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叫林凡,20了。”我和年轻警官打招呼道。

警官下意识的一整身体,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见习刑侦警员,敖翔,24岁……”

“哥们哥们,”我赶紧拦一下,“不用那么正式,认识、认识一下就行。”我就说这小子那么冷静,现在看来八成是一直把神经绷得紧紧的。没想到还是个警察,怪不得身上有qiang。

“放松点,傲翔……是骄傲的傲吗?”我问道。

他叹了口气,肩膀稍微松了松,说道:“没有单人旁。”

“哦,敖翔,不错。”我顺手指了指身边的家伙,“这位是小七,刚才进去那个男孩是刘小凡,女孩是胡欣雨。”

敖翔点头示意。我又问道:“是山风市人吗?”

敖翔道:“玉天市的。”

“哦?那你怎么跑山风来了?”

敖翔整个人都没刚才那么紧绷绷得了,平静的说道:“原本是在玉天的,后来给我派到这里了,没想到刚来就碰上这种事。”说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难道警方没有什么应急措施吗?你们怎么都躲到这里来了。”

“根本来不及,我刚刚调到这里时,一切都还好,可当天中午,突然一些警员就发疯了,胡乱抓咬同事,警局很快就沦陷了。后来我们在赵警官的带领下跑了出来,发现街道上的人们也完全乱了套。我们就赶紧开车撤离了。”

“赵警官?”我问道。

“哦,就是楼上那位女士,赵艳红警官。”

我印象中的警长都是那些大肚便便的老爷们,没想到还有这么个女人。“后来呢?”

“后来我们本打算去花田区,但在路上遇到了大批的丧尸,又出了车祸,之后就躲到了这里,还收留了一些逃跑的人。”

“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赵警官的意思是在这休息两天,毕竟那些人里有老有少,还有伤者,不方便行动。然后明天我和陈羽然会外出去找几辆车,那时再离开这里……陈羽然就是和你动手的那个年轻一点的警官。”

“等等,”我说道:“你刚才说上面有伤者?”

“嗯”

“什么伤?怎么弄的?”

“抓伤!被丧尸抓的!”

我听了一愣,上面居然有人被抓伤了,急问道:“你们不知道被丧尸抓伤会变异的吗?!”

敖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知道,要不我刚看见你们的时候也不会问你们有没有伤了。但是那些伤者都有家属,我们一提这事就跟我们急,所以暂时不能动他们。”

“胡闹!”我一拳打在墙上,说道:“急怎么了?!你们有枪啊!变异了伤着人就不是小事了!”

“但是赵警官没有说……”

“好了”我打断道:“一会上去我得跟你们的赵警官说说!”

敖翔看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小林哥,”胡欣雨红着小脸走了出来,“小凡呢?”

“他在洗澡,马上出来了。”我说道:“小雨,一会你一定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一会跟小凡说一声。”

“怎么了?”

我摆摆手。没一会小凡也出来了,我嘱咐他一句,就迈步上楼了。来到刚才那个房间,我推开门进去,结果里面那个女警正拿枪对着门口,看到是我们才放下了手。

“赵警官是吧?”我对那个女的说道:“有事跟你说,请你出来一下。”说着话我还仔细打量了一下房间中的人,果然看到几个躺在地上的伤者,身边都有人在照顾。

“你干什么?!”那个叫陈羽然的先说话了,“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哪TM那么多事!”

“你们三位最好都出来。”我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赵艳红问道。

陈羽然没等我说话,又插嘴:“都出去?你开玩笑嘛?”他边说边用手指向墙角的一个大汉,道:“你知不知道这人是谁?他杀过我们6个同事,你让我们都出去,他闹出事来怎么办?!”

闻言,被指责的那个大汉冷笑一声,没有言语。

“小陈,你歇会行吗?累不累。”中年警官说道。

“可是他……”

“好了!”赵艳红喝止了他。

我说道:“不要浪费时间,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赶紧出来。”说完我就转身走了出来,然后打开旁边的一间房门,里面是一个休息室,有两张单人床,没有危险。我叫他们过来也是有原因的,处理伤者这种事情如果让家属听见非得发疯不可,所以快点出来商量一个解决方法才是真的。

小七等人跟着我进来了,然后分站在我身后,敖翔也站在一旁没吭声。没一会,赵艳红就带着那两个警官走了进来,令我没料到的是,后面还跟着那个杀警员的大汉。

“怎么称呼”赵艳红问道。

  $a酷3匠}^网R永_¤久;免;费h~看3小说:4

“林凡。”

“你好,我是赵艳红,这两位是我的同事,陈羽然、洛斌,那边那位是吴炳昊。”

原来那位身手了得的中年警官叫洛斌,不过此时我可不在乎他叫什么。我直言不讳的说道:“赵警官,我刚刚看到房间里有几个伤者,听敖翔说是被丧尸弄伤的,不知道你想怎么处理?!”

赵艳红看了敖翔一眼,然后对我说道:“我们没有医生和药物,无法治疗,只能靠他们的亲人照顾。”.

我道:“被丧尸抓伤或咬伤就会被感染了,是要变异的,他们用不了多久也会成为外面的那些东西,你就这样把他们放在活人堆里?!”

赵艳红沉默了一下,方说道:“我知道这也没有办法,他们的亲人态度十分强硬,而且有的人根本没见过感染者的变异,所以他们根本不听我们的劝告,坚持留在亲人身边。”

“我没有功夫跟你辩论,也不想听你说的,我只知道再这么下去这里很多人会死,甚至都会死不瞑目!”

对方默然,我继续道:“别跟我说什么民主,和平时都做不到更别说这种生死攸关的时期了,你们手里有枪,你们是强势一方,就必须带好这个队伍,就要为大多数人负责,他们不愿意抛弃亲人,那就把他们全部隔离出来,你们要严密监视,一旦发生变异立刻击毙死者,但最好用刀,巨大的枪声可能会引来更多的丧尸……”

“你TM的闭嘴!”陈羽然说道:“你算个什么东西?就跟我们这指手画脚的?啊!赵姐让你们留着武器就算够好了,你还瞪鼻子上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