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不玄现在很为难,对于佐藤一郎的进攻,他除了一味的躲闪还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应对。本来仗着自己异于常人的体魄,普通刀剑都难伤,而逞能让佐藤一郎拔刀,本以为对方不拔刀是小看他,哪里知道很正视了!弥刀虎彻位列日本十大名刀,光是刀风就能割伤普通人的肉体,就算他挨上一下,也落不下什么好下场。况且如他所说,他是蛮力第一,如果是速度第一倒不用担心,佐藤一郎连他边都没沾上估计就倒了,可现在空有一身蛮力,却发挥不出一二来。

林珊珊在旁边看的一愣一愣的,刘不玄与佐藤一郎的对话他也听在耳中,此时看着刘不玄潇洒的避开佐藤一郎的一次又一次进攻,表情自若,说不出的风流倜傥,可是他着急啊,现在哪里是耍帅的时候,虽然他也想多看一会儿。

“不玄,你怎么还让着他啊,快打倒他我们还要去救阿燕啊。”林珊珊快急死了,可他也插不上手啊,只能冲着刘不玄喊。

你大爷啊,我这哪是让着他啊,你看不出来我是不敢打吗。刘不玄心里苦啊,但宝宝说不出口啊,告诉林珊珊自己装逼失败,现在惨遭吊打?刘不玄脸皮不够厚啊。

“少...刘先生应该不是让着他,问题是佐藤一郎手上的刀。”林珊珊回头一看,说话的是阿大,后面跟着他的几个师兄弟,几人身上能看出受了些轻伤,但没有大碍,而安塞尔三人现在正如死狗一样被几人提着,扔在了地上。

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刘不玄,阿大继续说道:“佐藤一郎手上的刀应该是日本有名的太刀,弥刀虎彻,刘先生只要被刀风刮到都有可能会受伤,更不要说与之交手。他没有趁手的武器,现在要吃大亏了。”

“你们不能帮忙吗?”阿大的解释让林珊珊的心瞬间揪在了一起,刘不玄并不是在让着别人啊,他是处在危险中啊。

“不行,我们几人平时也很少用武器,所以这次也是空手而来,我们现在上去只会给刘先生添乱,毕竟这两位的功夫都高出我们太多了。”阿大也没有办法,刘不玄虽然厉害,也没厉害到随手捡个搬砖就能和神兵利器拼个高下啊。

关心则乱,林珊珊现在急的满头大汗,他也镇定不下来啊,叶文宣也许不敢动他,但是如果刘不玄打不过佐藤一郎,可能真的会死的,这让他怎么能接受,王燕还没救出来,别不玄也搭进去了啊。

突然,灵光一现,林珊珊将手伸进了上衣,拿出了一把外形古色古香的小匕首对阿大道:“你看这个可以吗?这是我父母给我防身的,我一直带着,我试过,很锋利的样子。”

对于林珊珊的家世,阿大也是一知半解,反正来时上面吩咐不可怠慢,那想来也不是简单的人,林珊珊手中的小匕首,应该也不是凡物,虽然小了点,但至少比没有好。

这时刘不玄也恰好面对着林珊珊这一方向,眼神一撇间也看到了这一幕。

卧槽!这时演哪出,这小匕首好熟悉的样子啊!

“等等!”刘不玄大喝一声,喝停了佐藤一郎。“你的实力很不错,我也不该保留了,你等会儿,我拿一下武器。”这个关头,刘不玄也顾不上不要脸了,大言不惭的说出了这样无耻的借口,但佐藤一郎是个十分死脑筋的日本人,他是把这当做武士之间的比武啊!那对方要拿武器也无可厚非啊,所以他点了点头,向旁边迈了一步让开了路,十分认真的等着刘不玄去拿武器。

刘不玄也算好了佐藤一郎会答应,毕竟日本武士道就是这样的,武士精神至上。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冲佐藤一郎点了点头,刘不玄快步的走到了林珊珊面前,小心翼翼的从林珊珊手上拿过了那把小匕首。

