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的话当然不是开玩笑,如果赵嘉嘉这也能赢,他以后叫什么都随便了。主场优势在他,等级优势在他,连作弊器也在他旁边飞着,没有理由他会输。

  在场的众人和刘不玄想的也基本一致,见识过刘不玄武力的他们,也不相信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打得过这个宛若恶魔一样的男子。不过当赵嘉嘉从剑鞘中把那把剑拔出来后,这些人突然就安静了。

  刘不玄也安静了,一股致命的危机缠绕在他心头。剑出鞘了,初时并无什么特别,一般普通的铁剑也都这样,可是当整把剑被拔出来之时,周围的环境突然一暗,不是光线变暗了,而是剑芒太过耀眼。剑身宛若透明水晶,其中却有游龙盘旋,神秘异常。

  赵嘉嘉随意的剑往身边一挥,舞台上一条不见其深的沟壑就出现了。这一次,刘不玄没有了笑容,只有这从未见过的凝重,但相反的,赵嘉嘉笑的很灿烂,刘不玄相信她不会以为只凭这把剑就能剩过自己,那笑容中的倚仗到底是什么?

  “剑名螭吻,今日第一次见血,烦请刘少主让它饮个痛快。”话语嚣张,人更嚣张,声音刚落下,舞台上已经不见赵嘉嘉的身影。

  刘不玄头皮发麻,赵嘉嘉的速度超出了他的意料,这根本不是一个后天高手能有的速度,不过脑海中的一瞬间到这里也该结束了,因为身后传来的刺痛感已经让他大惊失色。

  脚步交错,身体一个旋转躲开了后方的攻击,然而飘飞的衣衫碎片却知道其中有多惊险。

  不可能,她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这部可能是一个后天巅峰所能达到的高度,不对,普通的先天都达不到。这就是在场所有人包括刘不玄在内的一致想法。

  没有人相信赵嘉嘉会有这样的实力,就像没有人相信她的第二剑再次从刘不玄身前穿过时,刘不玄手臂上会绽开血色之花。

  全场安静了,连轻微的呼吸声都不见了,此时他们都不敢喧哗,哪怕内心犹如宇宙爆炸,可却一个字都不敢吐露出来,这一刻稍有不慎,刘家可能满盘皆输。

  “小子,你小心点,这个女人是个剑修,虽然跟我记忆力的剑修不同,但确实是剑修。没错,和你想的蜀山剑修差不多,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你放手去战,这一次我保证你不会有事。”武天老师第一眼就看出来赵嘉嘉的不同,然而一直到现在才想起告诉刘不玄,再加上了老烟的事情,这一次他可没脸再丢了,要是再护不好刘不玄,他以后还不如真叫龟仙人算了。

  然而,刘不玄只是一句淡淡的不需要便驳回了武天老师所有的打算。他确实不需要,强者的路哪能一直收人照顾,如果他输了,那就死了吧,坚强的后盾只会让人沉溺于安乐中,今天他要拼了,没有了后盾,他还有命。

  武天老师明白刘不玄的想法,所以他没法阻止,真武从不在他们的路上指点方向,所以他也不会对刘不玄的选择指手画脚,他能做的就是让几千公里外的一个女孩,突然就“看”到了现在的一切,一个拼命的刘不玄。

  匕首已经出鞘,就握在手里,尺许长,敌人就在身前,丈许远。可刘不玄知道很远,他向前冲锋,然后敌人就不见了,随后一道锋芒就从身后而来。他碰不到赵嘉嘉,唯一的进攻也没能触碰到对方分毫,而身后袭来的剑芒却又在他的肩膀上开出朵小花,血红血红。

  可是他不能退,赵嘉嘉是他的魔障,如果不除掉,那她就是魔头。但是他只能防守,他跟不上对方的速度,却也挡不住对方的攻击,他现在唯一能赌的就是对方比他先累,疲倦的人才容易杀。

  两次剑锋过处都留下了伤痕,赵嘉嘉没有继续挥剑,她依然在刘不玄丈许远的地方站定,似笑非笑。“你是不是在想只要你能坚持住比我慢累,那么你就有赢的希望呢?”

