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那老和尚问的都是什么意思啊?我蒙对了?还有啊,这佛珠是什么宝贝?”自从离开了一禅寺,刘不玄的嘴就没停过,这不能怪他啊,刚刚全程除了一句“答应他”外,武天老师就没说过话,他心里的疑问现在是一箩筐的多啊。

  “佛家人都喜欢说禅机,哪里有什么对错,可能是你刚好说到他心头上罢了。你手上的念珠不简单,金光内敛,我看不出到底有多厉害,但至少是个佛宝,别说求个平安了,你小子日后要是渡天劫,戴着这玩意儿,轻轻松松。”武天老师的话里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但刘不玄也没深思,平白无故得了个好宝贝,佛家都是大善人吗?

  “刚刚那老和尚好像看到我了。”

  “看到就看到呗,反正也只以为你是只普通乌龟嘛。顶多就是觉得我养宠物奇怪点。不对啊,你不是隐身了吗?”刚刚的老和尚看上去好像是有点道行,但武天老师的的隐身术这么随便吗?

  “我之修为离大罗金仙也只差半步,哪怕是在人间削弱了一些,但天仙一下也休想看出端倪。他刚刚对说的是‘你果然还是如此’。不得了,我们刚刚恐怕碰见了个大家伙。”武天老师愕然,他想到了个不得了的人物。刘不玄也愕然了,“不是仙凡分割了吗?能有多大?”

  “药师佛他本人,你说大不大?”

  “噗,你在开玩笑,他也来下界了?”刘不玄一口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噎死,药师佛可是不差于如来的一尊大佛啊。“早先在天界的时候老大就怀疑过,上千年没有听过药师佛的消息了,传闻他一直闭关,参悟佛法,可老大就是觉得他不在仙界了,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了。”有这么个大家伙在人间界还真是可怕。

  “至少现在看来他应该对我们没有恶意,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安慰着武天老师,可刘不玄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在人间界碰见个这么尊大神,想起来和做梦一样,我刚刚从佛界的巨头手上拿了串佛珠?妈的,这佛珠不会是先天至宝吧?

  “你还知道先天至宝啊,那就别犯傻了,天下一公斤就那么几件,再好的关系也不会拿来送人,就算给你了,你碰就得灰飞烟灭,拿都拿不动。”似乎是被刘不玄逗乐了,武天老师打趣道。

  好吧,青天白日的还不许做个梦了。

  顺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了几分钟,天色突然黯淡了下来,天上的太阳已经日落偏西,将天空染上一抹昏黄。“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进去不到三十分钟吧,怎么感觉好像过了几个小时的样子。”掏出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你回头看一下就知道了,我们刚刚进的是另一个空间,佛家的芥子纳须弥,你小子也有幸见识了一下。”你语气那么得意是什么鬼!这见识了有什么意思!又不是你用的。

  刘不玄无语的回头一望,果然身后的小路已经消失不见,留下的是茂盛的杂草,试探着往前走了一步,发现自己刚刚停留的地方也不见了。

  得,至少现在修业寺就在面前了,也省了点脚力。加快脚步,向着修业寺内走去,随着他的离开,身后的小路渐渐消失,周围的环境似乎也变了样子,不过刘不玄也看不到了,一个僧人墨墨的看着刘不玄远去的身影,嘴角挂着一抹无奈之色。“真武啊真武,你下的好大一盘棋,希望你的推断是正确的吧,我佛家这一次可是赌上了全部身家了。”摇了摇头,僧人的身影渐渐淡去。

  刘不玄不会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他现在的肚子正叫个不停,早饭午饭都没吃,现在和晚饭赶在一起了。武天老师这个可以不用吃东西的神兽叫的最欢,天界的美食成百上千年都一直是一个花样,哪里有人间的变化多,他现在已经彻底迷上了人间的没事,也不知和洛依比起来孰强孰弱。

  “去吃肉!!你们凡人真不愧是天地间的主角,普通的一个肉也能折腾出那么多吃法,早知道当年就不成仙了。”武天老师的声音里充满了遗憾,刘不许差点笑出声来。

  再三选定,顶不住武天老师的“饿死了饿死了”,最后决定就近选择了一家好像刚开不久的餐馆。

  进店以后才发现是一家烤肉店,无烟烤肉,管不得和平常的烤肉店有些不同,店名“留不留”看的刘不玄一乐,这不就是问客人“6不6”嘛?这老板真有意思。

  店里生意不错,基本坐满了人。一对中年夫妻正在烤炉前低头忙活。刘不玄走上前去。“老板,第一次来你店了,有什么好吃的推荐一下吧。”老板兴许是太忙了,没看到刘不玄,听到声音了才抬起头来。“我这里最好吃的啊就是....”老板的笑容停滞在脸上,而当老板抬起头来时刘不玄也惊呆了。

