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别别!别动手!我们是人类!”黑影顿时停下了脚步,我这一看,还真是两个人类,两个年近大妈级的女人。我放下了棍子,没有理会两人的连声道谢,回手准备关门。

  “不要!”第一个进来的女孩突然大喊一声,她抱住我的胳膊急促的说道:“我爸爸和我同学还在外面,你能不能救救他们!求你了!”

  因为前几天的某些经历,我现在对‘送上门’的女人都抱有抵触情绪。我拉开她,然后向外望去。果然,在离这里大概30米左右有两个男人,一老一少,正在对付四只丧尸。

  这时,女孩向外大喊道:“爸爸!这里真的有人啊!你们快过来呀!快过来呀!”那两个男人应该是听见了,不过一时被缠住,速度有点慢。

  女孩喊个没完没了的,我伸手捂住她的嘴,然后严肃的说道:“够了,你想把丧尸都招到这里吗?!”女孩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

  我不去管她,拿着棍子就出去了,站到了离大门10几米的地方。只见那年轻人用的棒球棍,一棍子抡歪一个丧尸后,拉着那个老的就往这边跑。丧尸还剩下两只,我估算着自己可以对付。所以当那一老一少跑过我身边的时候,我连看都没看他们,直接迎上了那两只丧尸。

  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放过这两只,这里原本没什么危险,可现在这两只丧尸发现了这里活着的人类,如果让它们堵在门口瞎叫唤的话,说不准就招来一大帮子同伴,到那时可就插翅难飞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吵闹的声音,是从超市传来的。

  “不行!你放手!”这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

  “小雪!你就听我的吧!”这是一个男孩的声音,估计就是刚才那个。什么情况?!

  女孩又说道:“人家给咱开门就是救了咱们!你怎么能这样?!”

  男孩急道:“他傻不拉几的非出去对付丧尸,死了也活该!快关门!要不咱们也要被牵扯进去了!”

  嘿!我听明白了,我好心好意给你们开门,你要给我关外面是怎么的?!

  这时又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过来:“小郭,先别关门!”这个声音比较浑厚,应该是那个老男人,这下没了声音。我趁机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人都站在那里,门还开着,看来那老头说话管点用,而且还算有良心。

  没工夫感叹,丧尸已经来到了跟前,我先绕到侧面,两只丧尸被肉味吸引,又转身冲我走来。我退后两步,接着双手握住木棍,然后猛地向前几步,撞开前面这只丧尸的双手,然后将木棍有刺那头对着它的眼睛就扎了下去!滋滋滋~!!我用力的向里扎着,木棍慢慢的没入了将近十厘米,丧尸的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但很快就掉落下去。然后我使劲一拔,借着惯性后退几步,随着木棍喷散出来的黑红血液还是弄了我一身。

  此时我心跳急速升高,刚才那种.刺.杀方式我也是第一次尝试,成功也实属侥幸,一个不留神就得被挠了。不过好在只有两个丧尸,还能有把握一点。

  还剩下一个,我估计重演,又一次冲上去,这回冲的速度更快,双手也是用足了力气。

  滋!!木刺正插入它的眼球,瞬间没入半根。结果我用的力气太过了,整个人也撞了上去,一下就把丧尸扑倒了。

  咚的一声,我和它同时摔到地上,棍子后面差点捅进我眼睛里。我用力扭头才将将避开危险,但双手还在紧紧握着木棍,用力下压,丧尸挣吧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这回我没拔棍子,直接站起身,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土,已经和黑血混在一起了,跟泥似的,真TM恶心!

  我快步走回了超市。女孩在那说什么好厉害之类的,老男人和那两个老女人也是一番夸赞,只有那个男孩没动静。我也不答话,回手把门关上,再一次将冰柜推了过来,堵好了门口。

  女孩见我刚才没理她,又过来跟我打招呼:“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我又没理她,闪身走到了那个男孩旁边,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众人甚是奇怪,男孩也是一副不解的样,不过被人盯着不是什么好事,他眉头一皱,问道:“看TM什么你……”

  咚!我一拳打在他脸上,直接把他后面的话咽回肚子。我可不是受了气还能忍的圣人,刚才这小子想TM的把我关在外面,那跟要我命有什么区别,我不打你就不叫石磊。

  那小子被我打得后退两步,然后回过头来,表情由震惊转为愤怒,大骂道:“你TM的敢打我!”说是小子,不过看上去跟我也差不多大,男生哪个没点血性。他骂完直接冲过来就要动手。

  不过在我看来他冲动的样子有点滑稽,我抬腿一脚正踹中他的肚子,他受力弯下腰去,我接着上前,左手揪起他的领子,然后右手一拳再次打在他脸上。

  咣当!这回这小子直接摔倒在地,捂着脸呜呜叫唤。我擦,真TM不禁打。

  “够了!”那个老男人又发话了,说道:“刚才要把你关在外面是他不对,这两下就可以了吧?”

