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事?!你说我找事?!”郭彪诧异道:“你自己看看他在干嘛?他在装吃的,一共就这么些吃的,他都带走了咱们吃什么?!这是我找事吗?我是为了咱们的生存着想!”

  “这里这么多吃的呢!林凡哥带走一些怎么了?!再说了,他不开门让咱们进来你哪来的饭吃?!”米雪和他针锋相对起来。

  “你不能这么说啊?他救咱们是他自己愿意,还傻呵呵的非去外面杀了那两只丧尸,这不多余嘛?!咱们这么多人,这些食物能吃多久?他现在多拿点咱们就少点,到时候吃光了又要出去找吃的,你愿意去外面瞎跑吗?!”

  “没错!”那两个老女人也按捺不住了,起身走到郭彪身边,迎合着他的话说我:“这些食物都得留在这!”

  “你们!”米雪气的说不出话来。我倒是笑了,共享的时候怎么都行,这要分利益了就都站出来了。

  那个叫刘什么玩意的老女人说道:“小雪啊,人家郭彪说的没错,这可是维护咱们自身利益和性命的时候,不要儿女情长啊!”这话一出,我倒没什么,那个郭彪倒是没好气的白了老女人一眼。

  米雪转头问米长城:“爸爸!你看他们!”

  米长城也走了过来,沉默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小林,对不起,我知道这样说很过分,但我也希望你能少拿一些。”

  “爸爸!!”米雪这回可是气坏了,大喊了一声。米长城随手一推:“躲开,你别说话!”

  “哎呦!爸爸,你!”

  “好了米雪!”这回是我说的,她转过头看着我,一脸的不解。我接着说道:“好吧,那你们觉得我拿多少合适呢?”

  郭彪一愣,随即眼珠转了转,诡笑着说道:“别说我们欺负你,你就拿走一根肠和一个面包得了!”

  “郭彪!你太过分了!”米雪大声道,不过没人理她。反而是那两个老女人中的一个说道:“小伙子,你就体谅体谅我们吧,反正你出去以后在哪都能找到吃的,干嘛非得和我们争这些呢!”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外面丧尸越来越多,可用的食物肯定也是一天比一天少,我这一走不知道要走多久,多带一些也不可以?还有,我只准备拿一个背包,总共能带走多少食物,你们就连这点也不能通融一下。”

  “少TM废话!”郭彪大声道:“没让你现在滚蛋就不错了,哪那么矫情?!”

  其实我可以理解他们的目的,换做是我也希望食物越多越好,不过我这一个背包再多能背多少。

  “想好没有你?!”

  “得了,”我把包随手一扔,说道:“明天早上再说,我可以理解你们,但是我开门让你们进来,自己出去打死两个丧尸,超市的门窗也是我封的,现在我拿点吃的你跟我这唧唧歪歪的是吧?!希望你们也能将心比心。”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我走去仓库睡觉了。那里有张温暖的单人床,我会告诉他们?

  几乎半宿都听到外面的争执,米雪一个人舌战群儒,这小丫头对我还真是不错,不过她还是敌不过其余四人,最终声音渐渐没了,我也进入了梦境。

  1月16日,早上8:20,晴。一早醒来,伸了伸懒腰,全身上下腰不疼了腿不酸了,看来身体基本已经恢复好,可以出发了。

  我刚走出仓库,吓了一跳。米长城等五人全都站在柜台旁,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的,我就纳闷昨晚他们睡地板不凉么?不过天气似乎有些回暖的趋势,但再怎么样地板也不如床舒服啊!

  见我出来,五人齐刷刷的转过头望向我。我擦,为点吃的这帮人还真够意思。我走过去说道:“怎么样,现在你们觉得我可以带走多少食物呢?”

  啪!郭彪往柜台上一拍,我看到他手边有三个面包和五根火腿肠,也不算太少了。愣了愣神,然后我笑呵呵的说道:“昨天是两个面包一根肠,今天变这么多,是米雪帮我争取的吧?谢谢你啊!”

  米雪仍是一脸愧疚的看着我,然后说道:“对、对不起。”

  “呵呵,这不怪你!”

  “小雪!”郭彪喝道:“你跟他道什么歉?!要不是你强烈要求,我才不会给他这么多呢!”

  “郭……彪,是吧?”我问道。

  郭彪一愣,然后怒气冲冲的说道:“没错!怎么得?!”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你打得过我么?”

  “嗯?你、你什么意思……”

  我突然硬声道:“打不过就给我闭嘴!”

  “你!”

  “好了!”米长城发话了又,随即对我说道:“小林,实在对不起了,这已经是我们能给你的最大限度了,请你也体谅一下我们。”

  一个老女人说道:“就是就是!你一个人能吃多少?!别眼大肚子小,我们可这么多人呢!”

  我不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是他们吃的多还是他们不怕我这孤零零的一个。我也不理她,转身走到货架旁,拿起之前扔掉的背包,然后到柜台上把那些吃的都装了进去。

  “林凡哥!”米雪轻声道。

  “没事!谢谢你了,米雪!”

  “不不不!该说谢谢的是我们,该道歉的也是我们,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劝了他们很久,可是……”

  “好了好了,没事的,我还能再找食物的。”其实昨晚我算过,怎么说有个一天半天的也能找到熟悉的地方,或者走进市区里,那时也就不愁吃的了,虽然丧尸可能会很多,不过也想到带多了跑都不好跑。

  三个面包五根肠,一桶农夫山泉,一卷手纸,两把水果刀,一把菜刀,一个小型望远镜,就这点东西基本把包塞满了。戴了副皮质黑手套,踩折一根墩布棍子,让一头带尖,另外一根6米长的绳子圈起来挂在包上,这就是全部装备了。这次没再拿口罩,因为溅上血后会阴出一片,呼在嘴上更恶心。我又顺手拿了一条苏烟。

  /更,W新》g最e快?上U$酷匠“网~…

  准备好了我就向门口走。郭彪和那两个女的没吭声,米长城和米雪关切的嘱咐我注意安全。我没搭理,上前去推冰柜。刚一挪开,突然想起一个事,我TM还没吃早点呢!于是我又返回货架,顺手拿了一个小面包和酸奶。

  这下郭彪又不干了,大声道:“姓林的!你这什么意思?!”

  我挥了挥手,简单的说道:“早点!”

  “你给我放下!说好了就那些!一点不许多拿!”郭彪声音越来越大。

  说实话,自从丧尸爆发后,经历过被自己的女人背叛,又亲眼看见发小儿胖子的离去等等事件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很收敛了,对事情多看开点,这也是我这两天忍着他们的原因。但我毕竟不是个圣人,你打我骂我我不吭声,你站到我头上拉屎我再不搭理你,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我放下背包和‘早点’,说道:“我今天就拿了,你想怎么样?”

  郭彪身子一震,稍稍退了一点。这时那两个老女人来劲了,说道:“小伙子,你可不能不讲信用,说好了这些是我们的……”

  “是你大爷B啊!”我张口就来。

  另一个女人说道:“你怎么骂人!什么素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