不上,我宁愿你们累死我。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