  那个女孩也跑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代他向你道歉!”

  我原本也不想再动手,此时正好借坡下驴,转身走回了柜台,随手拿了根烟点着抽着。女孩说了句谢谢,然后又跑到那小子身边,查看他的伤势。

  那个老男人看了眼那小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也走到了我身边。“小伙子,介意我抽一根么?”

  我把整包烟放在柜台上,又拿出那个假ZIPPO,说道:“随便,反正是公家的。”

  男人呵呵一笑,然后点了根烟,猛地抽了一口,估计也憋了一段时间了。

  “还是要谢谢你给我们开门,我叫米长城,你好!”男人伸出手说道。

  额、我还真不适应握手这事,不过也还是伸出手和他握了握,说道:“我叫林凡,不用客气。”

  这时最初进来的那两个老女人已经开始在货架上翻找东西吃了,不过样子还不算‘凶猛’,估计只是少吃了一两顿。

  米长城看到我的目光,然后笑呵呵的解释道:“那两位是刘芳琴和张淑,都是我的邻居,这两天我们都没找到一个安生地方,所以早点也没吃,让你见笑了。”

  果然被我猜中了,我也无所谓,说道:“嗯,这种日子,能吃饱就算不错。”

  “呵呵,人上了岁数,生活有了规律,一日三餐稍微有点变化也不好改,不像你们年轻人啊!”

  “哪里,刚才看您杀掉了丧尸,也很厉害!”

  米长城摇了摇头,说道:“年轻的时候精力旺盛,总喜欢在工作之余打羽毛球,身体还不错。不过现在还是老了,身上不是这里酸就是那里疼的!唉!”

  这时那个女孩也走过来了,然后用那种既友善又有点害怕的神情看着我,估计是被我刚才打那个小子吓着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先开口说道:“你好,我叫林凡,刚才吓着你了吧,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我……啊,你好,我叫米雪。”女孩说道。

  “米雪,米长城,你们?”

  “呵呵,这是我闺女。”米长城说道。

  “怪不得呢!这个姓可不像张、李、王那些那么常见。”我想了一下,说道:“对了,我以前还有个同学叫米玖的……”

  这话一出,米家父女两人同时一震,我挑了下眉毛,问道:“怎么了?”

  “你的高中同学吗?”米雪问道。

  “哦,不是,是初中的,因为那会全年级就他一个人姓米,所以记得比较深。”

  “你是哪个初中的?”

  “古丰七中昂,初中、高中都在那上的……”我看到两人的脸瞬间低落下来,便问道:“怎么回事?”

  “是这样,”米雪说道:“你说的那个人,是我哥。”

  “啊,这么巧啊,那他人呢?”这话我没过脑子,脱口而出。

  “他……他死了。”米雪悲伤的说道,然后转过头走开了。

  哎呦我擦,我这不问的废话么,这几个人里没有,那不是死了就是丢了,得,还给人姑娘弄哭了。

  旁边的米长城也是一阵叹息,不过我看到他那眼睛里在泛光。毕竟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嘛,虽然我不知道米玖死了多久,但对亲人朋友那份悲伤和怀念是无论如何也抹不去的,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说道。

  “呵呵,没关系,不知者无罪。”米长城深吸了一口烟,然后说道:“十几天前,我带着他们兄妹和他妈妈出去吃饭,结果饭店里突然就乱起来了,然后就从后厨跑出来好几个丧尸,我带着他们三人就跑,但在拥挤中,孩子他妈失踪了,我顾不得寻找,只能先带着两个孩子跑了出来。”

  “米先生,就这样吧。”我打断道。

  “嗯?”

  Sn最新#章ab节)上》C酷%匠5网U

  “您不要再去回忆了,无论怎样,往者已矣,活着的人只管继续活下去就是了。”

  “呵呵,小伙子很有见地嘛,是啊,活着的人还要继续生存下去啊!”

  其实自从初中毕业以后就没和米玖联系过,现在对他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就是记着个名字,虽然听到他的死讯不会有多难过,但对于作为亲人的米家父女来说可算是悲痛欲绝,索性还是不要提及了。

  “对了”米长城问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

  “这样啊……”我看他那眼神就知道他想歪了,以为我亲人都没了,不过我也懒得解释。他说道:“小伙子很不错,身手也好,还知道封堵门窗,也有胆量面对丧尸,真是不错啊!”

  “额、我谢谢您。对了,那小子是您的?”我指着被我打得那个家伙,他正坐在冰柜旁边的地上,一边揉着脸一边用愤恨的眼神看着我。

  “哦,他是我们邻居家的一个孩子,叫郭彪。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全家就剩自己一个了,前两天跟着我们跑了出来。之后我们乱跑乱撞,也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今天终于来到这了。”米长城介绍完又温声说道:“小林啊,刚才他也是一时糊涂,你别放在心上了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阅片无数、说:

今天还有一更,同时谢谢大家解封文章