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平洋上空,一架洁白的飞机从空中飞过,和普通的私人飞机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机身上有着火与剑相交的图案。这是族徽,一个家族荣誉的象征。

  “少主,要是家主知道你回家了,他和主母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啊。”飞机上赫然就是上次为刘不玄安排行程的老福。“不,这一次我老爹是开心不起来的,有的帐我得好好和他算一下了。”声音的主人脸上虽挂着笑,可话中却是带着丝丝怒意。

  对于刘不玄的怒火,老福也只能暗暗苦笑,他一个做管家的,参和不了这种事,再说了父子之间,打打闹闹很正常嘛,反正家主早就步入先天了,虽然打不过少主,打少主也伤不了他,自己还是假装不知道吧。这样想着,老福又往角落坐了些,低头假寐。

  “老福,棠棠那件事情,你是不是有参与?”杀气!这绝对是杀气!老福脊背一凉,完蛋了,没躲过,怎么办?

  E酷匠●网首g发r

  走投无路了,这还在飞机上,万一要是把他丢下去,他只能自己游回去了。苦笑一声,“少主,我只能说,棠棠糖糖,读起来都一样不是吗?”干笑两声,缓解了一下心中的苦闷。

  “好,我知道了。”不知是不是老福的错觉,现在的少主好像不生气了,脸上狰狞的表情更像是...憋着不笑出来?

  这番话后,刘不玄就没有了声音,全程闭着眼休息。而老福也不敢打扰,一路上沉默无话。刘不玄的飞机在家族中升级,据说是家族里研究院里的老头子有了新发明,所以这次乘坐的是家族中普通高层出差所用的公共机!虽然不如自己的私人飞机舒服,不过一想到机舱内他父母的合影,突然觉得公共机意外的舒适呢。就算是刘家的公共机,比普通的飞机也要快上太多太多了,整整一天的路程,在刘不玄的要求下,只用了半天,就已经可以看到那座位于蔚蓝的海域中央,宛如海上明珠般的小岛,而在小岛的周围犹如繁星般点缀着更小的小岛。最小的不过几百平米,像个大些的礁石,而大的则有几平方公里。

  足够大的建筑面积,让刘家将周围的海域全构建成了私人领域,岛与岛之间有着小艇来回运输,小岛上或是海面上有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将这里经营成了铜钱铁壁。

  飞机在一座稍大的岛上缓缓降落,这里有专门修建的飞机场。从飞机上下来,因为时差的关系,从发时是傍晚,而现在到达也刚好入夜,不过主岛上灯光环绕整岛,犹如地涌天星,散发出的光芒,几公里外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可惜,在没刘家的允许下,没人能靠到这么近。

  阻拦前来接机的刘家子弟的行礼,跟随他们上了快艇,这座小岛离主岛倒是不远,快艇的速度也就是两分钟左右就到了。上了岸,有人开着车在等候,家族核心成员都居住在岛内中央的位置,离岛边有些距离。

  坐在车上的刘不玄面色阴沉,心情十分不好。老福在旁边赔着笑。刘不玄不开心的原因他当然知道。“我们就不能住到小一点的地方吗!!!我老爹爱炫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是的,刘家本来不住在这的,不过刘不玄的父亲接任家主位置以后正值壮年,硬是把家族迁到了这,结果每次回家都要中转半天,刘不玄抱怨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他老爹都以这是家族的脸面给顶了过去。有个这样的老爹真是他心中的痛啊。

  幸好,车子行驶了十多分钟已经能看到中央的建筑群了,车子径直驶入,在一栋看不清究竟有多大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少主,要先去看看祖奶奶吗?她等你好久了。”老福将车门打开,刘不玄从车上走了下来。别墅的大门敞开着,门前左右各立着三名身着黑衣的“门神”。“喂喂喂,我又不是外人,你们这样装逼给谁看啊。”尽管一个个都戴着墨镜,可这些都是从小伴他一起长大的家族子弟,与亲兄弟近乎无二,哪怕被打成猪头了,他也能认得出来。

  “嘿嘿,我就说少主肯定记得我们的,你们还不信。”说话的是个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的大汉,超过两百斤的体重,浑身上下鼓囊的肌肉将整件黑色西装崩的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要爆出来一样。

