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明玥换好了么?”

  “嗯。”

  直到里面传出了声音我才走了进去,有了刚才的经验,我再次询问了几遍确定之后方才打开了手电筒。

  白洁的灯光再次照耀在帐篷之中,我小心翼翼的朝着明玥的方向看去,上身已经是全副武装,但是下面却依旧仅仅只要一条保护能力不够的胖次,修长白皙的美腿裸露在外面,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骚动了起来。

  “为什么你的下面还是什么都没有穿啊?”

  “铭希真是麻烦。”她鼓起脸颊瞪着已经看着我,但是却没有丝毫要穿裤子的意思,瞪了我一会儿就倒头睡了下去。

  在这种弥漫着危险气氛的环境里我肯定是睡不着的,无奈之下就想去叫醒她,不够叫一次醒是醒了,但每次都会被她用带着愤怒的眼神瞪着。

  “你多少也要有些防备吧,先撇开男女共处一室这种本来就充满危险的事情,你至少得将自己保护好吧,你这样我真的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不会介意的,我会消灭的。”

  “你不介意我介意,而且消灭是什么?你以为你是奥特曼啊,况且我也不是小怪兽。”

  “铭希是小怪兽么,那我就是奥特曼。”

  “够了。”因为情绪的异常激动,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受不了了这种毫无常理的对话,发出了比刚才说话大了好几倍的声音。

  可能是被吓到了,明玥退躲在了帐篷的角落,有些怯怯的看了过来,目光之中有着冷漠的味道,心莫名的被刺痛了一下。

  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睡着的,只觉得那是最难熬的一个夜晚。

  凌晨几点的时候就被林楠熙他们给叫醒了,因为距离日出只要不到二十多分钟了,大家稍微整理了一下就赶到了观看日出最好的地方。

  山上有着专门观看的地方,走了没多久就到了,但是那里已经挤满了人,看来周末来这里玩的人还是比较多的。

  “怎么办,怎么这么多人啊?”原本心情大好的林楠熙看着如潮流般的人群也微微有点沮丧,有些有气无力的。

  大家也都微微皱着眉,兴致也低落了一点,看日出未位置肯定是很重要的,要不然的话看的效果会有很大的区别的。

  “跟我来吧,我知道那里有地方位置不错。”说话的是言喻科,大家都以惊讶的目光看着他,紧接着随着他的脚步和他一起到他说的那个地方去。

  走了许久才到了那里,因为比较偏远而且还处于树丛后面所以还没有被人发现,不过这个位置的确很好,是观看日出比较合适的地方。

  “话说你这么会知道这里啊?”林楠熙开心的打量着周围,忽然有些疑惑的对我言喻科问道。

  “这个是我无意间发现的,因为位置很好所以就记住了。”

  “哦。”

  “不管怎样现在有了位置就行了,大家赶快找个位置坐下吧,还有不到五分钟多就要日出了。”

  简安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如此的说着,众人嗯了一声分散找着自己的位置。

  大家一起并排坐着,右手边的是游陌夕,左手边的是明玥,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从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也没和我说过一句话,心里虽然不怎么舒服但也强迫着自己不要去想那么多。

  终于,东边天际露出鱼肚白。光线很柔和,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红霞的范围逐渐扩大给大地披上了一层红色的锦缎。乍一看,黑夜还似乎强大无边,可一眨眼,晨曦就成了深蓝色了。

  渐渐地,太阳露出了小半个脸,红艳艳的,好似一位美丽含羞的少女,总也不肯露出她的庐山真面目。此时,她款步轻移,显得那样神秘而美丽,天色越来越亮,太阳慢慢地上升,同时也卸去了面纱,露出整个脸庞,笑吟吟地俯视着大地。

  此刻整个天空霞光万道,光彩夺目,在瑰丽朝霞的簇拥下,在轻盈云朵的缭绕下,太阳冉冉升起,像一位仪态端庄的少女。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日出,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景象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它的美丽所吸引了,金色的光辉撒在每个人的脸上,每个人都是憧憬和向往的目光。

  “呐,很美。”

  看着有些入神的明玥呆呆的出声,眼中倒影着的是太阳的模样。

  “嗯,是的呢,真的是很美的景色呢。”

  如此的回应她,但得到的是她鼓着脸颊发出的像是捍卫着自己领地般的恐吓声。

  “不想和铭希说话。”

  “我还真是失败呢。”

  “你是笨蛋。”

  总之这次游玩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但是日出的那如同梦幻一般的场景还一直都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呢。

  结束了此次旅行,我们也迎来了新的一周,一样是平淡无味的生活,没有都过着好像早就已经规定好了的事情,唯一不同的就是每天的日期会不一样。

  在这段时间里,游陌夕也很少找我说话,每天都在专心的学习,空闲的时候也会经常的往美术教室跑。

  受她的影响,我也开始发奋学习了起来,成绩也比以前好了不少。

  至于明玥现在也没有来找过我,除了偶尔会林楠熙他们见面的时候意外碰见,我们几乎也没怎么说话,虽然有些失落但我知道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H《更…'新c最h快w上酷0匠网

  后来林楠熙和我说玥玥每天都要练琴到很晚,所以才没怎么出来的,我笑了笑说你和我说这些干嘛?

  林楠熙瞪了我一眼,骂了几句就走开了,很生气的样子看来我也把她惹毛了。

  偶尔的时候也会往老家里打电话,老头子说他一切都好,还问我过得怎么样,我把这里的事情都告诉了他,然后和辰子说话的时候可能因为之前的事情,感觉他老是回避我,可能怕我怪他吧。

  十月的时光便怎么匆匆的就流逝了,意外的我还发现了言喻科似乎对林楠熙有意思,这也是胖子潜心观察了许久才向我汇报的。

  我们一问言喻科也交代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