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家主岛上,一片欢声笑语,气氛很和谐,一点也没有刚刚赵嘉嘉占据上风的凝重,因为大家都以为自己疯了,不然怎么会看到刘不玄以肉身破音速呢?

  可惜赵嘉嘉笑不出来,脸上那道伤口很疼,伤口很小,可是为什么那么疼。她不明白,这一瞬间她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但她没有时间想,因为刘不玄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赵嘉嘉的呆滞是多好的袭击时间,刘不玄可不会对她怜香惜玉。双脚发力间,只留下一个残影在原地。这一击落空了,出乎意料的没有打中,当刘不玄冲出的一瞬间,赵嘉嘉同样消失,被击破的只是一个残影。

  残影对残影,却让刘不玄很头疼。赵嘉嘉的攻击他躲不开,因为太快,可是现在他的攻击被对方躲开了,那只能说明他还不够快,超音速还不够快,那还要怎样啊!

  现场的人们也不再观看了,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多好,反正除了仅有的几个人,谁的眼睛也跟不上这种速度,分出胜负的时候踩踩输家就好了嘛。这是每个大人物都懂得的道理。

  场上除了偶尔出现的音爆声,连两人的身影都看不清,可是双方的武器再也没有相触过,很和谐的局面,你奈何不了我,我也碰不到你。但这不是刘不玄想要的结果。

  可是刘不玄也没法着急,他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拖时间,拖到赵嘉嘉力竭,到时候便能分出胜负。

  然而,剑修哪里是这么好对付的。当再一次冲向赵嘉嘉却依然被对方躲开之时,他的背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道剑伤,到这时他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好像入了套。

  舞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气,宛若蛛网一般将这片空间包围,他无路可退,更无法前进。

  刘不玄的面色很凝重,面对赵嘉嘉突破音速的速度他能同样以速度破之,可是现在如何破?这等于是个阵法,无论他走向哪里,都要被剑气所伤,他陷入了困境。

  但不是绝境,他不信赵嘉嘉能闯入这剑气中却不被伤害,刀剑无眼,剑气也不分敌我,只要他能脱离这里,他就还有机会。

  想象中的世界往往美好,现实却总是残酷,站在剑气外围的赵嘉嘉很深刻的让刘不玄认识到了自己的天真。

  双手握着剑柄,提过头顶,赵嘉嘉嘴角浮现出冷酷的笑容,这一切要结束了。“破空斩!”一声轻喝,而后一挥剑,一道半月形的剑气从螭吻上破空而出,向刘不玄战去。

  妈的智障,小爷竟然忘了她能创造剑气,当然也可以挥出剑气!可惜了,虽然想到了这点,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向旁边侧移,以右手再次被剑气所伤的代价,躲开了这一剑,但舞台躲不开。剑气在刘不玄的身后炸开,沉闷的声音响起,舞台的一角炸开了,破碎的混凝土或是什么在空中飞溅,而后,整片舞台向着地面坠去。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这一是独特的,可能是所有。所以也可以是生路。当舞台坠向地面,刘不玄就明白了。

  不等双脚触地,一脚将前方的碎石向着赵嘉嘉踢去,不看这一脚能造成什么,他双膝微弯,等待着那个机会。

  舞台离地不高,落地也很快,漫天烟尘遮住了人们的视野,宾客们已经躲向了一旁,以免误伤。

  场中此时尽是嘈杂的石块落地声,但一声音爆却是那么的响亮,人们不用刻意去听,就这样听见了,就像他们没有刻意去看,可是从烟尘中飞出的人影他们也看见了。

  刘不玄的偷袭非常成功,匕首狠狠的刺中了赵嘉嘉...的残影,然后他就被劈飞了。像一个破布口袋一样,尽管仓促间抵挡了那把螭吻的一部分锋芒,他还是被斩到了。鲜血仿佛不要钱一样从他的背上喷出,瞬间染红了全身,幸好他及时控制着背上的肌肉聚合,暂时控制了出血量。

  “他不是晋入先天了吗?为什么没见他用过护身气劲?”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先是万籁俱静,而后就是犹如沸腾般的讨论。

  “对啊,为什么不用呢?”

