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燕现在很尴尬,面前这有个奇怪名字的男子似乎不谙世事,生的海鱼怎么吃啊。

  “你平时都吃这个吗?”王燕有点好奇也有点心酸,这么好看的一个人,难道是个傻子吗?

  “对啊,偶尔会去抓点大的,不过那些大的鱼很少会游到海边,所以一般都是吃这些,不吃也没关系,但是我主...我老大说了一日三餐要正常,所以我都有吃。”螣蛇倒是回答的落落大方,对于他来讲,这是很正常的嘛。

  “你和你老大一起住在这个岛上吗?”他的老大听起来挺正常的啊,怎么都让他吃这些东西。

  “不是啊,老大死了很多年了,我想去找他回家,但是我没法离开这个岛,所以很多年都没见到他了。”提到口中的老大,螣蛇脸上有些悲伤。

  多可怜啊,原来真的是个傻子,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在这里。王燕心里的母性被唤醒了,这么好看的人却脑子不灵光,老天真的是不公平啊。有些心酸的摸着螣蛇的头发。“我的朋友待会儿就会来接我了,你和我一起走吧。以后我照顾你吧,就当我报答你了。”

  螣蛇低着头,被王燕摸着头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不快,后又被强行压下,恢复了笑容。“好啊,那你带我去找老大吧。”

  “好好,我会带你去找他的。会找到的。”王燕没有看到螣蛇眼底的不快,在她眼里,这就是一个被人抛弃,没有亲人,孤苦伶仃在荒岛生活的大男孩,她的眼里只有宠溺。女人明明很精明,可有时候却是那么糊涂,一个可怜的男人怎么可能从几个歹徒手中救下她呢?或许也有别的原因也说不定吧。

  “以后不能吃生的东西,对身体不好的,我教你把这个弄熟吧。以后熟的食物才可以吃哦。”王燕耐心的教导螣蛇,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里撑下来的,肯定受了很多苦吧,想到这里王燕心里又有些发酸。

  “熟鱼啊?我会啊。你等我一会儿。”好吧,又跑没影了,但这次王燕没有真的待在原地等待,追着螣蛇的背影就跟上去了。

  走了一小会儿,拨开眼前的迷雾..呸,拨开眼前高大的植被,是在阳光下金灿灿的海滩,再望去是没有边际的大海,波澜而壮阔,海岸边拍打着白色的浪花,海风拂面,王燕突然有点不想回去了。

  她走过很多地方,见识不少,却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海岸,仿佛未曾有人来过,一直保持着它最初的美丽。

  海滩上架着一个火堆,螣蛇正坐在火堆旁,刚刚的海鱼被他用不知哪里找来的树枝串着正放在火上烤。

  原来他知道怎么烹制熟食啊,那为什么还要吃生的?王燕心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就被空气中传来的香味给压下了。

  怎么这么香?是因为我太饿了吗?肚子不争气的又“咕咕”响了两声。走上前,在螣蛇的旁边坐下了,这时候也不需要介意是不是坐在沙子上了。

  双腿盘坐,穿着OL制服裙的王燕职业素养让她随时都记得自己的坐姿该如何。“可以吃了吗?”此时的王燕哪里还有点女强人的样子,像个小姑娘一样眼直直的盯着烤鱼,还咽了口口水,简直就是只小馋猫。

  “给你吃。”螣蛇把手上的烤鱼递了过去,王燕快速的接了过来,也不顾上面还冒着热气会烫着嘴,一口咬了下去。入嘴就是一股热气扑来,海鱼独有的香味从喉咙涌入,席卷开来,嘴里的烫已无所谓,舍不得吐出来,明明没有放任何调料,只是鱼本身的美味被完好的烤了出来,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鱼,没有之一。

  “好好吃,你的手艺怎么这么好啊。”因为海鱼本身没有什么小刺,王燕狼吞虎咽转眼就啃了大半,才像歇会儿一样吐了口气。“以前老大教我的,老大就喜欢吃,小武负责找吃的,我和老大负责做,记得当时天蓬他们都喜欢来找老大蹭吃的。”提到和老大的日子,螣蛇的情绪十分高涨。

  “你说的小武和天蓬是你的朋友吗?”对于螣蛇的过去,她饶有兴致,好像他不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或许能帮他找到别的亲人也说不定啊。

  “小武是我的朋友,天蓬是老大的朋友。不过小武也不见了,不知道会在哪里呢,我有预感,很快能遇见小武了。”螣蛇的脸上充满了希冀,看的王燕也不由得心里暖了起来。如果他不傻该多好啊,自己还没谈过恋爱。王燕的脸红了。在这个没有别人的小岛上,她多了许多女孩该有的东西,少了许多坚强,要吃过多少苦,才能塑造出不可击破的外壳,说到底,内心再坚强,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罢了。

  王燕低头默默的吃着烤鱼,抬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其实这次被绑架好像还挺好的嘛。

  “这一点都不好!!”坐在飞机上的刘不玄快疯了,本来父亲为他安排好了此程的一切突然就让他感到了温暖,哪里想到到飞机上了才发现这个套路玩的深啊!

