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刚蒙蒙亮,刘不玄就起床了,今天他要到深山中寻找一种...呸,不对,串词了!

  天刚蒙蒙亮,刘不玄就起床了,今天是个大日子,不仅是祖奶奶的百岁大寿,而且还是一场杀戮的好日子..

  没顾上吃饭,修整完毕的刘不玄就已经到达了寿宴现场,现在这里只有刘家的子弟们在守候,可是再过一会儿,当太爷从东方升起,第一缕阳光照射到这之时,祖奶奶就会从会场前的大门里进入,而后陆陆续续的宾客就会填满这个会场。

  静静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点了根烟,他烟瘾不大,最近也抽的少了很多。旁边的刘家子弟看见了,小跑去拿了个烟灰缸过来,放在了刘不玄身前的桌子上。

  转头看了一下,刘不玄发现这小家伙他认识,但是想不起来名字了。“我记得你,但是突然想不起来你名字了,你是明哲叔叔的儿子吧?”

  看到刘不玄叫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那刘家子弟也是一脸憨笑,连忙点头。“对对,少主叫我小刚就好了。”

  刘不玄看他顺眼,小伙子很老实,其实刘不玄也没大他几岁,只是刘家子弟如果不读书了,都可以由家族安排工作,小刚休学的早,所以为家族做事也有段时间了,不然刘不玄还真不一定能认出来。

  “别叫我少主了,我叫你爸叫叔叔,你叫我表哥就好了。”算起来两人确实是表亲,刘不玄其实也不喜欢少主这个称呼,听着太封建了。

  小伙子有些扭扭捏捏,但又怕刘不玄生气,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喊了声:“表哥。”

  刘不玄哈哈一笑,他老爹和他老妈在家族里算是晚婚,他二叔和他小姑的孩子都比他大,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叫他表哥,这种感觉还不错嘛。

  和小刚闲聊了一会儿,一缕懒散的阳光从海平面上升起,刘不玄往东方看去,海天相接的地方,仿佛有万丈光芒深藏于下,而现在正在慢慢的显出锋芒。

  将烟灰缸递给了小刚,刘不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好加油,我期待有一天能看到你和我同行。”说完微微一笑,向着大门处走去,他要开始做事了。

  而他身后的小刚手里抓着烟灰缸,全身颤动,一腔热血沸腾恨不得仰天长啸,然后硬生生的忍住了,从这句话起,他有了奋斗的力量了。

  刘不玄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下方游艇刚巧停靠到岸,自己的父亲和二叔陪在身侧,喜姨走在身后,再往后是刘雪,然后便是林家等人与刘家其他子弟,在今天这个日子,在外的刘家子弟,所有只要时间能安排过来的,都会回来,只是有些还在路上。

  寿宴所用的小岛呈现两极分割,小岛从中间仿佛人力分割一样,近乎完全平等的用高低分成了两边,低的一边就是今天的寿宴会场,高的就是宾客的居所,而现在寿宴会场盘停靠着大大小小不下百只的各种小艇。

  当祖奶奶几人来到门前,刘家子弟们也整理好了一切,九十九张檀木圆桌,两边各列四十九张,而尽头的一张就是祖奶奶和几人的座位。简单点说,越靠近尽头的,在场的人中位置越高。整个会场的布置古色古香,散发着浓浓的东方韵味。

  此时宾客居所中已经空无一人,所有的宾客自刘家的游艇出现时就已聚集在了通往会场的道路上,本在各个地方作威作福或者高高在上的各种势力的代表人,现在如同小学生一样排好了队,等候着进场。

  祖奶奶在圆桌的主位坐下了,刘正和刘真两两对夫妻分坐两侧,喜姨还是没坐下,仍然站在祖奶奶的身后。而刘不玄和刘雪各自挨着家人坐下,随后宾客开始进场。

  在大门处,自有刘家子弟负责接待,而且,寿宴的礼物也要在此处交接,不过只是礼单就好,毕竟有的宾客的礼物根本没法直接展现。

  礼单不是一定会报,但是如果有特殊要求,还是会报的,一般的一流势力除非有什么拿不出手的礼物,否则都不会拒绝报单。

  排在第一位的是林家,虽然祖奶奶让他们直接进来坐一桌,不过林老太爷还是坚持从这里进入,以宾客的身份来参加。似乎因为这种智能轮椅实在方便,林老太爷已经不想下来了,当下由林珊珊递上礼单,而后两人以及身后的警卫员还有王燕和小蛇一起进入,今天是重要时刻,这些警卫员还是得跟着。

  “林家,祖母绿手镯一对,猫眼石戒指两只,古画一幅。”林家身后的其他势力主愕然,这样太少了吧,虽然林家是以从政为名,但是这也太少了吧。

  可是坐在位置上的祖奶奶却是哈哈大笑,看上去十分开心。

  √M酷“p匠+Z网rU永久;O免费U看w《小g{说

  “祖奶奶,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啊?”刘雪好奇的发问。

  “小雄送的东西都是他自己的,不是林家的。可是啊,他宝贝了一辈子的东西现在终于肯拿出来了,你说我能不高兴吗?”祖奶奶开心啊。

  刘不玄苦笑,他大概猜到了。“是清末太后手上的镯子和明太宗的猫眼石戒指,最后还有唐大家的画吧?”点了点头,祖奶奶的笑容总算正常了下来。“我七岁那年见到了清太后,当时我就喜欢她手上的镯子,但是得不到,二十岁那年,嫁给你太爷爷,他送我个玻璃石戒指,说以后一定会找到世界上最后的猫眼石戒指给我,后来他死了,这个戒指我一直也没得到,三十九岁那年,你二爷爷画了一副咏梅给我,说要去找画的最好的梅花送给我,后来他死了,我也一直没有得到,今天啊,我一次性都得到了,我开心。”

  这段回忆有些伤感,可祖奶奶还是在笑,几人看得出,她是真的高兴,但不明白为什么。

  看着自己的子孙,祖奶奶的笑意更盛。“你们失落什么?刘家打拼至今,我见过多少妻离子散,可现在我还活的好好的,儿孙满堂,而且各个都是人中豪杰,我有什么不满意的呢?”也是啊,他们以为祖奶奶这样的老人会因为一点回忆而伤感难过,是他们自己想太多了。

  “我方寒梅,这一生,亲眼见证了一个朝代的灭亡,见识过战争,也发起过战争,刘家的敌人恨不得生吃我的血肉,可我现在活的好好的。我这一生没有得到的东西只有三样,可我今天都得到了。还有什么能比这更让我高兴啊。哈哈”祖奶奶笑的很开心,刘不玄等人也很开心,今天的日子里,没有什么比她开心更重要的了。

  突然一阵歌声传来,幽幽不知何方。

  “我穿过拥挤的人潮..”

  “我走过无垠的荒野..”

  “我游过无边无际的大海..”

  “只想来见你..”

  “我只想来见你..”声音从原先的幽幽缥缈,到后面的充满了力量,充满了希望,每一句都直击心灵,跌宕起伏,当唱到最后一句时,突然的高音飚起,刘不玄感觉头皮发麻,太好听了!

  所有人开始寻找声音的出处,却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人。祖奶奶疑惑掀起了桌子的桌布,然后笑了,她找到了更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