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着从青玉处得来的灵感,刘不玄通宵达旦的和族里的设计人员赶出了大门的草图,当然他不会这个,从头到尾都只负责否决而已,倒是辛苦了那些设计人员。所幸在天亮前终于初步敲定大门的样式。那是一座高达二十米左右的巨型拱门,两侧雕塑着展翅高飞的凤凰,而基座则是两只巨大的玄武驮着,当然是在武天老师多次反对无效后才决定的,门没有门扇。凤凰代表着刘家祖奶奶,而玄武则是长寿和威严,没有门扇的大门刚好象征刘家对于客人的欢迎。

  让辛苦了一晚上的族人回去休息,刘不玄又将一些不满意的细节稍微修改了一些,最后敲定门建立的位置。《屠圣决》修炼过后的初步效果也浮现出来,血气旺盛的他没有一丝疲倦,看看时间工人已经开工,拿着设计图就去了工地上。找到负责这方面的家族子弟,将设计图拿给了他。

  “少主,这个可能有点麻烦。”拿着设计图,那名负责人有些尴尬。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直说就好。”这方面刘不玄也不是太懂,别人是专业的,听听他们的意见无妨。

  既然刘不玄发话了,那他也就可以直说了。“因为老祖宗的大寿在即,所以家族里的工人都已经全赶过来了,就算这样,要在寿宴之前赶完所有工程也已经非常勉强了,大家都是加班加点的在做事。所以,这个门..时间上可能有点问题...”这样一说,刘不玄立刻明白了,最近工人们的表现他也看在眼里,这是家族里的工匠,一个个都说尽心尽力的在做事了,很多人都是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略一沉思,又看了眼旁边漂浮着的武天老师。“你看这样可以吗?基座和雕刻都我来想办法,其他的你们负责可以吗?”

  “小子,你看我的这一眼是什么意思?”武天老师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刘不玄没有理他。

  考虑了一下,负责的家族子弟点点头。“没问题,如果基座和雕刻我们都不用负责的话,那就是几个大石头的问题,花不了多少时间。”

  “好,那你去忙吧。其他的都在草图上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再来问我就好。”对于刘家子弟来说,少主是近乎全能的,既然少主打了包票,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担心了,当下兴高采烈的走了,毕竟这个大门可是刘家的门脸象征,作为家族一份子,他内心也是开心的。

  “小子,你还没回答我!”对于刘不玄的无视,武天老师气鼓鼓的就要动爪子教训他了!“两份烤全羊,你帮我把这个雕刻和基座弄出来,如何?”

  “不行,起码三份!”

  “成交。”看着旁边开心的在空中乱飞的武天老师,刘不玄也是暗暗无言,这么好骗的神兽吗?在某些方面武天老师却是是龟老成精,但是一旦涉及到吃的,简直...不能太傻X了。

  刚打算去餐厅吃点东西,却看到原处有个家族子弟正在快速跑来,凭着他现在的感知,能确定是奔着他来的,干脆也就停住了脚步。不到一会儿,那人已经到了他面前。“少主,有来自华夏的家族前来祝贺老祖宗大寿。”因为寿宴的时间不短,而且不少人是冲着和刘家攀交情说来,所以历年来刘家宴请外宾之时都有不少人提前到来,这已经成为一个惯例,刘不玄倒是不觉得奇怪。

  “他们有说是属于哪个家族吗?”华夏够资格来到的家族不多,而能自主的来到刘家族地附近的就更没有几个了。

  “有,说...说是赵家的。”那名弟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刘不玄的表情。

  更z新最#8快上cY酷#匠p网

  闻言刘不玄一怔,竟然是赵家。“有没看到都有谁来?”

  有些尴尬,但是那名弟子还是回答道:“少主,毕竟是赵家啊,上面的族徽也没问题。再说了,人家开飞机来的,我们也没法查看啊。”

  “额。”好吧,一听赵家刘不玄就乱了分寸,连这个都给忘了。“那你安排人去接他们过来吧,我在会客厅等他们,去通知我老爹,让他尽快过来。我去换身衣服。”按照刘不玄的交代,那名弟子迅速离开。只不过离开时一句自言自语了一句:“少主还是没从当初的阴影里走出来吗?”虽然声音很小,可刘不玄今非昔比,还是听到了。脸上就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刘不玄摇摇头。小岛上也有为他安排的房间,回到房间,挑选了件比较适合的正装,快速的洗了个澡,准备接见来自赵家的客人。

  武天老师独自在旁边漂浮着,对于刘不玄的表现他全部看在眼里,有些好奇。“那个赵家和你有什么因果吗?为什么你的心境不太平静。”

  本来正在穿衣服的他,听到武天老师的问题,手上不由的一顿,嘴角满是苦笑。“我刚开始学武的时候被赵家的一个继承人教训了一顿,还被取笑为只有蛮力的大猩猩,那年他十五岁,我十三。”

  没想到刘不玄竟然还有这样的童年,他一直以为刘不玄应该从小就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后来呢?你家这么厉害,没有什么举动,而且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报仇过?”士可杀不可辱,一个无敌者必须要有这样的信念,武天老师在天地间也是数一数二的神兽,输了就输了,可是还要折辱对方,这让他很不爽。

  “怎么报仇,暗的不能来,明着也一直没机会。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一句取笑而已,我都不介意,家族怎么会介意。只是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失败,所以有些尴尬罢了。”这个解释武天老师很不满意,这个问题没有涉及到吃,所以他的智商没有下降,他看的出来不是就像刘不玄讲的那么简单,其中应该有隐情,而刘不玄不说,他也不问。“好吧,我去教授渊雏修炼,有事心中叫我即可。”言罢不等刘不玄反应便消失了。

  看着武天老师消失了,刘不玄也是长舒一口气,他知道武天老师有读心的能力,万一再追问下去被读出来怎么办。

  赵嘉嘉,多年未见,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要你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刘家族地的某个小岛上,骤然之间杀气直冲云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