手指摩挲着匕首的柄,深呼吸了口气,让乱跳的心脏平静下来。刘不玄抬头看向了林珊珊,眼中是快喷薄而出的兴奋,“珊珊总裁,这个先借我,用完了再还你。”林珊珊也不懂刘不玄为什么这么激动,听到刘不玄这么说还是十分开心的,能帮上忙真是太好了。

还未开口,刘不玄已经转身向佐藤一郎走去,与刚刚不同,这次刘不玄身上那磅礴的战意就算是林珊珊也感受到了,林珊珊不明白,但也不需要明白,此时的他没有发现,现在的他就像一个依赖着刘不玄的小女生一样,本来的霸道在刘不玄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佐藤君,现在我们能好好的一决胜负了。不过我时间很紧,要速战速决了。”有了武器在手,不再束手束脚的刘不玄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气势逼人,佐藤一郎感觉自己握刀的手有了些许松动。

“弥刀虎彻不战无名之辈,阁下也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可否告诉我你的名字。”佐藤一郎内心出现了裂缝,面对此时的刘不玄,他怕了,他怕输,但武士的尊严不容他后退。

“我名叫刘不玄,华夏人,我只是这泱泱大国中的渺小一员罢了,确实是个无名之辈。刀剑无眼,小心了。”话音刚落,刘不玄已经抽刀在手,脚掌一蹬,如离弦之箭向着佐藤一郎冲去,手指舞动之间,那把匕首如蝶翼般扇动,轻灵,却带着致命的光辉。

被刘不玄的气势压制着的佐藤一郎,在这样的境地下,反而越发的平静,这是无数次在生与死之间锻炼出的胆魄,抛开身份不提,他确实是一个可敬的对手。略微向后迈出一步,躲开刘不玄的锋芒,四尺长的刀身在他手上宛若无物,两手握刀,后退的同时刀身回收,然后便是一击直刺,简单的一击迅捷如雷,越发的致命。

刘不玄向前冲着的惯性还未消失,瞬间的爆发力让他的速度快的仿佛带出了残影,旁人看来此刻他直面对着佐藤一郎的刀尖撞去,竟来不及躲开,可刘不玄会躲吗?不会!

哪怕手上只是不到一尺长的匕首,刘不玄也无惧,匕首自腰间向上用力,格开了这一刀,脚步也未停下,离佐藤一郎只有一步多的距离,握刀的右手刚格挡开佐藤一郎的直刺,右手还未放下,顺势一道斩击照头劈下,那一瞬间刀光晃眼,众人的眼中,刘不玄手中仿似握的不是一把小匕首,而是一把斩首大刀,凶狠而霸气,直面对抗的佐藤一郎更是深有体会,那一刀落下的时间里,像是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感觉无论如何都躲不开这一刀,这一刀不仅要劈他的肉体,更要劈开他的心灵,粉碎他的意志。

多年间磨炼出的武道意志在这一刻起了作用,濒临死境,佐藤一郎爆发出来远超平常的实力,被格挡开的刀在那一瞬间落地,插入水泥地之中,复的向上拔出,发出一阵让人牙酸的摩擦声,断水流无刀鞘拔刀术在这一瞬间被他领悟了。

两兵相接,“叮”的一声金铁相交,清脆却巨大,击得地面灰尘鼓荡,以两人为中心向外散去,随后佐藤一郎如同炮弹一般急速的飞了出去,撞到了墙壁才停了下来,而原本白洁光滑的墙体此时一个人形的深坑,周围如蜘蛛网般的裂痕也扩散开来。

刘不玄赢了,他的双手有些颤抖,对着躺倒在地生死不明的佐藤一郎行了抱拳礼,这个日本人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在最后一刻爆发出了远超他自身的力量,假以时日,这也许又是一个宗师。

有些不舍的将匕首还给林珊珊,可林珊珊没要,美名其曰以防万一待会儿还需要,不是每个对手都会给你时间准备武器的啊,刘不玄也觉得有道理,而且他真舍不得放开这把匕首,这可不是普通的匕首啊,对于一些武人来说这就是第二条生命,卖命不卖刀啊!

几人略微修整,阿大给安塞尔三人喂下了随身携带的一点药水,保证这三人十二个小时内不会醒来,众人望向了通往上层的楼梯。

接下来会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