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点半,刘家演武场已经聚满了家族子弟,刘不玄刚回家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遍了家族,而随后与家主刘正的约定也立刻撒播开来,刘家善武,而家主威严外也是极其和善之人,更不用说与家族内关系都极好的刘不玄了。对于家族里的人来说这个少主也是他们的骄傲,不足30岁,已经无数老一辈高手落败与他手,更何况刘不玄的试炼成绩在他们眼中近乎神迹。

  刘不玄离家这几年,家族中人再也没见过何人与家主切磋了,尽管家主从来没出过全力,但是看热闹不嫌事多啊,这么有意思的场面,怎么能错过呢?所以天未亮,一些没有任务在身的家族子弟就早早的聚集在此,等候两人之间的战斗。

  “你们说这一次少主要打多久才能消气啊?”

  “这个我都不考虑,我现在想的是过去这几年,少主会进步到什么地步?”

  “少主天纵奇才,没进步是不可能,但是难道你以为还能打赢家主啊?”

  “难说啊,万一少主进了先天呢?”

  “那怎么可能,先天啊?三十岁以下的先天?古往今来能有几人?少主18岁莅临后天巅峰已经是千古第一人了。”

  “那可不一定,少主停留在后天巅峰已经有四年有余了,如果他迈入了先天。凭少主那恐怖的怪力,两人的胜负还真不好说。”

  “你们别争了,我来开个盘口,我们来压家主胜一赔一,少主赢一赔十!压不压?”

  “我压,老子跟着少主试炼了两年,这天下间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我就压他胜,赢了你别耍赖不给钱啊!”“我也压..”“还有我..”

  不管一群刘家子弟在如何闹腾,此时刘不玄只是在餐厅安静的吃着早饭,还有一只埋在“食物山”里的乌龟。

  “小子,唔唔唔..你家的...东西真..好吃。”用力将嘴里的食物咽下,长呼一口气,武天老师的眼睛都亮了。“以后我们就常驻你家吧,别到处跑了,你有这样的家世了,还工作干嘛?好好做你的二世祖,这在天庭可是光荣的职业啊。”

  “好啊,那我们以后也不用去找大帝了,整天吃吃喝喝就好了。”无语的看着这只乌龟,明明是个上界神兽,为什么这点智商跟普通的乌龟也差不多啊。

  武天老师一噎,面色一正,轻咳两声。“咳咳,我刚刚说的话是为了考验你的,很高兴你通过了考验,不愧是我看中的传人啊。”

  刘不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货的脸皮和龟甲是一样厚的啊。

  演武场上一改之前的喧闹,此时已经安静下来,家族子弟尽站与演武场外侧,将中间空出一片巨大的区域,在空地的中心,站着一名男子,不高不壮,就那么站在那,双手负于身后,没有其他动作,闭着眼睛,一阵海风吹过,身体还摇摆两下。可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周围家族子弟看着他的眼光除了狂热就是崇拜,因为他是家主刘正,一个继老太君之后将刘家带上世界之巅的男人,同时,还是一个正值壮年,血气旺盛的先天高手!

  人群中分开了一条路,是刘不玄和一只乌龟。随手向着周围的人群打着招呼,这些人中虽然都是多年未见,但是百分之八十以上他都能叫的出名字,这是自己的族人,他们看着他的是完全没有任何坏心眼的,充满着喜悦与骄傲的眼神,他突然感觉肩上的担子重了些。

  看着演武场中的父亲,一抹浅笑挂上嘴角,一晚上的修炼成果,今天可以好好体会一下了。

  待得刘不玄离他只有十步不到之时,刘正终于睁开了眼睛,霎时间整个演武场鸦雀无声,一股威压从各人心头掠过,刘不玄心中一凛,这才是先天高手的实力,能入先天就没有弱者,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自己这些年一直能赢只是他相让而已,不过...今天活血能看到老爹真正的实力了吧。

  “不玄,我们说好咯,如果我赢了,那个手办你得给我啊!不许耍赖。”一开口,满身的高手气息立刻消失不见,不过周围刘家子弟也早已见怪不怪,天下谁不知道刘家家主是个手办狂人,真金白银不如手办一个。

  “行,不过如果我赢了呢?”