  “刘浩,你又长个了!刘建元,别藏了,整个家族就你敢染一头红发。”

  “少主,嘿嘿,你要是染了也没人敢说你啊。”一头红发犹如熊熊燃起的火焰,摘下墨镜的男子皮肤在红发的衬托下越发的白皙,瘦弱的身躯下潜藏着可怕的爆发力。

  许久不见,可眼前的朋友都和记忆力的重叠,时光仿佛从没前行。“刘向阳,你们两兄弟还装。青玉,长高了啊,现在越来越漂亮了。文昌,你..有话说话,别抱我!”话还没说完,几人摘掉了脸上的墨镜,随手向后一扔,对着刘不玄就飞扑过来。刘不玄赶紧躲开,可惜双拳难敌十二手啊,还是被抓住了。

  “少主,你终于回来了。没有的你日子真是无聊透了。你竟然舍得丢下我们啊。”刘浩一个熊抱,刘不玄差点咽气。“轻点轻点,你们先放开我。”

  好不容易才从几人的怀抱里逃了出来,“别闹了,我待会儿还要去见祖奶奶呢。我们稍后再聚一下。先办正事。”儿时的玩伴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感情变淡,反而因为岁月的沉淀感情更加醇厚,刘不玄的心里仿若暖流流过,有些开心。

  “老大你快去吧,我们等着你,四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一会儿,你们说对吧。”青玉个子高挑,不穿高跟鞋也与刘不玄基本齐平,此时说话时更是气势外泄,其他几人赶忙应是,霸气风范外露无疑,刘不玄不由想到了林珊珊,这两女生哪个会更霸气点的。

  跟几个伙伴倒过别,向别墅内走去,祖奶奶住的位置位别墅内的西边,那边是华夏的方向。

  别墅西边的一个小亭子里,一个老人坐在躺椅上,静静的望着西边,好像只要这样看着,就能望到隔着一片大洋的故乡。背影有些孤寂又有些落寞,这就是刘不玄看到祖奶奶的第一个感觉。

  “祖奶奶,你猜我是谁。”轻轻的躲到了老人背后,想起来小时候的恶作剧,他也忍不住再童心一次。“让我猜猜,是不是我那全世界最帅最厉害的小孙子不玄啊。”老人的声音和蔼而可亲,虽然没看到脸,但光听到声音就能想象现在她的心情是有多么的开心。

  “是啦,祖奶奶,是我回来了。”走上前,轻轻的拥住了老人,这个为他遮风挡雨二十年的老人,好像在这几年里突然苍老了很多。“祖奶奶,你瘦了。”鼻子突然有些发酸。“祖奶奶今年都一百岁咯,瘦点也正常。奶奶可能也没多少日子了,就想着不玄能多回来看看奶奶,奶奶啊,就怕哪天眼睛一闭就看不到我家不玄了。”老人轻轻拍着他的背,语气中除了宠溺还是宠溺。

  “不会的祖奶奶,你放心,不玄现在很厉害了,你别想那么多,你还会有下一个一百岁的。”想到了武天老师,自己现在不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啊,自己还有这么强大的后盾,就算没法让祖奶奶长存,但只要自己帮忙找到了真武大帝,那么就可以将祖奶奶带到仙界去了,到时候活个几千年总不是问题吧。

  “好好好。小不玄长大了,以后奶奶不乱想,这些都交给你就好。”老人很开心,子孙长大独当一面可能是每个家长心里最开心的事情吧。“祖奶奶,我想问你个事。”刘不玄站起身来,轻轻帮老人揉着肩。

  “好,不玄想问什么呢?祖奶奶知道的都告诉你。”老人靠在躺椅上,享受着孙子的孝顺。“当年糖糖的事情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瞒着我?”果然还是来了,老人心里轻轻叹息,都过去四年了,终于还是被不玄知道了吗?罢了,总该给不玄一个交代。

  “不玄,是时候把真相告诉你了,让你难过了那么多年,奶奶心里真的很难受,可是这些事...都是你父亲做的,和奶奶无关。”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