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墙的血迹和分布在整个房间里分不清是身体哪部分的碎肉,就是刘正赶到会客厅看到的第一画面,而在那血腥画面的中间正站着他儿子。

  “儿子,怎么了?”刘正赶忙飞奔上去,拉住刘不玄的双手,不顾他身上的血迹,仔细的查看刘不玄有没受伤。“没受伤吧?怎么回事和爹说。”

  9酷%)匠%"网‘唯一H正@#版@',其他C\都w_是盗版os

  “爹,你让开,我要打死她。”刘不玄的视线没有离开过赵嘉嘉,这个女人至今仍然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她难道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了她吗?

  “刘家人好大的威风啊,就是这样接待客人的。我刚进门就被你们的少主给打死了两个保镖,你们不打算给我们赵家一个..”

  “闭嘴!”赵嘉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正一声怒喝给打断了。她愕然的看着刘正,没想到刘正的反应会是如此激烈。

  刘正没有理会他,只是关切的看着儿子,从老福的手上接过手帕,细心的将刘不玄脸上被溅上的血迹细心拭去。“儿子,你有事和老爹说,几个赵家的杂碎而已,干嘛亲自动手。”除了跟在刘正身边的老福,在场的几个当事人都是一脸茫然。赵家的几个杂碎?赵家可是在全世界都数一数二的家族,丝毫不让刘家半点,甚至还有传言刘家至今没法在华夏发展都是因为赵家的钳制,而现在刘正竟然没有半点遮掩的就说出了这种话。

  看到儿子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刘正才转过身看了看赵嘉嘉,那眼里的不屑较之赵嘉嘉先前更盛。“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今天如果是你爹或者你爷爷站在我面前,我这话可能还要说的委婉点,但是就凭你?我现在就算杀了你,你以为赵镇平敢和我刘家开战?”最后一句话中的杀气已经表露无遗。

  原先一声不吭立与旁边看热闹的中年男子一步上前,挡在了赵嘉嘉和刘正之间,而那个所谓的表哥已经被刘正的威势吓的双腿发抖,一点点的挪动到了赵嘉嘉的旁边。赵嘉嘉也是脸色苍白,如果刘正想杀她,在刘家的地盘上,就算他们家的所有先天过来也无济于事。

  “刘家主,我家小姐有些不懂事,希望您多担当。赵烈赵阳两人冒犯刘家少主,现在也被刘少主格杀在此,不知是否能让您气稍消一些。”中年男子姿态放的很低,欠着身子道歉。

  刘正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赵良,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你还在给赵家做管家呢。”

  赵良微微一躬身,算是对刘正的称呼应了声。“我赵良生是赵家的人,死是赵家的鬼,当然会一直为赵家人服务了。”闻言刘正点了点头。

  看到刘正点头,另一头的赵嘉嘉也是松了口气。可接下来脸色却更加苍白。刘正点完头,突然带着一丝笑容开口了:“如果我要你赵良的命来换你后面两个赵家人的命呢?”

  “良叔,你别...”

  “小姐住口!”赵嘉嘉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赵良打断。赵良的语气少有的严肃,她只好咽回了将要说出口的话。

  看到赵嘉嘉不再开口,赵良才转向刘正。十分恭敬的道:“如果我的命能让刘家主消气放过我们赵家的小姐和少爷的话,那刘家主尽管拿去。”

  刘不玄脚步交错,做好了随时进攻的准备,虽然他很清楚老爹这么说是不会真的动手,但是万一动手了呢,他要确保第一时间能将赵嘉嘉轰杀。

  结果刘正还真不打算动手,打了个手势,从暗处冲出几个家族弟子。“将他们带下去,软禁起来,等着赵镇平来了让他来找我赎人。”几名弟子领命后,一言不发,押着三人往外走去。

