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里面,滚出来!”是那个‘大哥’的声音。

我没出声,现在出去的话也不好办,刘小凡和胡欣雨在他们手上,就相当于人质,这么出去就完全被动了。

“快TM滚出来!不然我就杀了这小子!”

这时小七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扭头看他,只见他手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下窗户,又做了个环绕的手势。这小子想绕到前面去,虽然不知道他绕过去后想怎么做,但我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毕竟头次经历这事,赌一把了。我冲小七点了点头,只见他顿时起身,迅速而又轻盈的飞奔至窗口,轻轻推开窗户,直接跳了出去。我擦,这小子可别自己溜了!

“我数三个数,再不出来我就先砍了这小子的胳膊!三!”那大汉着急了。

我得想办法拖拖时间,好让小七迅速就位。

“二!”

我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鼓了鼓劲,然后挺身走了出去,同时大声道:“数你大爷啊,电影看多了吧你?!”我出来走了两步就停下了,看见那‘大哥’拿着开山刀站在沙发旁边,另外两个人分别压着刘小凡和胡欣雨。

“其他人呢!”大汉问道。

“没了,就我一个!”我随意的说道:“啊,对了,你那两个手下正躺在里面睡觉呢!”

大汉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回头又看向刘小凡。后者一激灵,急忙说道:“他们真的有三个……”

“三什么个啊!”我打断道:“别在那虚张声势了,我就一个人,还大美女呢,真有的话我今晚还睡得着觉吗?早就提枪上马了!”

大汉狐疑的打量了我一番,说道:“就凭你?放躺了我的人?”

我抬手把棒球棍扛在肩膀上,说道:“就凭我,怎么样?”

“哼哼!好小子!你有种!”大汉狞笑道:“那现在你想怎么样?”

“你跟我开玩笑呢?是你叫我出来的,还问我想怎么样,吃拧了吧?”顿了一下,我想反正都已经打肿脸充胖子了,还是做个顺水人情吧!于是说道:“这俩孩子是我朋友,放了他们。”

“哈哈哈!”大汉狂笑,说道:“你个小兔崽子,还敢跟我这装大个?!你说放就放吗?!”

“那你想怎么着?”

大汉道:“他杀了我弟弟,今天我是来让他赔命的,不可能放过他。我看你有两下子,识相的就来跟着我,否则的话,哼哼,老子连你一起劈了!”

“我说您老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还是混社会混傻了?”我不是调侃他,是真笑了:“你知不知道外面变成什么样了?满世界的丧尸你还有心思在这收小弟?”

“你哪那么多废……”

“你给我听着!”最近我总是喜欢打断别人的话:“我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带着你的小弟滚出去!第二,我‘送’你出去,不过你是死是活我就不管了!”

我已经看到了窗外出现一个黑影,故有此一说。

“哈哈哈哈!个小王八蛋的!胆够肥的啊!”‘大汉’一阵嘲笑,连带着他那两个小弟也跟着傻呵呵的乐起来。

正在这时,窗户突然碎裂,伴随着嗖的一阵破空之声,大汉的一名小弟胸口瞬间多了一把刀,要命的唐刀。还没等那小弟叫出声,一道黑影瞬间从破裂的窗户飞跃进来,落地滚动一圈,直接到了另一名小弟跟前,黑影转正身体,瞬发一记老拳打在这个小弟的下巴上,后者连声都没吭,白眼一翻,仰面倒下。这时那个被唐刀贯穿胸口的小弟也翻倒在地,抽达了两下,便没了动静。这时黑影才稳住身形,正是小七。

没工夫感叹他的身手,我也不能闲着,在小七刚冲进来的时候我立刻提起棍子冲向领头大汉。直到近身还三步远,我举起球棍全力抡去,本以为在他惊讶之余能靠偷袭一招制敌,可大汉着实不白给,看都没看,立即蹲下,然后就地一滚,离我而去~~~

大汉滚出4、5米才纵身站起,然后横刀一架,大喝道:“兔崽子!还跟我玩阴的!老子今天劈死你们!”

显然我拿球棍去应对开山刀不是明智之举,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心一横,大喝一声:“小七,上!”

我深知用球棍去打开山刀是下下策,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只好横心大喝一声:“小七,上!”

小七瞬间抽回唐刀,然后猛地冲向大汉。那人知来者不善,待对方近身后抢先出招,挥刀便砍。不过在我看来似力劈华山的一刀,换到小七那就成了过家家。只见他微微侧身,灵巧的避开刀锋,然后唐刀一横,反手架在了大汉的脖子上,不给他任何反应时间,小七果断的挥下唐刀,随即转身撤了三步。

上次在鑫源我用木刺扎进了那个叫郭什么的小子大腿,那是觉得自己就够狠够毒了,现在跟小七一比,我还真是个善人。

大汉的眼中满是惊讶与无助,脖子上被唐刀划过的地方扑的喷流出了血液。他紧咬着牙,最后瞪了我一眼,随即倒在了地上,进行了一番临死前的抽搐,然后就去那边找他的死鬼弟弟了。

  VE酷匠√网‘正…L版…◇首。发O

我没管别的,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小七。他用力一甩,将刀上的血迹甩干净,然后收回了刀鞘。我暗想幸亏当初没跟这小子对上,要不我就是有10条命都不够用的。不过他现在失去记忆呆在我身边,这不就相当于一个零CD的技能包么!

“林、林哥,七哥,能麻烦你们先帮我俩解开么?”刘小凡说道。

我也回过神来,先是走过去拿起了大汉掉落的开山刀,掂了两下,轻重合适,哈哈,终于有了个杀尸利器了,活下去更有希望了。

“林、林哥?”

……

“林哥?”

“干嘛?”

“能、能请你帮我俩解开绳子么?”

我没出声,走过去坐到沙发上,一边把玩着开山刀,一边说道:“我不敢解啊,万一解绳的时候碰到了你的小女友,你还不得砍死我?”

听了我的话刘小凡急于解释,我挥手打断,又说道:“就算你不会这么做,但我俩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喝口水都是心怀不轨!对了,我们还带着漂亮大妞和手枪,是吧?”

刘小凡听了脸一红,诺诺的说道:“我…对不起!”

我上前捡起地上的匕首,是从那个小弟身上掉的。然后转身帮两人解开了绳子。

“谢谢谢谢!”两人连连道谢。

我摆了摆手,说道:“别急着谢,你随随便便就冤枉我们,我心里实在不爽,所以你得挨罚!”

“你!……你想罚我什么?”刘小凡下意识的把胡欣雨往后拉了拉。

我道:“就罚你跟我们把这些尸体都给抬出去!”

刘小凡一听,顿时松了口气,然后果断的点头道:“没问题!林哥!”

随后我们三个就开始搬尸体,我让胡欣雨去屋里的床上睡觉,待会弄完了我们就在沙发上对付对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阅片无数、说:

片哥之前学业有点忙,最近有时间了,给大家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