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天老师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没想到刘不玄的不要脸程度有这么高。说好的不需要呢,刚开始的气盖山河呢?死战不退呢?你的决心都长脸皮上去了啊?

  可惜既然刘不玄都开口了,他也没法假装没听到啊,如果刘不玄真的死在这了,那谁来帮他找老大?他吃了人家这么多东西,连个人生安全都保护不好,他还称什么神兽,况且还是神兽中防御能力最强的,不如以后真的叫千年鳖算了。

  但是刘不玄刚刚的表现太过热血,以至于武天老师被感动了,现在这突然的落差倒是让他对于刘不玄有了些失望。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你要加个什么BUFF?”武天老师早已不是当初懵懂的乌龟了,BUFF一词他还是很清楚的,看来刘不玄并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他帮忙,自己只是起个作弊器的作用,想到这里,他对刘不玄更失望了。

  刘不玄不知道武天老师心里的想法,不然估计会来锅乌龟汤,当然,这是要等待很久以后他才做得到了。“给我加个隔音BUFF,别让我听到他们瞎嚷嚷。”武天老师听得身体一震,随即就是大笑,他喜欢这样的刘不玄。

  酷(g匠k网¤/永@r久√免费●h看Q$小s}说^}

  爪子一扬,无边威压盖过,场上众人突然感觉心里一阵悸动,全都安静了下来。“隔音会影响你的战斗,所以让他们别说话就好了。加油,你要是赢了,我把大帝的剑术传承也教给你。”武天老师的笑意止不住啊,仿佛身体内的血液都燃烧了起来,这时候的刘不玄何其像当年未成仙的真武大帝啊。

  刘不玄已经顾不上身后的人在想些什么了,环境安静了下来,他的心也能专心的对付赵嘉嘉的大招了。说着很长,其实赵嘉嘉的大招不过几秒钟就已经准备完毕,刘不玄又不是小说里的逗比主角,当然想过趁她蓄力的时候一举击破了,结果赵嘉嘉身周时不时撕开空气的一道道剑气还是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蓄力时自带反伤,多可怕的BOSS。

  “刘不玄,你要是连这一剑都能接下来,我去死又何妨!”赵嘉嘉嘶吼着,每说一个字,身上就散发出一道淡淡的紫色波纹,当最后一个字出口,周身已经泛起了浅浅的紫雾,和五官开始渗血的赵嘉嘉相交融,场景好不骇人。

  刘不玄心里也紧张啊,可是气势怎么可以输,输人不输阵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对方放话了,自己也必须放回去!当即就是一声大吼:“赵嘉嘉,你要是能赢我,我吃屎三斤都没问题啊!”

  观众不敢说话,但是敢扶额,所以在场之人无一不扶额。刘家少主这什么德行啊!素质去哪了?不过决心倒是挺大!毕竟大多数人宁愿去死也不吃屎,何况三斤!

  多么粗鄙之语,赵嘉嘉简直全身发抖,虽然她本来就在发抖,但好像更严重了点。“你你你..你在侮辱我?刘不玄!!到现在你还侮辱我!”赵嘉嘉状若疯癫,简直像个怨妇!“你凭什么侮辱我!我才不会嫁给你!”

  诶?台词不对吧,那个赵小姐,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要不要再来一遍?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棠棠,但是小爷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这一巴掌你吃定了!”刘不玄也疯了,观众们也疯了,这两人都在说些什么啊!为什么我们一个字也听不懂!这怎么那么像深闺怨妇和出轨老公的对话!

  观众疯了没关系,赵嘉嘉全身紫雾弥漫,她已经不能忍了。双手舞动螭吻,带起一片紫雾荡漾,紫雾中,不见人影。

  再出现,已在半空,双手持剑,剑尖朝下,赵嘉嘉就这样在半空看着刘不玄,眼神幽幽,声音幽幽。“螭吻剑解,刘不玄,希望下辈子你能向我道歉!”有些莫名的话语,与接下来的攻击无关。

  刘不玄不懂她说的什么,但知道这一剑和他有关,所以他要反击。

  匕首很短,远不及对方的剑,但刘不玄握着很安心,他知道,接不下他会死,所以他只能安心。剑落下了,只是一剑,却不止一剑,漫天剑气纵横,宛若一场剑雨,倾盆而下,雨未及身,身体先湿。一道道细小的伤口在刘轩的身体外浮现,上身衣服早已被搅成粉末,暴露在空气中的肉体欣长健硕,却布满了可怖的疤痕,而现在却又添上了更多。

  自伤口中流出的血液还未走出多远,便在强大的压力与剑气中化为血雾,天空中直下的紫雾和地上的血雾成为了鲜明的对比,却又互相交融。

  剑落下了,落在刘不玄的匕首上,所以刘不玄的双脚陷进了地里,直没膝盖,红色的雾气更浓了,因为血液喷出的更多,哪怕这一剑斩不死刘不玄,但他恐怕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吧。

  可刘不玄不会被斩杀,他的匕首挡住了这一剑,哪怕剑气刺进了他的胸膛,深可见骨,哪怕剑气入腹,割开了肚子,再入一寸就搅碎他的内脏,但挡住就是挡住,匕首没有碎,他也不会死。

  嘴角的笑容有些凄惨,可还是那么明媚。这是刘不玄,激燃的他只要没有死去,就不会倒下。握着匕首的手在慢慢伸直,赵嘉嘉在缓缓的被推开,她知道自己这一剑有多重,但是控制不了,她斩中的仿佛不是刘不玄,而是一块大大的橡皮筋,崩到了极限,要么断开,要么反弹。既然没有断开,那么她又怎么受得了反弹。

  一阵血雨在空中飞溅,有刘不玄身上喷出的,和被狠狠弹飞的赵嘉嘉口中的。身形有些摇晃,但刘不玄还是挣扎着从地里拔出了自己的双腿。

  “现在看来,好像是我赢了呢。”尽管站在那摇摇欲坠,可没有人敢轻视这个男子,他的背影宛若一座大山一般无法跨越。这已经不是先天之战,赵嘉嘉的最后一剑,在场这么多先天,有谁能说自己能活下来,更何况挡住。

  刘不玄真的没有时间思考在这些问题,一点时间都没有。所以他上了,哪怕赵嘉嘉才刚刚拄着剑站了起来,他也没有犹豫,可是匕首已经归鞘,他用上了自己的拳头。

  这一拳很重,打在了赵嘉嘉的小腹上,很清脆的骨碎声响起,这一次赵嘉嘉没有再爬起来,刘不玄没有倒下。

  在原地摇摇晃晃,最终还是没有倒下,刘不玄缓缓的转过了身,面对众人,全身上下,除了血还是血,若是普通人,早已经休克甚至死去,但是他没有,他还有话要说。

  他的笑容很灿烂,不是胜利者的喜悦,不是上位者的嘲讽,就是那么平平淡淡,好像一个考了满分的小孩,高兴的向着周围的人分享自己的努力。

  “不好意思,可能下手重了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第一更。今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