  走到门外的赵家三人这才庆幸刚刚没有动手,在门外是密密麻麻的几百名刘家子弟,荷枪实弹,与华夏国内不同,在南美洲可以很轻易的购买到大批军火,加上刘家的财力和研究力,一旦事发,整个刘家就是一只军队,还是每个士兵都修习武术的真正军队,毕竟刘家可是雇佣兵世家。

  看到赵家三人被带出了视线,刘不玄才放开握紧的拳头,坐回了刚刚的座位,而他身后的两人始终如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拿起放在桌上没喝完的咖啡,仔细观察了两遍,确定没有溅上血水,便继续喝了起来。放下咖啡,看着坐在旁边一脸讨好笑容的刘正,刘不玄有些无奈。“说吧,给我个解释。为什么拦着我,我不信你会怕赵家。这几年你暗中做了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刘正有些尴尬,他没想过瞒着儿子什么,只是被儿子猜到了有些不好意思而已。“你想杀了她是因为糖糖的事情吧。这事我也知道,不过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刘正突然一顿,他感觉一道仿佛要杀人的视线聚焦在他身上。“咳咳”轻咳两声缓解一下尴尬,他好像一不小心说出了什么。

  “刚刚说到哪里了。嗯...对了,其实我们家和赵家一直都有些矛盾在身,不过倒不是像小道传闻我们被赵家逼出华夏在国外生存。但是刘家在华夏国内一直都发展不开倒也和他们有些关系。你太爷爷的死一直都很蹊跷,家族这些年一直在调查这个,现在有了些线索,如果真的和赵家有关系..呵呵,现在是多事之秋,老爹老了,你要多在家里帮帮忙啊。“最后话锋一转又到了刘不玄身上。

  刘不玄愕然,不过心里也明白,他逃离这个家族太久,也该为这个家做点什么了。点点头:“你放心吧,这次回来,有什么我能做的,我也不会推辞了。”

  刘不玄能这样说也是出乎刘正的意料之外,他还以为还要费一番口舌呢。老怀欣慰,感叹道:“你也差不多该结婚了,我和你妈老早就想抱孙..”

  “啪”这是咖啡杯被捏碎的声音。

  刘正站起身来,不敢看刘不玄,“我突然想到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先走了,听说你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好休息一下。”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开了,不过看上去倒是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叹了叹气,对于这个老爹他也是十分无奈。不再去想,杀了两个人,心里的火气也是消了些许,看了看身上的血迹,还是先回房洗个澡吧。

  “小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一回事了吧,我刚刚可是全程看了经过哦。”被突然出现的武天老师吓了一跳,不过对于他的话刘不玄倒是唯有苦笑,这只乌龟现在怎么这么八卦。

  “我之前告诉你的是真的,但是我没说的是在我大学的时候又遇见了她,那时候我和棠棠还在一起。她好像喜欢折辱我一样,一见面说话就很难听,惹不起她,我打算躲开,结果棠棠气不过和她争论了几句,哪料被她动手打伤,我一怒之下上去打她,结果差点被打死,最后是棠棠替我挨了一下,但是因为她下手很重,棠棠差点就死了。现在你明白了吧。”

  “哦哦哦哦原来和那个小丫头有关系啊,我就说怪不得啊,不过那时候看见她也不像受过这么重伤的人啊。”武天老师恍然大悟,如果是因为那个小丫头,那刘不玄的反应就不奇怪了,毕竟刘不玄这么久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那小丫头绝对是他的逆鳞。

  “是啊,所以我爹刚刚说了....等等,你刚刚说那时候看见?”本来微笑着闲聊的刘不玄突然被一记重击击中,整个人仿佛都不能呼吸了。

  “原来你不知道啊,上次在云西见到的那个小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其实他和你口中的棠棠就是同一个人,骗的了你可骗不住我啊。”武天老师不由得有些得意。不过刘不玄此时可不会在意这个,他已经被巨大的喜悦冲得头昏脑涨。本来只是猜测而已,现在得到武天老师的肯定回答,真是开心不起来呢。

  既然还活着,为什么不认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