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霜雪,一剑在手,万古恒久我犹在。”武天老师不再从刘不玄脑海响起,而从天地之间喊出。一记流光自北而来,所过之处如晴天炸雷,海水归于平静,不起波澜。

  “江河束发,剑斩不平,恒古匆匆故人来。”对应着武天老师之声,小岛上爆起夺目光芒,一只身不知几千丈长的怪蛇扶摇而上,身躯扭动间,虚空崩碎又复合,蛇眼开合间无尽威严泼散而开,天地战栗。

  “小武,真的是你!哈哈...咦?你在哪啊?快出来啊,咱们好久不见了。”天上的蛇头扭动,张狂大笑,笑声所过之处空间泛开丝丝裂纹,顿时间整片空间如刀割过一般,处处破损。

  “....你把本体收了,我现在变不回本体,你当然看不到我。”这声音充满了无奈,可惜声音虽然大,但是处于高空,刘不玄也找不到武天老师到底在哪。

  螣蛇虽然疑惑,但还是听话的慢慢收了本体,又变成了那个笑容如阳光般和煦的男子。然后一脸懵逼的伸出了手,看着停在自己手上的那只...小乌龟。

  “你你你,怎么变成了这个龟样?人形也比你这样好看啊。你不是最讨厌别人说你乌龟的吗。”可能短时间内螣蛇都没法接受小武这个样子了,这不是他记忆力的小武啊。“这是老大给我的封印啊,只要在人间就没法脱离龟形,除非老大用他的血给我解封。你呢?你怎么把自己封在这啊,都不来找我也不去找老大。”听了小武的解释,螣蛇也是慢慢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实在是千算万算没算到小武会变成这样子啊,他们俩可是天庭最强的神兽之一啊。

  “一言难尽啊,我们先下去吧,那个人类是你带来的?我看到你一直用玄水保护着他。有好多事我们要聊聊啊。”螣蛇眉宇间能看出六个字,“往事不堪回首”。

  两人,或者说两神兽朝着小岛落下,武天老师也不忘将刘不玄从小船接引过去。

  海滩上的篝火还在燃烧,想来也是法术了。火堆旁躺着一个女子,在火光与月光的双重照耀下,闭着眼的她如同童话中的睡美人,刘不玄看着差点呆住,这样的女子除了王燕还会有谁?(我是说这个岛上。)

  “没事,我刚刚让施法让她睡着了。她在这里过的很好,没有伤到分毫。”仿佛是看出了刘不玄心里的一丝担心,螣蛇给他解释着。听到螣蛇的解释,刘不玄心里也放心好多,人家堂堂一神兽何至于骗他。

  “小子,你也坐下吧,这些话你可以听,以后我们三个就是自己人了。”刘不玄点点头,靠着武天老师坐了下来,武天老师四只小爪子一动,就到了刘不玄的肩上,他不喜欢待那么低。

  一人两兽坐定了,螣蛇似乎有些不放心,又往王燕身上套了层法术,确保她不会中途醒来,他们要说的东西可不太适合一个凡人知道啊。

  螣蛇开口,将往事徐徐道来,也为刘不玄解开了心中隐藏许久的疑惑。

  当年仙凡分割,将人间与地仙界和仙界分隔开来,人间被独立了,没有了仙佛,天道亲自改变了人间规则,致使人间灵气溃散,凡人无法证道,可天道有缺,冥冥之中仍然留下一条生路,而他们的老大在很早前发现了去往人间界的方法,但一直隐藏着没有说出口,以免天下大乱,而且代价不小。后来仙界大变,一场血腥扫荡,在天界人眼中,他们老大身死道消,其实不然,留下一缕残魂,兵解转世,而他们的新主子是个弑师之辈,他和小武两兽利用老大留下之法,因为其神兽之身,反而没有什么损失的到了凡人界,结果在空间乱流中分开。当时的螣蛇到了下界,还未寻找,转世后的老大就寻了上来,将他封印在此,他自主无法离开,过去了无尽岁月,直到今天。

  “你确定是老大封印的你?可是这么简单的封印怎么你解不开呢?他还说了什么?”武天老师提出了三个疑问,同样是刘不玄的疑惑,不过他可不好开口。

  “我确定是老大,他身上的气息怎么变我都不会认错的。这封印说来简单,却也难。首先要通过这迷阵必须不怀好意,而要我离开这里必须是一个没有任何目的带着善意的人主动带我离开才行。最狠的是老大给我下的禁制,凡人只要见到我,我就会立刻变回原形。你说我怎么离开。”螣蛇苦笑。

  武天老师也是苦笑,刘不玄也是哭笑不得,这个老大太会玩了,哪有凡人第一眼看到刚刚那种大蛇还能带着善意没有目的的带他离开啊。

  “你呢?找到老大了吗?这小子又是谁啊?为什么我看他特别亲切?难道?”看着刘不玄,螣蛇的内心突然起了波澜,想到了一种可能。

  “别瞎想了,我没找到老大,这也不是老大的儿子。”不愧是多年的神兽好友,一眼就识破了螣蛇心中的想法,武天老师摇了摇他的乌X头..“如果没猜错,应该是老大当年未成道前留下的后裔血脉,仙凡分割前从地仙界到了人间吧,我想靠他与老大之间的血脉指引来找老大。毕竟老大只要转世了就会封印记忆,而血脉之间的吸引是最为直接的。”

