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之后,林晚晴穿着老师制服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想应该是因为我在的原因她才这样穿的吧,一般来说洗完澡都会穿着睡衣的。

  我坐在沙发上,目光看着别处,心里有点紧张林晚晴会不会怪我,毕竟是看了她的身体。

  “你拿了书来没?”林晚晴走过来坐在我身边,脸上没有尴尬也没有生气,好像刚刚没发生过事一样。

  “啊?忘记带了”我回过神来,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是来补习的。

  “没带书怎么给你补习?”林晚晴微微皱了下眉头。

  “老师不是也有书本?”我问道。

  林晚晴摇了摇头,“我的课本放在学校办公室的”

  “那今晚就算了吧”我其实不太想补习,想早点离开,再加上刚刚的事情,我更想早点离开。

  “来都来了,我们聊一下天吧”说完林晚晴起身去泡了一壶茶,又给我倒了一杯。

  我愣了一下,心里想,陪你聊天?这有什么聊的?我想聊的是你身体,三围啊夜生活啊什么的,你想聊的估计是给我上政治课吧!不行,得找个借口开溜!

  “老师,晚上我们两个独处一室,你就不怕别人背后戳你脊梁骨啊?”我说的不只是想找个理由,林晚晴曼妙成熟,丰硕的前胸,如此的大美人,男的想勾到女的嫉妒,再加上她老公又常常很晚才回,被人指点就多了。

  “戳就戳吧,身正不怕影子斜。”她很真诚的说道。

  呃,想想也是,再说了我和她年龄差那么多,就算被人知道,也都只会认为是老师给学生补习而已!

  我在春华中学读一年了,从来没有和哪位老师在一起聊过天,那群畜生都当我是差生,就像大街上的一坨屎一样,就连和我说多一句话都觉得浪费氧气,只有林晚晴对我是很有善意的,不过我很不明白她对我为何如此执着,难道真如我所想,林晚晴这个少妇因寂寞而需要我慰安她?

  想太多了,人家好心给我补习,我在这里龌龊些什么啊!

  “林宇,你在想什么?”林晚晴的话让我回到现实。

  “没想什么,老师,你当多少年了?”既然找不借口开溜,那就留下来陪她聊聊天吧。

  “四年多吧。”

  “那晚为什么有人在巷子里堵你?”

  “没什么,对了你身上的伤好了吧?”她那种邻家大姐姐关心的口气,让人骨头都酥了。

  “还没好完,毕竟动刀子了”我胡说道,其实过去这么久,那晚受的伤早好了。

  “谢谢你。”

  她突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虽然不是勾引的眼神,但这样的盯着人看实在让人不好意思,我低着头,两个人都没作声。

  喝了一两三杯茶后,我感觉尴尬了起来,我说说我要走了,她竟然说再陪她聊聊天,我想时间还早反正回去也没事做,就陪着她再聊聊。

  “林宇,你为什么这个厌学?”林晚晴问道。

  “……”又来了,又要给我上政治课了!

  ”怎么不说话?”

  “老师,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我家非常穷,我厌学是想节省一点”我为了不听林晚晴的政治课,开始满口胡言。

  “老师,你应该知道我家房子吧”

  “嗯,还可以啊”

  “说来惭愧,那房子不是我家的,我家房子是我爸一个月八十块钱租的,那房子的环境很差,我根本无心学习”

  “啊?”她很惊讶:“有八十块钱的房子租吗?”

  “地下室”我继续胡说道。

  “地下室!?”她更惊讶了:“是我听错了吗?看你平日也来去潇洒的,倒像一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呃,这下不好圆谎了,确实,我能有这份潇洒和张扬,都是因为我有一个校长叔叔,:“我家没钱,我也不潇洒啊。”

  林晚晴没说话,喝了一口茶后:“林宇,既然你家境不好就更应该努力学习,知识改变命运,以后有出息了就能买房子,如果是因为你住的环境影响你,可以到我这儿住,家里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老师帮忙。”

  我心里一阵无语,我是胡说的好吧,不过对于林晚晴的话还是很感激:“谢谢了,但我不忍心丢下我爸……”我感觉我说的谎是多么的无力,不知道林晚晴相不相信,其实我倒是有点想住在林晚晴这里,但问题是她毕竟是个有夫之妇,妈的,每天晚上都要听她的呻吟声,谁能受得了?

  “你对你爸倒是挺有孝心的。”她看着我的牙笑着。

  “呵呵,谁叫他是我爸呢……”

  林晚晴又喝了一口茶,问我道:“你去医院检查了吗?”

  “没啊。”

  “把上衣脱掉。”

  我知道她想看我的伤,我脱掉了上衣,她碰了碰一些伤到的地方:“疼吗?”

  “有一点。”其实这伤是那次在西尾山留下的。

  “怎么也不上药啊!”

  “干嘛要上药啊?那药多恶心多难闻啊,上药了我连饭都吃不下!”

  她埋怨的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如果内伤的话,会毁掉你这个人的!别以为你现在年轻身体好就行!”

  %j酷q匠‘网首发8

  我像是个受训的孩子一样,点了点头,“以后我会小心的,老师你父母没和你一起?”我又随便扯了一句。

  “没有,我的父母都在县城的老家,我接他们来这住了一段时间,说不习惯,就回去老家了,老家那里还有我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很多的小侄子,老人在老家过得比在这儿开心。”

  说完,她去拿了一瓶跌打的药酒,她说是以前她老公手肘骨折的时候,向一个老中医买的,很有效,我闻了闻,药味非常的浓烈,很刺鼻。

  我脱了上衣,她用手轻轻的给我涂上,擦着擦着,我自己内心的小兔子又不老实了起来,想到爱情动作片里的情节,让我面红耳赤的。

  我回头的时候看到她丰硕的胸,让我脸红了,她擦完后对我说:“应该没内伤吧?”

  “不会有大事的。”

  我转过身体,她正好俯下身子盖药瓶盖子,那两个硕大正好让我从衣领里看到了,我突然难受起来,脸憋得通红,她抬头起来:“怎么了?很疼吗?脸都红了。”

  我慌忙站起来:“老,老师,我要走了,很晚了。”

  然后慌忙走出门口。

  “把这瓶药酒拿走吧,每天晚上睡觉前自己擦。”林晚晴喊道。

  我点点头,拿了那瓶药酒,出了门口,回头过来,尊敬的对她鞠了一个躬:“谢谢老师。”我之所以鞠躬,除了感谢,更多的是为了掩饰尴尬,因为我感觉我某个部位要破档而出,直插空中了!

  “你别这么说,你都是为了我才这样的。”

  “那我先走了。”我微弯着身子,尽量让自己表现的自然些,突然心里有些感触,林晚晴是除了家人外第一个让我感到温暖的人,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的温暖,给我呵护,我衷心的谢谢她。

  我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人跑来的声音,我回过头,见林晚晴手上拿着我的衬衫:“你的衬衫。”

  “呵呵,我忘记了。”

  “你在想什么啊?衣服都忘记拿了。”

  我挠了挠头没有说话,总不能说我刚刚对你起了欲望,下面难受吧。

  “下次记得带书来了”林晚晴把衬衫放到我手里温柔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