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被武天老师随爪扔在地上的人形生物,刘不玄陷入了沉思。

  “武天老师,说实话,你是不是揍他了?”

  武天老师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形生物,一愣,他从刘家子弟关押的地方把这人抓了过来,没仔细看,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我可没碰他,是你们家族的人下的手吧,啧啧啧,你们家的人还真狠,都肿成这样了。”

  躺在地上本来正在装死的夏克标再也忍受不了了,一跃而起,大吼一声,“老子这是胖!不是肿!”

  吓得刘不玄一个激灵,他没想到地上这一大坨人能跳这么高,条件发射的就一巴掌把他拍在了地上,这下好了,现在是真的肿了。

  夏克标很难过,很想哭,昨天一大早接到首领的命令,让他们跟着一艘游艇,有机会就下点黑手制造点麻烦。这种事他熟门熟路,本以为只是个小任务,结果找到那艘游艇后才发现是个大家伙,他小心翼翼的跟了没多久,又被从水里冒出的对方的人马瞬间打了个全灭,最后留下他一人被人生擒,本以为死定了的他却被人关在了一个小房间了,乌漆墨黑的小房间空荡荡的,也不给他饭吃,也不给他求饶的机会。结果就在他昏昏欲睡的时候,一阵天旋地转,又突然来到了另一个宽敞明亮的地方。还没搞清楚情况的他只能躺在地上装死,结果人家竟然在讨论他的身形!夏克标活了三十多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说他的身材了!跳起来一声吼,结果又被人一巴掌打趴下了。他现在很想哭,士可杀不可辱,老子跟你们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夏克标一翻身站了起来,转头正打算跟武天老师说话的刘不玄吓得扬手又是一巴掌,好了,夏克标又趴下了,刚刚是左手,这会儿是右手,得了,现在两边脸都肿了。夏克标哭了。

  刘不玄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地上哭泣的夏克标无奈道:“你老吓我干嘛?我胆小啊,一被吓条件反射就动手的啊。”

  夏克标哭的更伤心了,敢情这还怪我咯?

  咳嗽了两声,转为严肃状态,刘不玄的眼神变得狠厉了。“说吧,谁派你来的。”

  感受到了刘不玄的眼神,夏克标坐了起来,他现在代表的不是夏克标,而是组织内一个小头目的尊严。“你放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刘不玄点点头,“既然不说,那就...等等,凭什么放了你!”这家伙的台词不对啊!反派不是都应该说杀了他吗!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啊。”夏克标一脸正经。

  “那我也应该杀了你啊。”第一审问人的刘不玄有点懵逼,这情况不对啊。

  “你想想,杀了我你也没什么好处啊,而且我死了尸体这么大,处理又麻烦,还不如放了我,日后也好想见啊。”夏克标依然一本正经的说着。

  刘不玄一想,这听上去很有道理是怎么回事!不过他又不傻,怎么可能真的听进去。“算了,先饿你两三天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夏克标立刻从坐姿变成了跪姿,“别啊,这位小哥,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了我,我们组织也不会放过你。到时候我们组织找上你,你也不好受啊。”

  刘不玄眉毛一扬。“你在威胁我?”

  似乎找到了筹码的夏克标恢复了坐姿,又变成了一本正经脸。“你没有威胁你,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少年郎,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刘不玄哈哈哈一笑:“你是否不知道你现在面对的是什么人?你以为世界上有几个组织有资格威胁我?”刘不玄也是被逗乐了,刘家从不受威胁,哪怕再弱小的时候,也从未因为别人的威胁而放弃前进!

  “不就是刘家嘛?虽然厉害,我们组织比不上,可是几个一流势力联合起来呢?”夏克标的坐姿又有了些变化,变得更加的散漫,筹码越多,他越得意。

  1更新#最t快上A酷匠网

  刘不玄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刘家也不是无敌的。”话到这,夏克标的坐姿已经无限接近于躺姿了,二郎腿也翘了起来。“所以还是杀了你比较放心。”夏洛克又跪了,这位爷也不按常理出牌啊。

  “大哥,别杀我啊,到时候你还可以拿我谈判啊,我还是挺值钱的。”抱着刘不玄的大腿,夏洛克知道错了,眼前这位爷耍他呢。

  刘不玄没有理他,甩了甩腿发现这家伙最起码三百斤,不用力还真甩不开,便不管他的鬼哭狼嚎了。转过头,看着正在和渊雏说着什么的武天老师道:“武天老师,你那有没有什么能让人说真话的法术,让这家伙做点贡献再死。”

  “有啊,直接抽魂就好了。”武天老师对此倒是很感兴趣,慢悠悠的就漂浮了过来。

  “别啊,我招,我什么都招...等等?这乌龟怎么会飞?妖怪啊!!!”夏克标迟钝的神经在肥胖的身躯里绕了不知道多少圈后,终于发现刘不玄不是在和床边上的另一个男人说话,而是这只乌龟!

  鄙视的看了夏克标一眼,武天老师小爪子一指地上的渊雏,道:“什么眼力劲!你没看见本座周身仙气环绕啊,他才是妖怪!”夏克标低头一看,一只小龙虾正对着他挥爪子打招呼。

  “夭寿啦!小龙虾成精啦!”如果不是房子隔音好,又有武天老师的隔音罩在,夏克标的破锣嗓子可能会让人误以为刘家少主有什么奇怪的嗜好。

  被夏克标一惊一乍搞得受不了的刘不玄上去就是一巴掌抽在他的后脑勺上。然后夏克标就开心的晕了过去,然后幸福总是短暂的,武天老师小爪子一动,他还没倒地就醒了过来。

  “几位爷,别杀我,我啥都说。”夏克标服了,光是一个刘家就折磨得他不要不要的了,结果现在连妖怪都出现了,现在就算真死了,到了阴曹地府,这份经历就够他吹一年了。

  刘不玄扶额,早知道这小子怕这个,还跟他费什么话啊,螣蛇献个原形,估计就能把他吓得连上辈子的事都想起来。

  “好吧,你们组织叫什么名字,跟着我为了什么事,全都如实招来,不然我就把你扔给他吃了。”说完一指看戏中的渊雏。渊雏一愣,躺枪啊,正好夏克标此时也看了过来,一人一虾的眼神在空气中交流了一番。

  看着夏克标眼神中的委屈和求饶,渊雏突然涌起了些许同情,上前两步对着刘不玄道:

  “我吃不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