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捣乱的人暂时被控制住了,但现在的气氛已经被破坏,在场的众人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表演之上了,现在他们更在意的事情是刘家会如何处理。赵家在这时站了出来,态度已经很明朗了,现在只是不知道这是刘家的危机,还是刘家能化险为夷。不过没有人想过也许刘家会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当刘不玄上飞机的时候,自有人将家族中传来的消息报告给他,他对此也只能要求加快速度回去而已。但是飞机运行到一半了,最新传来的消息已经控制了局面,但是解决方案他的父亲只给他留下了四个字。

  “等你回来。”

  真是给自己留了一个难题啊,说白了刘不玄没有这方面的才能,他更像是一个侠客,仗剑走江湖,不爽就拔剑。那么多尔虞我诈真的不适合他,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也是一个很懒的人,懒得去想,懒得去害怕,所以他很大条,武天老师知道,将他养育成人的父母当然也知道。但是现在却在等他回去,这么明显的的态度就是要他去处理,他怎么能接受。

  “武天老师,你经验足,你教教我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吧。”幸好还有一个万年龟。

  “你先告诉我万年龟前面一句是什么!”哪怕是神念传音,刘不玄也能感觉到那股杀气,所以刘不玄很知趣的怂了。“烤全牛吃过没?两头。”

  “其实这种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打一片拉一片,出头的一定得死,因为这样的人要么是对方的死忠,要么就是墙头草,风吹两边倒,不过不要直接杀死,你最好找个合适的借口,这样不会显得你们过于残暴,但却也能让其他人知道你们的可怕。这是最简单的帝王心术了,你用得上。”武天老师怂的也不比刘不玄慢,反正这些东西对他来讲都没用,只是时间沉淀中偶尔看到的,对他来讲还真的不如那两头烤牛。

  刘不玄点了点头,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那赵家那一类怎么处理。他们可没法随便打杀。”

  “那还不简单,你不是和那个小丫头有仇吗?无视他们的意见,然后找个机会和那个小丫头打一场,只要别打死,在你自己家的地盘上,他们也不敢闹啊。”

  对啊,一举两得啊,这办法太好了,得给武天老师加只烤全羊。懒惰的刘不玄也不用思考了,直接按照武天老师所说的去做应该就够了吧。

  寿宴即将结束,因为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快到了,而众人现在的心思也都在等待这一刻,如果时间到了都没人站出来,那么刘家是否会真的在此时杀死那一百多人?一百多人死亡时的血液能染红一片海域,刘家不会这狠心吧,更何况为了预防对方后面势力的报复,到时候要死的人可不是以百记了。

  因为祖奶奶已经回房休息,所以在场的众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时间的到来,等待着刘正的决断。

  这时,却见一些人在刘家子弟的监视下,回到了宴席之中。终于有人投降了吗?

  “刘先生,我们愿意为我们的所作所为道歉,对刘家的荣誉致以最高的歉意。希望您能原谅我们刚刚的鲁莽。”这些决定道歉的人他们先是得罪了刘家,现在又叛变,得罪的是另一边,因此现在他们的姿态放的很低,全都恭敬的垂着身子。如果刘家不原谅他们,哪怕他们活了下来,接下来要面对的也是失去同盟、四面受敌的日子。

  “我接受你们的道歉,现在,你们应该要说的是背后指使你们的人了,别告诉我你们只是一时兴起,这片大海可不像我这么仁慈。”既然道歉了,刘正还是能接受的,杀戮可不是他的最终目的。

  投降的约有四十多人,领头的几人是这些人中暂时的代言者,居中的是个华夏人,或许是因为这些人认为同是华夏人的份上,刘家能好说话些吧,一直都是他来发言,当刘正说话时,回答的也是他。“我们相互交流过,都是在来之前收到了曼达和拉达曼的联系,是他们许诺了诸多好处,而我们被利益蒙蔽了心灵,方才才做出那样的举动。万分抱歉。”

  “是吗?那把剩下的人带上来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来,父亲你没意见吧?”