  “你怎么在这?”几乎是同一时间的两人说出了这句话,刘不玄没想到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见糖糖的父亲。四年前因为糖糖的死亡,他们夫妻俩在安葬了糖糖以后,得到了刘不玄父亲的允许,便离开了刘家,他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

  “棠叔,你们过的还好吗?”他的眼眶红了,对于他来说,他一直把两人也是当做自己的亲人的。“我们挺好的,少主...不玄,你怎么来这了?是谁告诉你了吗?”旁边的女性抬头看到了刘不玄,接过了话,她是糖糖的母亲。“我本来是来给祖奶奶买礼物的,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你们。当初我离开家族去试炼,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要走呢?棠棠虽然...不在了,可是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你们跟我回去吧。”他的情绪有些激动,棠棠因他而死,那两老他就应该照顾到好,更何况他的心里一直都把棠棠当做自己的妻子而不是前女友啊。

  “不玄,没事的,我棠棠的事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和他啊就想留在这安稳的度过下半生罢了。你回去吧,我们现在挺好的,你说对吧,老刘。”棠姨转头看着棠叔。

  “对对,我们现在挺好的,你快回去吧,不是给祖奶奶买礼物吗?快去吧。”棠叔宛若大梦初醒,忙接过棠姨的话。“如果你们真的喜欢这里的话也好,我以后有空就多来陪陪你们。”揉了揉有些红的眼眶,“不过今天来了,刚好再尝尝你们的手艺,我可好多年没吃过棠姨煮的东西了,更何况是烤肉,这还是头一次啊。”笑容回到了刘不玄的脸上,能再见到棠棠的父母他还是很开心,没有刻意的去寻找就这样遇见了,也许武天老师说的因果就是这个吧,他确实欠着他们啊。

  棠棠的父母对视了一样,眼中完成了一次交流。“怎么办?要是糖糖回来碰见了呢?”“没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给糖糖发个短信让她先别回来,别让她知道不玄在这。”

  转瞬间两人的交流已经完成了,这是多年夫妻之间的默契,刘不玄还没法看透这个。可是有个人可以啊,不对,应该说有只龟可以,可这乌龟现在一声不吭,隐身着趴在刘不玄身上,就等着烤串呢,这就是看戏啊!

  不提那黑心眼的乌龟,刘不玄点好了各种吃食,都是各种肉食,想着要给棠棠的爸妈打个下手,结果被两人赶到了旁边的座位上,只好在旁边耐心等待。

  而棠棠的父母此刻心急如焚啊,他怎么还不走啊!再不走要出事啊!幸好这烤炉对得起它的名头,刘不玄又不忍心两人太过辛苦,所以点了刚好两人份的烤串,一小会儿的功夫全烤好了。

  “不玄,棠姨店里待会儿估计会很忙,要不给你打包了好吗?”棠棠妈妈的话刘不玄也能接受,而且人家还在做生意的,再说了,或许他的出现会让人“睹物思人”呢?

  “好的,棠姨,这张卡里有些钱,密码是棠棠的生日,你和棠叔拿好,你们别推迟,卡里的钱是我和棠棠一起存的,她走了那么久,我也一直替她放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银行卡,这张卡他一直贴身放着,是他和棠棠为未来准备的“梦想生活基金”。叹了口气,棠叔接过了这张卡,“你的心意我们明白,你快回去吧。你...还是忘了棠棠吧,以后的生活还要继续啊。”棠叔的话里有些说不明道不清的意味,但刘不玄没想到别的,只当是在安慰他罢了。

  “我会的,棠叔,你们照顾好自己,此间事了我再来看你们。”刘不玄爽朗一笑,棠棠的事他心中有着自己的打算,不会因为别人怎么说而改变的。

  :酷匠)网3R正版…首发rQ

  '爸,妈,我回来了。”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刘不玄回头一看,门外正走进一个女子,体态婀娜,肤如凝脂,行走间若流云之回雪,倾国倾城。

  霎时间,整片时空仿佛凝固了,两行清泪自刘不玄脸上留下,他不敢呼吸,生怕自己的任何一点举动都会让眼前的女子消失。

  “棠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