  心中的想法被点破,刘不玄的脸色却没有变化,因为他已经想不出自己可以有什么变化,赵嘉嘉看透了他的想法,他很尴尬,因为他暂时还没想出来该怎么办。所以他只能进攻,他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

  持着匕首的右手向肋下回收,做好了雷霆一击的准备,大腿猛的一用力,整个人向前冲去,他当然没有打中,赵嘉嘉不见了,但是刘不玄也打中了,因为他的匕首本就不是向前挥,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的匕首狠狠的击在了从身后袭来的剑尖上,这是他们第一次短兵相接。

  稍一触碰,便立刻弹开,这一次赵嘉嘉站在刘不玄丈内。“你能跟上我的速度?”她不相信,人的反应怎么可能这么快。

  可刘不玄没有说话,他不傻,不会告诉对方那强烈的杀气太过浓郁,她剑未至,可他会疼。他没说,所以赵嘉嘉不知道,但是赵嘉嘉知道自己杀得了他,所以她又出剑了。

  这一次在左边,他没的武器第二次相碰,还是一触即分,可是赵嘉嘉发现饿了,她的剑竟然没有砍断那把匕首。这不可能!

  她很急躁,教她练剑的人告诉她这世界上没有她斩不断的东西,现在她遇见了,所以她很烦,所以她把气都泄在了刘不玄身上,反正她本来就要杀刘不玄,想了这么多,她突然开心起来,因为刘不玄要死了,她不想再玩了。

  ◎更新最R快L上酷%◇匠g)网Q

  赵嘉嘉不想玩了,刘不玄要遭殃了,因为这一次袭来的剑他感觉到了,那种刺入骨髓的疼痛已经不止是杀气那么简单,他要挡,可是来不及,他只好稍微偏移了身体。然后剑刺入了他的肩膀,接着消失,随后空气中仿佛突然炸开一样,发出轰隆一声,这是音爆,那一剑太快,声音没跟上。

  现在更没有人相信刘不玄能赢了,他们的眼睛看不见赵嘉嘉,以为她的速度太快,所以他们只能认为自己看得到的会输。

  刘不玄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他绷紧肌肉不让肩膀的血液流出来,他才突然想起,自己主修肉体,可以精细的控制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所以自己肉身强大,而赵嘉嘉用肉体在超音速中飞舞。她行吗?

  当然不行,站在刘不玄身前脸色苍白的赵嘉嘉就是最好的证明,皮肤微微泛红,这一切都是为了说明她刚刚承受的压力。不过她很兴奋,这样的剑她还能施展五剑,刘不玄可以承受五剑吗?答案是否定的。

  刘不玄而已不相信自己能承受五剑,所以他不打算承受。脚掌向地面施力,他的身形向右方动了,然后没有运动的轨迹,他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了几米外,这一次,声音也没跟上,他站定后才传来了轰隆声,这是声音的不满,也是刘不玄的不满,他不满自己没有早点发现,一个能控制全身肌肉能发挥出身体全部潜力的人为什么不能超音速?力量为什么有上限?

  这一切不科学,所以刘不玄证明了这一切也不武学。他向着赵嘉嘉冲刺,然后两人同时消失不见。而后两人又同时出现,只是交换了位置,刘不玄的衣袖又破了些许,而赵嘉嘉的衣服很完好,只是脸上多了条细微的伤疤。

  赵嘉嘉脸上很不好,可是刘不玄很开心,他不用改名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最近确实是不太舒服,身体方面也不是很好,我一直都很乐意你们对我的小说提出意见,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我都愿意去改。可总有人喜欢把粗俗当文化,用脏话来喷我骂我。说实话,我很介意,我没那么好的脾气,但这本书总有人喜欢看,我不会因为你们一两个人喷我骂我就停下脚步。喜欢我的人比讨厌我的人多,就是对这本书最大的肯定。谢谢「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