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让我想睡过去,但是我提醒自己不能睡,我他妈的要弄死唐虎,为木木阳子报仇,我咬破了嘴唇,让自己保持清醒,滚到火堆旁边,我把手伸进了火里,疼!无比他妈的疼,但是我忍着,一直忍着把绳子烧断,我好像闻着了烤肉的味道,妈的,我站起来,操起地上的一把刀我冲了过去,木木阳子,老子为你们报仇了,老子要捅死他!我双手握着西瓜刀,从背后捅进了唐虎的身体里,当时我脑子里只有弄死唐虎的欲头,从来都没有想过后果。

  唐虎转过头来,嘴里吐着血,我被吓着了,真的,我杀人了?唐虎的那些人也愣住了,显然是被我的狠劲吓着了,他们抬着唐虎走了,我也顾不得唐虎死了没死,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救阳子和木木!

  酷匠9网√永8久I免ss费'看小|说y

  我先是把萧峰放了下来,然后想去找了一块大的木板,他妈的这鬼山上找块木板真难,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好几次差点晕倒,但是我强破自己要保持清醒,要是我倒了,阳子和木木就有生命危险了!

  妈的,没板子只好用你了,前辈你不要怪罪哈,我也是为了救我的兄弟!我把一座坟前的木碑拨了出来,这木板挺宽大的,那个年代一般人家立不起石碑,所以很多穷人就用宽大的木板替代。

  我把木板放在地上,然后把木木阳子还有萧峰三个人弄了上去,又去弄了一根结实的长树滕,一头捆在木板上,然后另一头绕在自己的手臂上,跨过肩头我拖着木板,咬着牙忍着剧痛,一步一步前行,每一步我都感觉好痛好累,我很像放弃,可心里一直有个声音提响我,我现在拖着的都是我兄弟,他们可能会死,我不能倒下!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步,终于,终于到了医院门口,我再也忍不住疲累,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我的双手包扎得像个熊掌,木木阳子和萧峰也在,我们在一个病房,萧峰的伤最亲,木木只是脸部被烫了一下没多大事,阳子最严重,整个头都包了起来,医生说,他可能已经毁容了,好了之后会留下伤疤。

  落阳的媳妇李妍知道后哭个不停,落阳唬着脸,骂了一句,麻痹的,不就是毁容么,男人脸上没有一两条疤还是男人不,你一个女人瞎哭啥,嫌我不帅了是不?

  李妍没有说话,只是扑在落阳的怀里哭,我知道她是自责,她把造成阳子毁容的责任往她自己身上揽,可能她认为要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落阳不会被毁容,我们也不会被打得这么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