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于的激动让刘不玄的身体有些颤抖,本以为死去多年的爱人突然的出现,或许这是人生最大的喜事之一了吧。

  好想上前抱住她,不在让她离开,可是脚步不听使唤,刚迈出一步,脚下便是一软,噗通一声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噗嗤”周围吃烤串的客人被这幅景象逗得笑出了声,但是他听不见,他的眼睛里,耳朵里,心里,此时只有眼前的佳人而已,再也放不下其他了。

  挣扎着身体,又站了起来,抹去眼睛里的泪水,将身上的灰尘拍干净,棠棠可不喜欢他身上脏脏的。见身上的灰尘所剩无几了,将自己觉得最好看的笑容放在了脸上,他现在真的很开心啊。平复了一下心情,不让自己再出意外,终于能好好的说出一句话。“棠棠,我真的很想你。”话一出口,眼眶又有些湿润了,也许除了刘家的敌人,和那些常年陪伴着他的刘家子弟,没人知道他的思念有可怕吧。

  “你谁啊?”女生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那是一种街上遇见变态搭讪的嫌弃眼神啊。

  当这句话说完的时候,现在的笑声在一个停顿后袭来到达了一个巅峰。“小子,人家不认识你看到没?以为长的有点小帅就想吊妹子啊。”来自于人群里的嘲笑刘不玄听不见,他呆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她为什么这样说,她怎么会不认识我呢。

  刚要开口,棠叔棠姨已经上前拉住了他。“不玄啊,这个事说来话长,你听我们解释。”“等等,你就是刘不玄,就是你害死了我妹妹?你还有脸来这?”女子发话了。妹妹?一连番的冲击让刘不玄的脑子快炸开了,到底怎么回事?

  “棠叔,这怎么回事?棠棠她怎么了?”双手抓着棠叔的肩膀,他现在的内心无法平静。可能稍微用力大了些,棠叔的脸色因为疼痛有些扭曲,棠姨赶紧上前抓住了刘不玄。“不玄你冷静一下,这不是棠棠。”

  棠姨的话说完,刘不玄脑中一个激灵,对啊,棠棠已经死了啊。“你自己看。棠棠其实有个姐姐,一直在她外婆家长大,我们一直瞒着刘家,一直到棠棠死后,你父亲同意我们离开了,我们才将她接回来。她叫糖糖,糖果的糖。”看着刘不玄松开了手,棠姨才解释道。

  刘不玄转头看向这个糖糖,女子的脸上满是怒色,恨不得动手打他一般。摇了摇头,虽然两人极像,可这名女子确实不是棠棠,严格说起来她比棠棠要漂亮许多,生的祸国殃民也不为过,而且年纪上来说,棠棠哪怕现在还活着,应该也比眼前的女子小上一到两岁。

  “不玄,你应该清楚,家族中将子女私藏在外不报是多大的麻烦,所以你也体谅一下我们两老。走吧,别再来了,我们只剩这一个女儿了。”棠姨或者说糖姨,声音里隐隐有哭腔。刘不玄心中一痛,他为这个家庭带来的只有伤痛。

  “对不起。”轻轻对糖姨和糖叔说出了这句话,他的心里有些难受。“你以为对不起就有用吗?对不起就能让我妹妹活过来吗?你赶紧滚,我们家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糖糖上前抓住了刘不玄的胳膊就往外推。

  “对,赶紧滚,美女,来我帮你。”旁边走出一个胖子,一身流里流气的打扮,一脸色相,上前抓住糖糖的手就要帮她推刘不玄,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只是在找个理由揩油而已。

  “放开她的手!”店里的温度突然降了下来,那胖子突然发现手里那温如暖玉的小手不见了,接下来就是自己的呼吸突然无法顺畅,接着,一只漂亮的分不清性别的手就这样掐着他的脖子提了起来。

  “放...放我下来.咳咳。”双脚腾空的胖子使劲的挣扎着,可是掐着他脖子的手没有一丝动弹。“放开他。”旁边胖子的朋友看到朋友吃瘪了,赶紧上来帮忙,却不敢太过于上前,那胖子起码两百斤,现在却被人一只手举了起来,双脚腾空,这男的是人吗!