  飞机的机舱内,无论什么角落,贴满了他父母的合照,照片上是父母满怀希冀的眼神,楚楚可怜,两个四十多岁的人,就算颜值非常高,可是真的很鬼畜啊!更何况每张照片上都配有文字“儿子,回家好不好?”!!!好你个头啊!!!刘不玄心里刚冒出的一点暖意瞬间分崩离析,丝毫无存。

  自从他几年前宣布再也不回家以后,只要一找到机会,他的父母就会用这种方式来呼唤他回家!每次还都不一样!这几年,简直就是一部鬼畜电影。

  闭上眼睛,不去看这些,也不管在旁边座位上憋着笑的阿大和老福。老福毕竟是家里的老人,他们这一脉一直都是服侍刘家家主和下任家主的,这件事估计也是他安排的,早就等着这一刻了。在脑海中回放了几遍武天老师传给他的运气法门,初步尝试着运气。

  第一次运气,有些陌生,摸索了许久才正常的在身体里过了一遍,飞机颠簸了一下,着陆了。刘不玄站起身来,感觉身体灵便了许多,这只是第一次运气,却有了些细微的效果,不由得让刘不玄有些惊喜。

  E'最新章节◇“上#酷8匠}=网%

  先把王燕带回去再好好试试吧。刘不玄下了飞机,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在海上,还要转船,不过反正父亲已经安排好了,不需要他担心。

  下了飞机,已经有人等候多时,这些都是刘家分布在海外据点的工作人员,有的是刘家本身子弟,不过大都身在高位,大部分还是外姓子弟和雇佣的普通人。

  在泰国的机场下了飞机,离海边并不远,在车上的十几分钟里刘不玄无聊,从陪同的人员手里要来了地图,参照坐标找找王燕口中的小岛。一对照,咦?没有。

  不对吧,家族的能力是可以信任的,坐标不可能会错,怎么可能没有?难道是尚未发现的小岛?怎么可能,这个坐标离海岸线那么近,泰国人眼瞎啊?没道理啊,叶文宣的人大老远从北京把人带过来,然后又找到一个在地图上没有标示的荒岛?这几率要有多大?不可能,难道这个小岛小到地图上都不标示?那也有点可能。不过为什么要送到这呢?

  其实刘不玄想的方向没错,但叶文宣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把王燕放到哪,他就给了那些人一个模糊的指令:往海里去,找个小岛,扔上面,死活不论。那些人也只是凑巧而已,不到一天的时间,能跑多远?

  不论刘不玄在如何思考,车子不会等他啊,一转眼就到了海边,两艘快艇已经等候在位,虽说是快艇,但过于豪华的外观超过了一般的游艇,不过和刘不玄无关,这个真不是他的。

  一行人上了船,有专门的老司机已经对好海图,向着坐标驶去,夜色已经慢慢黑了下来,虽然刘不玄一路赶的很急,但时候不早了,如果天色完全黑下来,这可就不好找了,得抓紧时间。

  让人催促了一下,刘不玄走到了船头,大海一望无际,让人望而生畏,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人类总是渺小。

  “你成了圣人,站在这天道之下的最顶端了,就不再渺小了,不然圣人之下,皆为蝼蚁。”武天老师神出鬼没,刘不玄习惯了。

  “成为圣人?那不管在哪一界都是最牛逼的了吧?”对于那种无与伦比的伟力,他身为一个武者,再怎么淡泊,也是渴望啊。

  “哈哈,你别想了,我老大都没成圣,哪有那么简单。你好好修炼吧,万年时光能成就金仙,你就是万世无一的天才了。”能听得出来,武天老师笑的很欢。

  刘不玄一脸黑线,成不了你还说个蛋啊,这乌龟也开始调戏他了。

  “咦?不对,小子,你前方的海域有问题...好大的幻阵,等等,这是仙家手段,我们一脉的手法!是谁?极北之光,葵水之精,破幻!”

  一道淡蓝色的波纹从刘不玄的身上散开,周围的空间一片扭动,而后本无法触摸的空气中开始出现实质的裂纹,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散开。“bong”的一声,仿佛一道屏障碎裂,巨大的冲击力散开直击灵魂,船上的人员脑中一震,随即晕倒过去,刘不玄身上显现出淡蓝色的气罩,挡下了冲击,武天老师护着刘不玄,这点冲击和电风扇差不多。

  随着冲击波的消散,周围的场景也发生了变化,月光变得十分明亮,皎洁的月光尽数照在了前方一座突然出现的小岛上,肉眼可见的月光仿佛如同实质,似几缕轻纱,包围这小岛,美轮美奂,仿若仙境。

  “哈哈哈,我知道是谁了,小子你跟我登岛,我带你见一下我的老朋友。”武天老师的话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刘不玄的身体瞬间腾空,如离弦之箭一样冲向了小岛。

  而此时的小岛上,正在陪着王燕的螣蛇也突然转头看向了刘不玄来的方向,腾的站起了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嘴里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小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