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现在是真的没办法了,老烟这作弊器简直无解,无冷却就算了,看他放了这么多次也没一点动静,竟然还是无消耗,一个攻击防御的巨高的对手,偏偏还带个无冷却无消耗的技能,怎么打!

  收到刘不玄求救信息的武天老师现在也很为难,刚刚开口为刘不玄打包票的是他,可是现在快看不下去了的也是他。这真的很为难啊,那个老烟的瞬间移动又古怪得狠。他身为近金仙修为的神兽,哪怕在人间界被压制了实力不足全盛的十分之一,但是几万年的经验放着呢,可是却一点都看不出老烟的破绽,这不道法!除非对方就不是瞬间移动。

  爪子一扬,他现出了身形,而这时刘不玄刚好躲开从天而降的老烟,地上被踏出了一个大坑。爪子向前一指,天空中轰隆一声,一道雷霆劈下,老烟目光一凝,瞬间消失躲开了天雷,天雷落在地上,把坑劈得更深。

  另一处空地上,老烟的身形显出,看向山坡上的武天老师,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惊恐!“龟妖!刘家小子没想到你还有帮手,卑鄙无耻,偷袭我,你给我等着。”撂下一句狠话,老烟又消失了。

  而武天老师才刚反应过来。“你踏马个小兔崽子,道爷哪里像龟妖了,给道爷滚出来,道爷打得你魂飞魄散,拿你个半妖之体下酒你信不信,滚出来!”滚滚声浪震得山坡上的土石都滚落下来,

  可惜刘不玄现在已经瘫软在地,没有丝毫力气,不然不介意爬起来取笑武天老师一番。半晌,武天老师才停下骂骂咧咧,不过下次再见到老烟,他可不会再给他机会了,肯定第一时间抓起掌嘴。

  和螣蛇慢慢的度到了刘不玄的身边,对于刘不玄他一点都不担心,虽然刚开始修炼《屠圣决》很多法决都使用不了,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单纯的肉体强大也开始显出了效果,血气旺盛的刘不玄虽然看上去受了很重的伤,但是刘不玄自己也知道,其实最大的的问题就是消耗过大而已,右边最下方的肋骨有些裂痕,可是问题也不大。而且他能感觉到,只是躺了一会儿不动,肋骨上的裂痕也开始愈合了。

  “好啦。放心的,别的不敢说,但是《屠圣决》至少能让你不那么容易死,现在你就算全身骨头都断了,给你时间都能愈合,而且每次的受伤都会让你的肉体越来越强大。”缓缓落在了刘不玄的额头上,最近他好像很喜欢待在刘不玄的头上,这让刘不玄也是相当郁闷,毕竟算起来武天老师可是真武大帝的坐骑啊,现在他还在被武天老师骑...

  休息了会儿,感觉彻底行动无碍了,刘不玄翻身坐了起来,才想起来刘建元等人。“我朋友呢,怎么样。救出来了吗?”因为看不到武天老师,所以这段话也就对着空气说一下罢了。

  “嗯,都说了放心啦。有我在,他们没事的,现在救完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这地下的建筑里道路错综复杂,他们还没这么快出来。”武天老师懒洋洋的给刘不玄解释着。

  听了武天老师的回答,刘不玄也是略微放心了些,不过很快有阴阳怪气的开始自言自语。“你刚刚也说你在,然后我就被人打成了这样,而且你连人都没抓到吧。”武天老师被呛得龟脸一红,讪讪的不知如何回答。还好螣蛇给他解了围。

  “你别怪小武,刚刚那个男妖,使用的不是瞬间移动。”

  “咦?”刘不玄捕捉到了个有意思的词。“男妖?刚刚那个老烟是妖怪?”“嗯。”螣蛇点了点头,继续道:“妖与人的孩子,先天是人类,后来觉醒了妖族血脉,变成了半妖之体。你们口中的异能,其实就是妖族的天赋神通了。”

  刘不玄愕然,异能者他知道,虽然少见,但是整个世界上还是不少的,刘家其实也有,只是藏得很深而已,这是一个世界上众多人猜测,但是很少有人真正见过的群体,难道还有这种起源?当下盘膝坐好,静静等着下文。

  看到刘不玄坐直了身体,螣蛇也知道可以继续讲下去了,不像作者那么磨叽,开口道:“人和妖怪的孩子,很少有能完全继承妖一方所有力量的出现,除非父亲是妖,母亲是人类,那么孩子一出生就会带有一些妖怪的特征出现,长大后也很有可能完全觉醒血脉,不过这要视血脉的力量决定。而如果母亲是妖怪,父亲是人呢?”

  “就会像个普通的人类孩子一样?”

  “对。”刘不玄的回答还是很让螣蛇满意的,至少不傻。“如果本身血脉强大,类似金乌、青龙、毕方这一类,孩子一旦觉醒血脉之力,那么就会激活血脉中的传承记忆,踏上修炼之路,觉醒种族天赋。”

  说到这里,螣蛇顿住了,脸上出现了思索的神色。“刚刚那个被称作老烟的男子,所用的能力应该是相位移动的能力无误,这在妖族中不不算特别稀有的,但是拥有这种天赋能力的妖族能力可都不弱,最弱的也是一方大妖。我现在好奇的是哪个妖怪的后裔留在了人间。”

  和螣蛇一样,武天老师也在思考,万一是故人之后,那可就没法打了,有的种族天地间就那么几只,每一个实力都强大的狠,而且还护短,好不容易有一个觉醒了血脉的后代出现,都当宝贝一样供着,他们可惹不起。

  “你说会不会是白虎的后代?那家伙闷骚得狠,而且那个老烟遁入相位空间中我都发现不了,这天赋只与血脉有关,那他的血脉至少得和我同级啊,白虎这点也对的上。”武天老师很快就提出来一个人选。

  “不行,你忘了啊,那时候紫薇大帝嫌他到处留种,最后不是把他给..骟了吗?不可能是他的。”

  “也对也对。那会是谁呢。会不会是西牛贺州那只穿山甲?”

  `看。正版W章节上酷匠网

  “不可能,那只穿山甲是同性恋,长得可恶心了。”

  “也是..”

  ...

  两人讨论的开心,而刘不玄在旁边也听的开心啊,这么多八卦啊,原来白虎被阉了,还有大妖同性恋。哮天犬也差点被阉了?哇,天庭的神兽日子真是过得苦巴巴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