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搭理他,紧紧盯着赵艳红,等待他的回应。这时那个叫洛斌的中年警官拿出烟叼起一根,然后递给我一根,我不客气的接过来。洛斌又给了我火机,然后说道:“小林啊,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懂,可是你也要考虑到他们的感受啊,谁的亲人遇上这种事都没法接受。”

“我知道!我一路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也失去了很多!但我知道现在保住活人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一旦发生变异,那将无法控制,你们……”

“够了你个SB!”陈羽然大骂道:“别在这唧唧歪歪的了,你TM试过失去亲人的感受吗?!良心让狗吃了吧你?小B孩跟这大放厥词!”

我看了他一眼,然后对赵艳红说道:“我就说这么多,我希望你能尽快作出决定,人命关天!”

赵艳红一直没吭声,直到我说完,她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起身离开,临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陈羽然骂了一句‘畜生’,然后也跟了出去,洛斌也默然离开。那个杀人犯倒是冲着我诡异的笑了笑,随后也走了。

房间里剩下我们五个,这时小凡问道:“林哥,你这样,会不会……”

“无情?没良心?没人性?畜生?你是想说这些么?”我问了一句,但没等他回答,又说道:“我只知道那几个伤者已经威胁到他们的家人,威胁到了别人的安全,必须做出一定的措施。”

“可这样,实在太残忍了……”胡欣雨皱眉说道:“小林哥,这要换做是你,你怎么做……”

“小雨!”刘小凡赶紧示意他闭嘴。

我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将心比心,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感受。我之前跟你们提过,我这次去省会城市就是找我的父母,如果被我幸运找到了,但他们却被丧尸弄伤,那我会带着二老离开你们,无论如何,我不会舍弃我的父母,但我也不会因此连累你们!那将是我得命运,与其他人无关!”

“石哥……”房间里陷入短暂的沉默。

这时敖翔突然说道:“省会?你们要去玉天市?”

我一愣,随即想起来玉天市就是省会的名字,“对了,你家不就是玉天市的吗?”

敖翔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走?!”

“我?这……可是赵警官他们……”

我走过去拍了拍敖翔的肩膀,说道:“我就知道你得有这些顾虑,但和我们一起走你也可以回去找你的亲人,不要着急,考虑一下吧。”

刘小凡又道:“林哥,我们不能和那些人一起上路吗?”

我严肃的摇了摇头,想了一会才说道:“看情况吧,人多了能增加队伍生存的机率,但有时候也不是好事。”我对那个姓吴的杀人犯很介意,不是因为杀人,而是因为他临出门时看我的那眼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突然,隔壁响起一阵骚乱,我暗叫不好,出事了!提起刀子冲了出去。等我们跑进那个房间,只见所有人都退到墙边,中间空出了一大块地方。场中,两个人正缠在一起,互相较劲。我定睛一看,其中一个人口冒鲜血,皮肤惨白,大张着血口,露出阴森森的牙齿。而与他扭打在一起的那个,则是一脸惊慌失措,不停大喊着:“二叔!二叔你怎么了!你清醒一点啊!”

坏了,看来是伤者已经变异了。旁边的陈羽然作势就要掏qiang,我一把按住了他,说道:“你想把丧尸引过来吗!”

“那怎么办?!”

“还怎么办?上啊!把他俩分开,至于对付丧尸,你知道怎么做吧!”我声音着急,不过却没想上去帮忙。这种事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掉感染者,不过也是个遭人恨的差事,我有过一次经历,就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陈羽然畏畏缩缩,不敢上前,那姓赵的女警按捺不住了。只见她箭步冲上前去,洛斌也大步跟上,两人一左一右拉住感染者可,然后用力掰开他的手,将他拉开,并直接推到了墙角。“洛大哥,这、这怎么办?!”赵艳红急声问道。

感染者的那个亲人还在后面不停叫唤,却也不敢上前了。洛斌没有答话,随手从腿上拔出一把匕首,接着猛地刺向感染者头部。

扑哧!只一击,感染者就没了动静。见状,洛斌和赵艳红纷纷总开了手。那小子一看他二叔被.爆..头了,赶紧冲了过来,声泪俱下的开始叫魂!

我暗想这人到底是他二叔还是亲爹,这场面有点不对味似的。

那人没哭一会,一下就站起来,然后指着洛斌的鼻子,瞪着大眼骂道:“你杀了他!你TM居然杀了他!你TM的还是警C吗?!!你杀我二叔,我要你赔命!!”话音没落他就冲了过去,照着洛斌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目测那小子就连我都可以轻松对付,可洛斌根本连还手的意思都没有,就让他这么打。

  6…更新最“快a上!酷匠网

那小子没完没了的动手,小凡都看不下去了,怒喝道:“喂!住手吧!是他救了你!你怎么这样?!”

那人根本不理,还接着动手,我快步走过去,然后照着他胸口猛地一脚,他啊呀一声就翻了过去,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谁TM的……!”

没等他骂完,我直接把开山刀架在他脑袋上,冷冷的说道:“那个已经不是你二叔了,你要是心里有火就给我滚出去,别在这抽疯,知道么?”

他看到我的刀,什么脾气都没了,两眼老泪纵横,也不出声了。

反正已经出头了,干脆做到底,我收回刀子,转身环视了一圈,然后说道:“我告诉你们,被丧尸弄伤的人都会感染,你们身边的亲人也一样,在这么耽搁下去,他们就会变得跟这个似的,到时候不光你们倒霉,还会连累其他人。我可以理解你们不愿放弃亲人的心情,但是如果你要守着他就去个没人的地方,别在这害人害己!”

整个房间先是沉默了一会,随即一个看上去50多的男的说道:“噢!我说赵警官怎么突然让我们换房,原来是你个小兔崽子挑唆的!你是干啥的,凭什么叫我们出去!”

马上就有人开始响应他,纷纷说道:“对啊!凭什么!”“混蛋!我看你才应该滚出去!”“就是,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你们一来就出事了,你们是丧门星!滚!快滚!”

……

接下来就说什么的都有了,怎么难听怎么来。虽然难听,但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生气。这些人其实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他们不愿意接受现实,心里都憋着悲伤与愤怒。有我这个出头鸟,他们正好可以发泄自己内心的不安。

“你们闭嘴!”小凡大声道:“林哥是为了你们好,你们知不知道!”

“好你M了B!快滚!你们一群SB!”“滚出去!少在这指手画脚的!快滚!!”他这一句换来几十句骂声。看着小凡被骂的步步后退,我突然怒火中烧,随即走到一个桌子旁,自上而下猛劈一刀!

夸嚓!!!桌子是木质的,一砍就两半了。随着这声响动,屋里也安静了下来。我死死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向门口,说道:“咱们走!”

小七等人跟了出来,等我走到楼梯时,才发现敖翔也跟着我们,不错,有个配枪的警官在更加大生存几率了。不过在后面那个我就诧异了,是那个杀人犯,叫……吴炳昊!

他见我看着他,呵呵憨笑一声,说道:“我也想跟你们离开,可不可以?”

我本想说不的,但这时那个陈羽然又追了出来,大骂道:“真是物以类聚,赶紧滚吧!!”

我听了心头更火,沉声道:“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