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了一天,刘不玄刚回到房间休息,可似乎能者多劳是个被动技能,刚坐下,敲门声又响起了。无奈的打开了门,门外是个年轻不大的女子,刘不玄认得她,或者说全刘家的人都认得,这个女子自七岁就跟着照顾祖奶奶了,现今已经四十多岁了,家族里的人见了都会尊称她为喜姐,或者喜姨。

  “喜姨,这么晚了,是祖奶奶有什么事吗?”这个时间可不早,喜姨平时都陪着祖奶奶,不会随便走开,现在过来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喜姨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她可是看着刘不玄长大的。“少主聪慧过人,梅姨让我来告诉少主,林家的人明天下午三点就会到达巴西首都机场,梅姨希望你能亲自过去接机。”从未狐假虎威也算是刘家的优良传统,喜姨伺候祖奶奶三十多年,从未恃宠而骄也是别人尊敬她的原因之一。

  “好,喜姨你让祖奶奶放心,我现在就安排人准备一下明天的行程。”刘不玄倒是没想到林珊珊会来的这么快,他可不相信林家来人里没有林珊珊。

  “那喜姨先回去了,梅姨那边别人照顾我不放心。少主你早点休息。”说完喜姨微微欠身算见了礼,便退去了。

  关上房门,打了个电话给青玉等人,由他们安排一下明天的行程,林家老太爷这次可能会亲自来访,不然祖奶奶不会特意叮嘱他亲自过去,那么明天他也得做好万全准备,老人家上了岁数,这一路可得安排好。幸好青玉办事他还是很放心的。

  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上,第二起了个大早。看了眼仍然缩在壳里睡的不省龟事的武天老师,刘不玄无奈的自己起床打算去演武场锻炼一会儿。也不知道一个神兽为何那么能睡,还是说成为了神兽也改不了DNA里的天性?刘不许不明白,不过不重要。

  主岛离演武场所在的小岛大概有四海里,大概也就是七公里左右,不过这七公里可比陆地上的七十公里还远。然而刘不玄修炼屠圣决入门之后,所有与体力有关的,他都不是特别放在心上了,旺盛的血气让他拥有了远超普通先天的耐力。

  径直跳入海中向演武场游去,天气很好,海上浪也不大,他游的很开心。周围巡逻的刘家子弟靠近以后才发现是他,于是在不偏离巡逻路线的前提下都争相过来和他打招呼,呐喊助威。对于他们来说,刘不玄能游到岛上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是这不妨碍他们膜拜大神。

  七公里的海上距离,半个小时左右,刘不玄就已经抵达了演武场,从驻守的家族子弟那擦干身子换过练功服,刘不玄开始准备训练。然而他发现家族里的器材中已经没有能让他感觉到有锻炼意义的了。上千斤的杠铃,对他来讲也没有任何难度。而五百斤的沙袋一脚就能踢出十米远,至于木人桩他也没法用啊。力气太大的坏处就是破坏力也大,但控制了力气锻炼却还有什么意义?

  无奈之下,刘不玄只好同其他训练中的族人切磋来提升自己的实战经验。结果...最后当四十多人躺在地上气喘吁吁之时,刘不玄才感觉热身刚开始,好吧,现在除了先天高手,好像也没有人能给他增加经验了。

  无奈的刘不玄只好带着一脸苦笑和族人告别,灰溜溜的回到了主岛上,可不是灰溜溜吗,这个逼装的太失败了,如果是刘正,只能给三分,一分宽容,一分关怀,还有一分父爱。一个先天高手和普通族人对打就是赤裸裸的欺负啊。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顺手把武天老师扔进了浴缸,后者在浴缸里浮浮沉沉了一小会儿,才缓缓的伸出了X头。

  z~酷'-匠网=4永'久AK免L:费jb看/小说y2

  “我下午要去机场接人,你跟我一起去吧。最近家族里面可能有点不太平,你也出来帮帮忙,一旦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立刻就制止,我不希望我祖奶奶的寿宴上出现什么乱子。”一边刷牙,一边对着武天老师交代。

  缓缓的打了个哈欠,武天老师在水里炸了个猛子才漂浮起来看着刘不玄道:“凭什么,一直展开神念之类的很累的,我有什么好处?”盯着武天老师看了一会儿,刘不玄幽幽道:“你这几天吃了多少肉你知道吗?”

  武天老师的小爪子一拍额头,忘了这茬,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多少也该做点事吧。当下只好无奈的答应了。

  刘不玄开心啊,这就是神兽和妖怪的区别了,这时候要是妖怪,你不给,人家不会抢啊?那神兽呢,就是你不给我,我们就商量一下呗。所以刘不玄开心啊,幸好遇见的是个神兽,还和自己的老祖宗有一点关系。

  吃过早饭,又接见了一些小势力的首领,然后将已经到达宾客间的一些摩擦丢给了他老爹,刘不玄带着小伙伴们又跑了。

  “老大,我已经和巴西利亚(巴西首都)的家族负责人打过招呼了,我们现在是直接过去吗?”刘建元啃着一条鸡腿,嘴里含糊不清的询问刘不玄。

  无语的看着刘建元,刘不玄感觉他现在跟某只乌龟越来越像了。点了点头道:“我们先过去,反正路上也要些时间,我还没去过巴西利亚,顺便到当地玩会儿,另外我不亲自安排总有些不放心,毕竟林家和其他一流势力不一样,他们可一直是我们的朋友。”林家和刘家关系一直很好,而且他很清楚来的人规格会有多高,可怠慢不得。

  刘建元也是点点头,反正他也听不懂,只要按照老大说的去做就没错,然后他就继续啃鸡腿了。旁边青玉看着两人鸡同鸭讲也是一脸黑线,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老大,去巴西利亚怎么走啊,我们不会啊。”

  现在刘不玄懵逼了:“你们都不会吗?”在船舱内打牌的刘向阳两兄弟和刘浩,以及啃鸡腿的刘建元,还有掌舵的青玉多次肯定以后,刘不玄发现他们一行人竟然没一个认得路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