  “当然没意见。”刘正很开心。

  众人看见声音的来处,在会场的大门处,刘不玄正缓缓走来,他的身后跟着青玉等人还有刘清一家。

  众人哗然,刚刚谈到刘清被绑架,而现在刘清再次出现,证明的不是刚刚所说有假,而是刘家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粉碎了针对来自某一方的攻击。这无疑是刘家实力的一大证明,而现在好戏才刚刚上演。

  刘清一家走到了主座坐下,安静的喝着茶,刘家人都没有说话,相互之间的眼神交流就已经足够。现在的主场是刘不玄。

  刘不玄没有落座,青玉等人也一直站在他的身后,他站在了那些小势力主的面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他眼神扫过之地,那些小势力主犹如被实质般的剑锋所指,无一人敢与其对视。修炼《屠圣决》成功的步入伪先天境界,肉身强大的他只要站在那就宛若一柄擎天巨剑,无一人敢对其锋芒。

  我想我说过很多次,刘家的办事效率很高,这一次也不例外。刘不玄站定没有两分钟,剩下的“顽固份子”就已经被带到了。

  刘不玄饶有兴致的看着站在众人之前半步的两人,一名黑人就是曼达了,而家族内有关于对外的所有资料都已经背下的刘不玄也很容易就认出来了,法兰西黑帮的一个首领,拉达曼,一个有着教科书级长相的法国人。

  “曼达对吗?我想你现在应该很乐意会告诉我有关于你背后的人是谁吧?”歪着头,刘不玄微笑着看着这个胆子很大的黑人。

  然而自从赵家站出来后,已经有恃无恐的黑人曼达怎么可能会理会他呢?赵家的出头代表了他们计划的准确运行,现在该担心的是刘家。

  “你凭什么和我说话,我是刚果联合国的国王!你父亲才有资格这样和我说话,你应该称呼我曼达国王,小子!”多么倨傲的回答啊,刘不玄喜欢这样的人。

  曼达的傲气也就存在了那么几秒,当他看到坐在主座上喝茶看戏的刘清一家时,他也只剩下了惊骇。“不可能,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一切突然就那么明了了。

  曼达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刘不玄的手掌已经握住了他的天灵盖,但是笑容始终没有改变,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ml酷D匠i网k唯1一m8正b版,其他QL都S是‘盗√版◇

  “你想干嘛?我。。。”他的话来不及说出口了。因为随着“嘭”的一声,他的头被按进了土里,不过从土地周围的血迹来看,可能并没有一个头。

  转过来,看着旁边的拉达曼,刘不玄温和道:“请问拉达曼先生,你有什么知道的愿意告诉我吗?”

  拉达曼已经快疯了,眼前这个看上去温和的华夏人真的动手杀了曼达,而且手段一点都不温和啊!他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赌!

  “我说,我全都告诉你,是赵家还有罗斯克罗斯家族以及恶魔之触三家合作要和你们刘家为敌,他们打算...”他的话也没有说完。因为刘不玄挥了挥手,拍到了他的胸膛上。

  很轻,好像就是赶开烦人的苍蝇一样,但是拉达曼的胸膛却就那么突兀的凹陷了下去,全身响起了一遍遍的的骨碎声,没有被击飞,就这么静悄悄的慢慢瘫软了下去,像一滩烂泥,充满血色的烂泥。

  “竟然诬陷赵家,谁不知道赵家现在和我们刘家是很好的盟友呢,赵叔叔,您说对吧?”最后一句话,却转向了赵镇平。

  “对对对。”赵镇平的额头上满是冷汗,这个刘不玄比想象的要可怕太多了,他宁愿对方只是个武夫啊!

  得到了赵镇平肯定的回答,刘不玄才满意的又转回了那些已经被惊呆的“顽固份子”。

  “我们刘家对于朋友一直都是宽容且大方的,刚刚发生了一些误会,不知道你们是这样的认为的吗?”

  和煦的笑容犹如阳光一样温暖,可在场的众人却宛若身处寒冬一般,这一次,全世界都应该记住这个温和的像太阳一样的恶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终于写完了,各位再见。今天就这么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