  “小武,果然还是你理智点,要是我啊。就从这世界上最强最厉害的人里面找,我不信老大作为人类会是平凡的,我相信无论在仙界还是人间,他都会是耀眼的存在。”刘不玄汗颜,这是脑残粉啊!绝对的死忠粉!真好奇他们的老大是怎么样奇葩的一个人呢。

  “什么叫脑残粉?死忠粉呢?还有奇葩是什么意思?”刘不玄一惊,螣蛇正好奇的望着他。

  “你怎么可以随便偷听别人心里想什么!还有没有道德了!”刘不玄的话喊着很大声,可是底气有些不足。妈蛋,心里的想法被知道了,会不会被灭口啊。

  看#正o版dp章'N节4G上酷LO匠(q网

  “切。”螣蛇嗤了一声,“小气鬼,不就听了一下嘛,有什么啊。”说完就不再理会刘不玄。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松了口气,那一声切差点把他吓死。

  “好了,小玄,那你现在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了吗?”现在这才是最关键的问题,而刘不玄也从武天老师的嘴里发现了对螣蛇的称呼,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如何称呼这个实力强大,恐怖绝伦的家伙。

  螣蛇嘿嘿一笑,指了指旁边躺着的王燕,“我给她施了法术,她现在很迷我哟,肯定可以带我离开。”这话说完刘不玄就是脸上一黑,这都什么神兽啊,这不就是变相的色诱吗?

  “我觉得这样不行吧,你们老大那么厉害,会给你这样的漏洞钻吗?”毕竟是朋友,刘不玄也得帮王燕着想啊,谁知道那法术对王燕有没伤害,万一以后变成了花痴怎么办,还是赶紧解开为好吧。

  刘不玄说的话正中靶心,作为一个脑残粉,螣蛇从来不相信自己能比老大厉害,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取巧的方法,而现在刘不玄点醒,也让他产生了怀疑。“那怎么办,这个女人当时被蒙着脸,是唯一没有见过我真容的人。如果她不行的话,我要何时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至少一千几百年了,我快无聊死了。”螣蛇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也是,看他性格就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

  “先解了她的术,这小子在人间也有些人脉,到时候再一起帮你想想办法吧。”连武天老师都发话了,螣蛇只好同意了,而且对于刘不玄的亲近感让他也选择相信刘不玄了。

  手指上闪耀出一点蓝光,对着地上的王燕点了一下,一阵无形的波动从王燕身上一闪而过,王燕慢慢睁开了眼睛。

  慢慢的坐起了身,看到眼前笑脸盈盈的刘不玄,王燕惊讶的揉了揉眼,是真的,不是做梦。“不玄,怎么是你来了?辛苦你了。”王燕站起了身,落落大方,恢复了她女强人的样子。

  “不辛苦,倒是燕姐,你受委屈了。”刘不玄瞥了眼自己的肩膀,武天老师不见了,应该是躲起来了吧。

  “我没事。”王燕摇了摇头,转头看向旁边的螣蛇,轻轻拉起了他的手,“我朋友来接我了,你跟我走吧,以后我照顾你。”

  啊?刘不玄看向螣蛇,你不是解开了法术吗?

  我是解开了啊,难道我真有这么大魅力?螣蛇和刘不玄眼神交汇,脑海中传音着。这什么情况,难道燕姐真的一见钟情要带着螣蛇离开?

  反正先试试吧,刘不玄转头,发现船不知何时停在了岸边。

  “不玄小子,你船上的人刚才的记忆我已经抹去,他们不会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你让那女娃子带小玄上船试试,也许这是他的机缘。”

  武天老师的声音响起,刘不玄微微点了点头,可以试试,或许真能带出去也说不定。

  微微一笑,对着王燕道:“燕姐,我们上船吧。现在也不早了,赶紧赶回去吧,珊珊还在等我们的好消息呢。”“嗯。”这一天虽然没受什么伤,但是也累坏了王燕,这时候能回去了,她也打心里高兴。

  跟在刘不玄身后,王燕轻轻拉着螣蛇的手,向船上走去。当年想闯出这岛,靠蛮力破阵,结果被老大留下的三昧真火烧了个彻底,螣蛇这次也不想再受一次这种苦了。身上凝聚着法力,隐而不发,随时防备着不知何处会出现的阵法攻击。

  看了看王燕,螣蛇心中一动,将一线法力停留在手上,要是有个万一,也好让王燕离开,不知为何,他并不想让这个把他当傻子的姑娘受伤。

  离船越来越近,一步,两步,三步...螣蛇的心脏跳的飞快,终于迈上了船,却没有任何攻击到来。

  我..我成功了,终于离开了?螣蛇激动的想要嚎叫出来,但是感受到空气中老友传来的波动,又强忍下来了。但仍然激动的全身发抖。

  感受到从螣蛇手中传来的抖动,王燕转身轻轻抱住了螣蛇。刘不玄和用神念观察着这里的武天老师此时差点炸开,:卧槽!这姑娘不要命了!谁的豆腐都敢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莫道长生说:

  “别怕别怕,我带你回家。”王燕轻轻拍着螣蛇的背,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哄着自己的孩子。

  螣蛇出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正要挣脱,却在王燕话音落下时,眼眶顿时一红,舍不得离开这个怀抱了。作为一个神仙,人间的多少人情冷暖见过太多了,可他却只有老大和小武两个亲人,一个人孤独的等候了上千年,那种孤独换成人类早已自尽了。

  “嗯。”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这时候的螣蛇哪里像个天庭神兽,只是一个想家的孩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