  刘不玄松开了手,那个胖子落了下来,整个人摔在了地上,周围的桌椅发出一阵晃动。“呼哧,呼哧”胖子剧烈的呼吸着,刚刚那一瞬间,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天空中飞舞的天使,狞笑的魔鬼,他感觉自己好像从鬼门关回来了。

  “现在付完钱,立马滚出这里。告诉你们的朋友,也让他们告诉他们的朋友,要是有人在这里捣乱,我不介意送你们一程。”全身上下围绕着一股煞气,为他的话增加了一股说服力,话说完看了眼糖糖戒备的眼神,偷偷叹了口气,离开了店里。

  那摔倒在地的胖子刚缓过劲来,刚想说点狠话,旁边的一个朋友捂住了他的嘴,不待他反应过来,已经丢下了几张百元大钞在桌子上,两人搀扶着胖子快步离开了这家店。只留下身后一声无人可闻的喃喃细语:“他吃醋了?”

  “阿杰你干嘛?就算那个人能打,我们三个人啊,连句狠话都不能说吗?”行走到无人的角落了,胖子挣开朋友的搀扶,对着那个原先捂着他嘴不让他说话的男子凶道。“胖子,我奉劝你一句,千万别跟刚刚那个人杠上。算我求你。”被叫做阿杰的男子,身体有些发颤,声音里充满了恐惧。“你这是干嘛?我们自己家兄弟,你去国外去了几年,怎么变成这样了。”胖子的语气倒是好了很多,刚刚只是情绪激动下说话重了点。

  “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我在国外干嘛吗?”阿杰深呼吸了几次,平复了身体身体的颤抖才开口说话。“记得啊,你说你在国外给人当保镖嘛,凭你的身手哥几个也就是嘴上开玩笑,其实都相信你的。”“知道就好,我跟你说是想过点安稳日子才回来的,可这是骗你的。”阿杰解释着。

  “骗我的?为什么骗我啊,这跟刚刚那男的有什么关系。”看着阿杰一直没说到重点上,胖子有些着急,语气有重了些。“你别急,听我慢慢说。”左右看了看,确定附近没人能听到他讲话,阿杰略微调整了语气,缓缓说道。“我们公司其实背地里做的都是一些违法的勾当,杀手,雇佣兵,我们都有来往,就算是我,手上有沾染过认命。”话到这,略微停顿了一下,看着眼前发下的眼神里除了震惊没有别的情绪后才满意的继续说道:“后来我们公司好像得罪了什么组织,高层命令我们收拾到东西赶紧撤离。我在那个组织待了八年,我从来没见过他们那么惊慌。可就在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灾难来了。”

  _%看A正2版%章),节W上☆酷x匠W网*

  声音突然停下,胖子和另外一名男子疑惑的看着阿杰,他们的发小此时仿佛回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面色发白,豆大的冷汗从他的脑门上落了下来,半晌,他才从回想中挣脱出来,声音有些打颤。“就是他...刚刚那个男的,就是他,一个人啊!那天组织里至少有150人。他一个人就杀光了我们,可能因为我和另外几人是中国人,所以没事。其他所有人都被他杀了,那些逃出组织的被外面等着的人打成了筛子。你能想象吗?杀一百多人,还是空手,他根本不是人类。”

  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胖子想说话,但却发不出声音,那种恐怖的画面从阿杰脸上的表情深刻的传到了他的心里,那是一种恐惧到了骨子里的表情,这或许会是他一生的噩梦。

  “你知道我们组织怎么得罪了他吗?”很艰难的才平复过来,待到两位发小摇头才继续说道:“因为他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女朋友,所以所有有可能的组织他都拜访了。”

  “刚刚那家店好像就是他女朋友的爸妈的店吧。你现在还想去吗?不想死的以后都躲远点。”声音总算不在颤抖,最后一句话也多了些狠色,他再也不想得罪这样的人了。

  “阿杰,你确定没认错人吗?”胖子还存着一些侥幸。阿杰将身上的衣服拉开,露出腰间一个吓人的巨大伤疤,伤口已经愈合,新生的嫩肉犹如蜈蚣般交错,恶心而令人心悸。“我怎么可能认错,这个伤疤就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当初我喊了声卧槽,告诉了他我是中国人,估计这个疤就是穿透我的身体了。”声音中不无庆幸。

  这下,另外两人也不再说话了,生死之间的记忆怎么能忘记。

  那边三人发生了什么刘不玄不会知道,他也不会记得一个从他手下侥幸活下的人会在这种场合遇见。他现在正因为武天老师的一番话而陷入疑惑之中。

  “小子,有时候,你听到的看到的,都不会是真的。你也是要修道的人,怎么还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那什么才是真的?仔细回想着遇见糖糖父母之后的所有细节,一个念头出现在他心里。

  掏出手机,给父亲发了条短信。

  “我要回来,立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她不会知道你曾经为了她多疯狂,也不会知道她离开以后你有多难过。那些都是人生中无法对人言语的经过。与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