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无聊的YY之后,我再次进入了睡眠。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也没有做梦,但突然感觉身旁有一股压力出现,旁边有人!唔!

  我的嘴被人用力的捂住,我急忙张开眼睛,只见小七正一只手捂住我,双眼也在我脸上来回打量。我草!这小子不会是个基佬吧?!大夜里的要干嘛,老子可没那兴趣!想着我就挣扎着准备坐起来。

  这时小七急忙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我一愣,这怎么个意思。随即他用手指往门外指了指,然后放开了我的嘴。我很是好奇,慢慢坐起身向外看去。

  这一看差点没哭了,月光下的街道,十几只丧尸在来回游荡,东走走西走走,不停地找寻着新鲜的食物。呵呵,我想我妈……

  我轻轻的下地,拍了一下小七的肩膀,向后指了指,他看后冲我点了头。我意思趁这会没被发现,先往后躲躲,反正门口有冰柜堵着,他们没发现人类也不会那么较劲的推开,我是这么想的。

  我俩刚往后退了一步,外面突然走出来一只丧尸,距离大门连一米都没有。MOtherFUUUCKer~!!我和小七有默契的同时停下脚步,保持原样不动,它现在没有看里面,我心里暗求上帝保佑,让它别回头,就这么走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好、就这么走、别回头、’我心里暗想,看着它一步步走过去,我这个兴奋劲啊!

  (谢谢上帝!谢谢上帝!谢……嗯!!)

  就在那丧尸马上就要走开门口的时候,它突然回头向里看过来,立刻就注意到我俩了。“小去,也咚(小七,别动!)”我连嘴型都没敢变,咬着牙说道。小七虽然没回应我,但还是没有动弹。

  丧尸看着我俩也挺奇怪,双手扒上了门,然后歪着脑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俩。可能隔着门闻不见人肉味,我俩又一动不动,所以它也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人。

  ~r酷W匠,网2唯一@正9版,其他d都$是盗…w版p“

  .(上帝,又到了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喂上帝……上帝你行不行,你不行我叫人帮忙了!…………玉皇大帝,上帝不行了,来帮帮忙吧,看咱都是中国人的份上,我求你了!哎!还是咱自己人好使!)

  丧尸两手无力的耷拉下去,然后后退了两步,它可算放弃了,接着向前走去。我像是找到了一盏明灯一样,轻松的说道:“小七,看来我以后不能当无神论者了!哈哈!”虽然语气轻松,但我的声音还是注意克制,没有放大。小七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还是没说话,我都怀疑这小子是个哑巴了。

  这时,我俩正准备后退,突然又一只丧尸出现在门口。你M的你们排成一排走不行吗?非走列队啊!

  我又开始召唤‘帮手’,这时那只丧尸猛地转过头看向我们,然后瞬间就暴走了。

  “吼!”咚咚咚!

  它两只手开始猛烈地敲打大门,我一下头皮都炸了,这还不得把街上的丧尸都招过来啊!怎么回事,这‘帮手’都是一次性的吗?!

  “再碰见信神的我TM就抽死他!”

  我一把抓起棒球棍,然后招呼小七道:“冲出去!”当然得出去,这就一个门,丧尸都过来我们就得被堵死。

  我还没冲,小七先动了。他手执唐刀,一下跳上冰柜,然后隔着门对着丧尸就是一脚。啪嚓咚!这一脚直接把门踢碎了,同时把那丧尸也踢了一跟头。我擦!这小子绝对练过!

  顾不得惊叹,小七已经跳了出去,我急忙跟上。这时外面分散的丧尸已经开始向这边靠拢。“这边!”我大喊一声,然后就向北跑去,小七也跟了上来。

  最值得庆幸是还有几盏路灯亮着,让我能更清楚的看到路面,不过也让我看到了更多的丧尸,前面有几栋楼房,不过我是不会进去的,一旦被围了也只能跳楼求死了。过了楼房有个拐角,直接转,先避开路上的丧尸再说。一进来是条大直道,我拼了命的向前跑,结果没出两分钟就看到一面墙,堵死了路,墙高目测也有两米多,喵了个咪的,爬!

  “上!”我大喝一声,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接着纵身一跃。可是高度差了点,双手没能够到墙沿,整个身体正拍在墙面上。咚!

  一下我就摔下来了,哎呦我擦,疼死我了。白天的逃亡已经让我精疲力尽,还没休息好,夜里又要逃,体力已经跟不上了,这回可惨,听到后面传来丧尸的声音,我没敢回头,匆忙站起来就要接着爬。

  这时我看到小七已经上了墙头,然后伸下来一只手。“好样的兄弟!”我冲了两步当助力,接着用力一跳,直接抓住小七的手,双脚踩到墙面,刚要用力,突然感到一股极大地力量将我整个身体拉了上去。

  我直接上了墙头,侧脸看了眼小七,脸不红气不喘的,又从另一边跳了下去。这小子是练特技的吗。

  顾不得多想,我也迅速翻了过去。咱上不行下去还是没问题的,虽然崴了下脚,不过不严重。

  墙这边是一大片空地,但却没看到丧尸,那一边的肯定也过不来,暂时能缓口气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得走。”我说道,毕竟对这片地方不熟,墙那边那么多的丧尸,我就不信这边一只没有,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比较好。

  按照我之前看的路牌,我应该先顺着路往北,然后在向东走,那从现在这个地方来说还是一样的,只不过要多走一些路程了。

  这里更为偏僻,连个路灯都没有,只能靠月光探路,之前的背包又没拿出来,现在浑身上下就一根棒球棍了,MD。

  “小七,”我俩一边往北走,我也想问问他。

  他看了我一眼。

  我问道:“你记不记得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摇头。

  唉……我估摸这他最起码是练过几年功夫,要不怎么有这么好的身手。我到现在还有点气喘,人老先生倒是一点事没有,气定神闲这词说他正合适。

  大夜里的实在太危险,我急于找到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最起码也要待到天亮才能继续赶路,身上没有表了,但看着夜色估计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得抓紧时间找地,也许还能睡一觉,我现在是又累又困。

  小路开始有了转弯,我一阵头疼,之前的胡同就绕的我五迷三道的,这回又来了。不过没办法,照着走吧。

  噩~~~!

  是丧尸的声音,不过我还没看到,这地方果然不安全,我拉了一把小七让他快走。又转过一个弯,面前赫然出现了三只丧尸,擦!我再仔细一看,就这么三个,天色太黑也看不清模样,不过不看也知道好不了哪去。这回我可不怕,被上百只丧尸追的满世界跑,现在只有三个我还怕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