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宴临近,家族中事务繁多。自两天前赵镇平到来赵家,与刘正长谈一番后,好不容易被解除软禁的赵嘉嘉等人也安静的窝在房间里等候寿宴的到来。而刘不玄也无法闲着,作为刘家的唯一继承人,很多事也要他出面处理。

  在刘家主岛的码头上,刘家的老太君坐在轮椅上,刘不玄在身后推着,刘正位于身侧站立,在其身后是成百上千的刘家子弟分列道路两侧,今天是个重大的日子。

  远方的海面上,一艘游艇披风破浪,在颠伏的波涛中驶来,渐行渐近,很快就接近了码头。很快,游艇停在了码头上,有人放下了阶梯,走下一名女子,约是三十来岁的模样,相貌虽是中人之姿,但行走举止之间上位者气息流露无疑,一时间除了海上的波涛声,就只有她的脚步声传来,只是鞋子与地面轻磕的声音,却宛若雷声一般敲打在众人心头。

  当女子最后一步迈在码头上之时,刘正负在身后的右手打了个手势,同一时间,身后上千的刘家子弟齐刷刷的单膝跪下,齐声高呼:

  “恭迎主母归家!”

  声音直冲云霄,传遍周围整片海域,而此时在小岛上先行而至的宾客们当声音传到耳中的那一刻,包括赵镇平等人也皆是一震,这个比刘正还不好惹的女人回来了!

  女子踏上码头后,加快了脚步,但却丝毫不影响她身上的气质。临近刘不玄三人时,向着跪在地的刘家子弟一挥手,虽然都低着头没有看向女子,但是当她挥手之时,仿若有一道无形的波动向着周围散开,所以刘家子弟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

  “奶奶,您怎么亲自出来了。”女子半蹲在祖奶奶前,满面笑容,那是毫不作假的亲近。

  老人很开心,反握着女子的双手。“青虹,你这些年为家族东奔西跑辛苦了,这次你立下大功,我这老太婆当然得出来接你了。”

  “是啊,媳妇儿,奶奶一定要出来接你,我拦都拦不住。”刘正说话很中肯,可眼神躲闪怎么能躲得过魏青虹的眼睛。“得了吧,你就是想撇清关系,等会儿再收拾你。”魏青虹站起身,看向旁边的刘不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儿子,你怎么这么狠心,这么多年一次都不想见妈妈。”说着扑了上去,紧紧的搂住了刘不玄。

  被母亲搂住的那一刻,刘不玄的眼睛也湿润了。“对不起妈,我现在回来了,以后都好好陪你。”

  自四年前起,刘不玄就再也没有见过母亲,唯一一次刘正和魏青虹偷偷到了刘不玄住的公寓,却刚好刘不玄在林珊珊家中休息,因此也错过了。

  9酷匠网q《永9久9{免A费看E“小T说

  “这下好了,一家人都团圆了,今天你们都陪我好好吃顿饭。哈哈哈。”最高兴的莫过于祖奶奶了,老人老了最想看到的不就是一家团圆吗,哪怕是祖奶奶这样的老人也不例外。

  “好嘞,奶奶。我已经吩咐好厨房了,咱们先进去吧。”刘正接过刘不玄手上的轮椅,魏青虹拉着儿子的手不放开,这么久没见,她有太多话想跟儿子讲了。

  坐上车子,回到中央的巨大别墅中。刘正在前方推着祖奶奶,魏青虹走在后面拉着儿子,虽然一直都视频和照片传回家族中,但是现在亲眼看着消瘦了许多的儿子,魏青虹还是心疼不已。看着母亲关切的眼神,刘不玄心里也是十分感动,毕竟天下间的父母哪个不疼孩子的。

  然而,这份温情持续不了太久,当魏青虹再次开口的那一刻,一切都被打破。

  “儿子,你女朋友呢?带回来了吗?”

  走在前面的刘正脚步一顿,然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走着。刘不玄一脸黑线。“妈,你们那样私闯我住宅一点都不尊重我隐私!另外,我没有女朋友,那个香水味的主人是个男的!”

  刚打算解释私闯刘不玄房间这个问题的魏青虹突然惊讶的捂住了嘴。“男的?儿子你这...罢了,只要你幸福就好。不过能不能带回家给我们看看,别让你祖奶奶知道,我怕她..”

  刘正早已停下了脚步,而祖奶奶也出言打断了魏青虹。“青虹,你怎么可以这样宠孩子呢!不玄,必须带回家让祖奶奶过过目。祖奶奶不是迂腐的人,如果你真的喜欢,有祖奶奶在,刘家没人敢说个不字!”

  妈个鸡,刘不玄跪了。真是谢谢大家的厚爱了!

  在解释了许久林珊珊的事情以后,终于在魏青虹半信半疑的眼神里到达了餐厅。刘不玄真是感觉死里逃生,他的母亲,魏青虹。全世界首屈一指的经济学家,一个人撑起了刘家商业的半壁江山,目前掌控着刘家所有的合法生意,是刘家放在台面上的代言人!嫁给刘正前,可能刘正也没想到一个家世普通的学霸女子而已,却会在拥有了足够庞大的平台和资源后,完全的发挥了自己的才能,睥睨天下。在外的魏青虹是一个当之无愧的女王,是一个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心甘情愿行吻手礼的女人,是一个可以和亚美利坚国务卿谈笑风生的人。可是在内,整个家族都知道的魏青虹唯一的毛病——大喇叭!一个又爱八卦又大喇叭的女王...

  因为刘正的吩咐,厨房很早就开始处理中午的餐食。在刘不玄的秘密安排下,每种菜式都做了两份,然后准备了一份烤全猪,全秘密送到了他房间里。

  当第一道菜上来的时候,魏青虹终于停下自己对于刘不玄那深切八卦的眼神了。刘不玄听说有的家族内吃饭的时候不可以说话,但自己家族却不是这样,或许是因为太爷爷吃饭的时候就喜欢聊天,所以刘家吃饭时从来就没停口,据刘正所说,刘不玄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就说过“与君相言可做酒,老子闲聊能下饭”,这性格真是..粗犷啊。

  “奶奶,这次我去了法兰西,虽然谈下了这笔生意。但是也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祖奶奶的身体一直很好,虽然因为岁数大了,消化有些不好,但是还是和家人一起吃着一样的饭菜。当魏青虹说出这句话时,她正从旁边保姆的受伤拿过刀,打算自己处理眼前的这一大块烤肉。

  听到魏青虹这样说,她向下切了一刀,然后笑道:“没事,我知道,不就是有人想在我寿宴上捣乱吗?让他们来吧,我老太婆今年都一百岁了,虽然老了,但刘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说完从分成十二块的烤肉中叉了一块放进了自己的碗里。

  既然祖奶奶已经开口了,魏青虹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刘家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族到如今的地位,可不是靠担惊受怕来的,她之所以提出来,只是祖奶奶会不高兴,看来祖奶奶一点都不介意。从祖奶奶刚刚切好的烤肉里夹了一块放到了刘不玄的盘子里,细心的切成小块,好方便刘不玄下饭。

  对于母亲和祖奶奶讨论的话题,刘不玄并不在意,他倒是希望捣乱的人赶紧出现,最近武天老师被喂的很肥,也是时候做点什么了吧。

  在房间里大口啃着肉的武天老师将一部份分给了小龙虾渊雏,突然打了个寒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