  “只要手办在,你赢了,老爹啥都答应你。”刘正开心极了,那种世界仅有的唯一性手办可不是用钱就能买到的,在他看来,自己的儿子虽然厉害,真正的天才,可是能和他打平手就已经是奇迹了,更不要说赢了,胜券在握啊。

  “老爹啊,我得提醒你一下,要小心哦。”话音刚落,众人眼中的刘不玄突然消失。刘正面色一凝,双手交叠向前一退,与凭空出现的一个拳头撞在了一起,令人头皮发麻的肉体碰撞声传开。仓促间的抵挡起到了些功效,但巨大的撞击力还是使得刘正向后方滑去几米之远。

  酷d匠}网永久6免j=费。看小说

  “你步入先天了?”轻轻甩了甩手臂,缓解了手上的酥麻,刘正的眼里是压抑不住的惊骇。“差不多吧。刚刚那一拳如何?三分力哦。”正面交锋中第一次将父亲击退,虽然父亲没有用处所有实力,但自己不也一样吗?刘不玄的战意燃烧起来了。

  见面到现在,刘正的神色第一次凝重起来,步入先天的刘不玄,可不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发了,一个不小心,今天可能要丢点脸了。双拳一握,一股肉眼可见的波纹从身体内散发出来,将刘正包裹在内,“儿子,老爹要用全力咯,你也放出你的护体气劲吧,别受伤了。”

  “老爹你放心吧,这才刚刚开始呢。”刘不玄用力一跺地面,一声巨响,地面呈蛛网状裂开,而他人如炮弹一般冲射而出。又是一拳,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却将刘正身前的空气撕裂开来。

  这一拳在刘不玄力量的加持下,迅如疾风,刘正无法躲开,只能正面硬抗,只见他周身起劲向着右手聚集而去。“哈。”也是一记直拳,气劲泛开的波澜在空气从传开,周身的空间仿若扭曲一般,两拳相撞,一阵劲风自两人脚下散开,“砰”的一声,声音后至,一道人影如离弦之箭倒飞了出去,是刘正。

  正面交锋中,他输了,刘不玄凭着肉体击穿了他的护身气劲,足足倒飞出十几米远,才在空中借着身体的旋转将力量卸去,一个后空翻落地,双手依然负于身后,可在众人视线的盲点中,他的右手,却在轻微的颤动着。围观群众的嘴巴已经合不上了,在家族中宛若无敌的家主竟然真的在正面对抗中输给了少主!刘不玄身边因两人力量想撞而荡起的灰尘散去,众人这才发现他的双脚所立之地尽是裂痕,他靠着肉体的力量将劲力完全的散去了?连护身气劲都没有开启?当下一片咽口水的声音传开。

  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刘正看着眼前的儿子,这几年未见,家族密探传来的消息可没说儿子变得这么厉害了啊,天可怜见,他刚刚真用上了所有力量,虽然儿子先天力量就恐怖,但是他可是一个老牌先天啊,全世界的顶尖高手中足以排进前十啊!

  “不打了不打了,老爹老了,你长大了。”虽然惊骇,可他更多的是欣慰,儿子从小就聪明,很早的时候就能够独当一面了,如今连自身的武力也足以莅临这世界的顶端,他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呢?

  “这就不打了啊?我就打了两拳啊?”刘不玄挠了挠头,他是真的没进行啊,刚燃起来怎么就结束了啊。刘正嘴角一抽,感情儿子还想揍他啊!“老爹打不过你了行吧!你这一身怪力,刘家也没遗传过这个啊,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好吧,那算了。刚刚的约定算数吧?”既然老爹都认输了,他也没法再打下去了,只能下次再找别的人切磋了。

  “算数算数,你说吧,想要老爹干嘛?”好歹是一代家主,承认不如儿子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可要是说话不算数,哪怕是对着自己的子女,可这么多围观群众,他以后的威严往哪放?

  “我想知道所有你隐瞒的有关棠棠的事情。”

  “...儿子,你换一个吧,老爹不想失信于你,可这真的没法说啊,说了又失信于他人了。”

  “我之前去过日本,带回一个手办,据说是...”

  “咱们别提手办行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