  “难道他还没晋入先天?”

  “不可能,刚刚他杀曼达那些人的时候绝不是后天巅峰的实力。”

  “话说你们没考虑过赵家的那个女孩为什么也那么厉害吗?”

  “...”

  声音不大,却怎么能瞒得过刘不玄的耳朵。叽叽喳喳的声音让他很烦躁,背上的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也让他很烦躁,真的非常烦躁,烦躁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蹦出来了。

  “啊啊啊啊!”因为他很烦躁,所以他要发泄,这一声吼叫让他的心里舒服了不少,也让他后背的伤口裂开了。裂开以后,他发现自己合不上这道伤口了,不过却没有感觉到后背有血液留出。他很困惑。

  他还在困惑,可是赵嘉嘉也不会怜香惜玉,无声无息的一剑从他的头顶刺下,然后她看到刘不玄抬头了,但是赵嘉嘉不会在乎,既然抬头了,那就从你好看的脸上刺下贯穿你吧!

  酷!}匠网正¤E版首;发

  接着她无法接受的一幕出现了,刘不玄往旁边轻轻迈了一小步,却刚好躲开了这一剑。运气不错,可惜下一剑你也能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赵嘉嘉在拼,她不敢拼命,可是她也不需要拼命,她只要更卖力点就好,她的剑会更快。所以第二剑她拼了,从正前方直刺刘不玄,依然没刺中。

  第三剑,第四剑,第五剑..当赵嘉嘉感觉到了疲倦时,依然没有刺中刘不玄一剑,她被迫的接受了这个恐怖的事实——刘不玄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跟上了她的速度。

  刘不玄也想知道自己的身体发了什么神经,他只是感觉到了危险,身体却先一步躲开了,宛若千百遍演练而出的本能,他不懂,所以他打算要问武天老师,把赵嘉嘉打倒,然后再问。

  赵嘉嘉有些微微的喘气,所以刘不玄没有迟疑,向着她冲去,赵嘉嘉身影再次消失,她还有余力。失去了攻击的目标,刘不玄停住了,却突兀的向着左手边挥出了一拳。

  如果不是被一拳打飞的人影,人们可能不知道这一拳为什么要这样打。但是刘不玄其实也不知道,他的身体好像出了问题,但是这种问题是好问题,所以他不要去在意。

  赵嘉嘉很在意,在被刘不玄一次又一次的打中后,她越来越在意了,连嘴角吐出的血也变多了。甚至让刘不玄开始怀疑自己的力量是否下降了,失去了速度优势的赵嘉嘉已经中了他三拳,虽然受伤不轻,可却还有行动的能力,这个娇小的女生是披着人皮的沙袋吗?这么抗揍?

  “刘不玄,你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我要和你同归于尽!”非常生气,从来没有人这样揍过她,赵嘉嘉要疯了!左手持剑,从右手的腕间划过,锋利的剑锋割破了手腕的皮肤,鲜血若泉涌般留在了剑身上!

  远处的赵镇平脸上滑过一丝不忍,而后有趋于平静,他在要考虑的是在刘不玄死后,自己先布置好的后手能不能让他安然离开。

  赵嘉嘉的行为当然不可能是疯了,熟读各种小说、看过各种电影电视剧的刘不玄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是BOSS开大啦!而且看样子还是团灭技!这时候要么给自己开无敌,要么就打断BOSS的技能。可是自己好像么有无敌吧?而且也没有打断技能吧?这怎么办?他能躲开赵嘉嘉的攻击可不代表他能躲开这一击,这一看就是范围性的攻击,而且估计还带有不可闪避的属性。

  看着不顾手上血液和消防栓炸开一样喷血,依然一脸疯狂看着自己的赵嘉嘉,刘不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她的血不多了吧?BOSS血不多了!!那就拼输出吧,在你放出技能前秒了你就好了。

  刘不玄嘴角闪过一丝狠色,你赵嘉嘉要和我拼命,可是你有我命硬吗?你以为我就没技能吗!

  “武天老师,快给我加个BUFF!”

  “纳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