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天老师其实根本没走,就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当刘不玄满身杀气直冲云霄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如果只是一句侮辱的言语,以刘不玄的脾气,怎么可能会这么浓重的杀气,简直不死不休一样,看来那个赵嘉嘉做的事已经触动了刘不玄的逆鳞。直觉告诉他,有好戏要看了。

  静静的坐在会客厅的沙发里,平静的喝着咖啡。身后站着两名族人,在高层会面中,有时候有些话有些事身为领导人的人是不方便的,这时候就要靠他们了,这是一个不必细说的潜规则,他们的话能代表决策者的一部分意见。

  刘家的办事效率很高,虽然从别的小岛接人,但是刘不玄等待了十多分钟后,已经能听见脚步声传来了,不过随着脚步声以外还有一些骂骂咧咧的声音。

  !B看O正:i版$;章节上●P酷F匠√{网J

  “刘家的面子还真大,老子想要先休息也不行?还得先来见他们的管事的?我他妈的倒要看看哪个孙子有这么大的面子让老子亲自过来见他。”

  声音刚落下,人已经踏进了房间。当先进来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双鬓微白,眼角皱纹明显,想来已年过半百。跟在男子身后的应该就是刚刚声音的主人,是个因为缺乏锻炼,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的男子,身材略有些肥胖,一边走一边不停的擦着汗,嘴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这两人刘不玄没有搭理,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两人身后,终于一条腿迈进来了,刘不玄的瞳孔已经开始放大,整个人都走了进来。房间的温度瞬间一降。

  “赵嘉嘉!”一声怒喝从刘不玄的最中发出,他身后的两名族人已经捂住了耳朵,而桌上的茶壶器皿因为声波的震荡发出了碰撞声。

  走进来的是一名个子娇小的女子,看上去非常纤瘦,仿佛风一吹就倒了,而刘不玄却知道这眼前的女子不如说是一头母暴龙,被誉为武林百年来第一天才的她,在武术这条路上比刘不玄成名的太早了,至今都宛若同龄人中的一座大山。

  当刘不玄吼出声的时候,被刘不玄唤作赵嘉嘉的女子也看了过来,稍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子,莞尔一笑。“哎哟,原来是你个小废物。表哥,我都说了吧,离开了刘家,他什么也不是,这不是还没多久吗?又滚回刘家了。哈哈哈”看到刘不玄愤怒的样子,似乎让她很开心,说话间不顾场合,已经开怀大笑。

  “希望你还能笑的出来。”言罢,刘不玄脚下一跺,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一个寸许圣的脚印,人如离弦之箭冲出,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儿身就留手,当头一拳轰出,巨大的力量撕裂开空气。

  赵嘉嘉脸色无变化,刘不玄的反应在她意料之中,不急不慢向后一退,两条人影自她身后冲出,向刘不玄迎去。见赵嘉嘉躲在这两人身后,刘不玄眉头一皱,只留了两层力气在拳上,与两人相撞,刘不玄身形一顿,向着后面退了一步缓解了冲力,而那两道人影借着刘不玄拳上的力量,向后一个空翻安然落地。

  “让开。”垂着头,没有看着两人,但语气压抑的狠厉却是一丝不减。待两人站定,方才看出是两名青年男子,约在三十岁左右,一身黑色西装被鼓鼓囊囊的肌肉撑的快爆炸开来,透过衣服仿佛都能看到身上刚硬的肌肉线条,两人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能看到不少伤疤,为两人平添了许多狠色。

  居于左边的男子揉了揉手腕,轻笑道:“听说刘家的少主号称蛮力第一,看来也不过如此嘛。”右边男子也是一笑,“不过只是一点蛮力而已,算的了什么。看来到与小姐口中的废物差不多嘛。哈哈哈。”最后一句话却是对着赵嘉嘉说道,言罢三人哄堂大笑。“一个小废物而已,难道还想伤我?”赵嘉嘉的眼中充满了不屑。

  “再不让开,别怪我不客气了。”声音带着些许颤抖,刘不玄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抬起了头,凌乱的刘海下看到的是一双布满血丝带着凛然怒气的眼睛。

  “哼。赵烈赵阳给我好好教训一下他,别以为在他们刘家的地盘上就可以对我大喝小叫,我赵家可不怕他刘家。”赵家的威风真是不小,哪怕身处别人的地盘上,嚣张的气焰却也暴露无遗。而旁边被赵嘉嘉唤作表哥的男子也是在一盘笑声不止,似乎这样羞辱刘家让他十分受用。

  不再言语,刘不玄脚步一动,箭步上前,他已经没法压抑住内心的怒火了,有些事情要用血来洗清。

  见得刘不玄欺身而来,赵烈与赵阳嘴角一丝冷笑扬起,有赵家在后头撑腰,只要不打死眼前的刘家少主,他们一点事都不会有,而这样一个大家族的少主将在他们的拳下颤抖,想到这里就让他们如吸毒般浑身舒爽。不过许久没有人来支援刘不玄倒是让他们诧异,就连厅内站在刘不玄身后的两名刘家人也没有反应,他们也只当做刘不玄在家族内势弱,无人相助,毕竟一个大家族中的黑幕可不少。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当赵烈的拳头再次与刘不玄的拳头相撞时,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所谓的蛮力第一真正的是第一。

  整个会客厅中都能听见那令人牙齿发酸的骨骼断裂声,以赵烈与刘不玄的拳头为起始,赵烈的整条手臂以一个奇怪的角度进行断裂,存存断裂,而他的身体还没有停止前进,就好像一辆大货车撞上了山崖,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臂一点点扭曲,仿佛时间停止,却又在一瞬之间,而他还没来得及感受大欧疼痛,一只有力而清秀的手捏住了他的头。

  在赵烈的头被刘不玄按到地板上的那一刻,整个会客厅仿佛震动了一下,而伴随着的是“噗”的一声清响,好像西瓜受力过大裂开了一样,但不同的是裂开的是赵烈的头颅。在那眨眼间,还没来得及感受到疼痛的赵烈,已经炸凯了。

  旁边的赵阳本打算从侧面偷袭,结果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伴被人打爆了脑袋,瞬时间已经下破了胆,这种人形怪物他怎么对付得了?刚要转头逃跑,却看到刘不玄转过来的视线,心里一个咯噔,完了。

  念头刚起,他的脸颊已经被被一股巨力击中,一瞬间也不知道多少颗牙齿碎裂出去,但他是庆幸的,至少被打飞了不用死啊,从绝望到达天堂的感觉真好。倒飞在空中的他突然感觉身体一顿,他的脚被人抓住了,人向地上落去,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忽然,他感觉到了绝望。然后就是无尽的黑暗。

  把赵阳当做沙包在地上狂砸一通,碎裂了无数地板砖后,刘不玄扔下了手中分不出人形的烂肉,转头看向了赵嘉嘉。

  “现在,轮到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